《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小说章节目录虞红,虞红心全文免费试读

“小朋友优先。你先问吧。”虞红单手托着下巴,目光直视兰及。

“请问……您为什么要带我回家?”兰及的手情不自禁地交叠了起来,显得有些拘谨。

“因为你好看。”出于调戏心理,虞红脱口而出的就是这么一句。

效果显然很卓著,兰及当即把头埋了下去,纤长的睫羽乱颤着,煞是好看。

“开个玩笑。”怕小朋友当真,虞红还是接着道:“我需要你。”

“您需要我?”兰及很是不解,“您看起来很富有。”

“确实,如你所见,我是个富有的寡妇。”虞红摊手。

寡妇二字当即在兰及心中掀起巨浪。他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一个人操持这么大的家族还是太单薄了,外头闲言碎语也不少。外人信不过,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培养一个吧。”虞红脸上显出懊恼。

“那您……”

“我需要一个养子。”虞红下了定论:“所以我选择了你。”

信息太大,一时消化不来,偏偏“选择”二字让兰及心痒痒。

“您为什么选我?”凑巧、一时兴起?不可能的吧。

“应该没人跟你说过吧,你的眼睛很漂亮。”前半句是夸赞:“我喜欢里面的野心。”后半句重重落在兰及心上。

很明显吗?

不甘一生都游荡于底层的心。

这样一句论断从那个娇弱的女人口中说出,确实对兰及有些震慑。

他确实该想到,一个能随口谈利益,看人心的女人,和那些温室里的娇花不一样。

“您需要我做什么?”要努力留在这里,就要努力满足那个女人的需求了。攀附刻在兰及卑微的骨头里。

“很聪明嘛。”虞红甚至想为眼前的男孩鼓掌了:“你比我想象的要成熟很多啊。”

“如您所见,我成长于那样的地方。”兰及没有接下去说。

“今年多大?”

“十二。”

“啊,这么看我比你整整大了一轮啊,是个老人家了。”虞红语调沮丧,表情却无半分波澜。

二十四岁的寡妇?这和兰及的认知有些差别。寻常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应该刚从校园里出来吧。

兰及和识相的没有说话。

“有名字吗?”在这个资源差异极大的社会,虞红确实怀疑这个孩子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有……兰及。”烙印一般的名字。

“兰及……”自顾自地念了几遍,虞红轻笑一声,发现了这个名字的“妙处”。

“我觉得不是很好听呢,不如我帮你换一个?”虞红任性地提了意见。

“好。”求之不得。

“就跟我姓吧,叫虞羽怎么样?像雄鹰一样,你会拥有丰满的羽毛的。”仿佛早就设计好的,虞红说这句时没有半分的犹豫。

羽。

像雄鹰一样。

带着肮脏烙印的名字被揭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高远而美好的祝愿。

一瞬间兰及感觉自己重生了。

不对,他现在是虞羽了。

“好,我很喜欢。”虞羽望向眼前这个给予他名字的女人。

“喜欢就好。”虞红甚至得寸进尺地想让愿力给她加个好感度显示系统。她能分辨出虞羽的喜悦是发自真心的,但是如果有个进度条能在旁边跟着一块蹭蹭蹭地涨就好了。

就像看小狗摇尾巴一样。

真的很满足她的恶趣味。

“那么接下来是要求。很简单,只有一点底线。”虞红站起身来,慢悠悠地踱步到虞羽身前,俯下身子凑到男孩耳边说:“绝对忠诚。”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人的体温顺着气流传导过来,虞羽却没感到半分暖意。

虞红是认真的。

这是一条铁铸的底线。

触之毙命。

“我能做到。”甚至没等虞红问,虞羽自动接上了。

“我能做到。”他又重复了一遍,鼓起勇气直视虞红的眼睛。

他一无所有。

如果忠诚就是她所需,那么他可以付出全部忠诚。

“很好。”虞红抬手抚上虞羽的头顶。

柔软的触感从头顶传来,虞羽整个人僵硬了。从没有一个人对他这么做过。

在危险的环境里浸泡的十二年,他把自己活成了一条龇牙咧嘴的野犬,随时准备着发动攻击。

而今这嘉奖一般的抚摸仿佛告诉他:野犬有家了。

难以言喻的感觉。

温情只在一瞬。虞红将手抽离,向着门口走去。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早点回去休息。给你的房间也安排好了,明天会有老师来对你进行摸底,今晚早点休息吧。”虞红背对着虞羽把这句话说完了。

“哦,还有。”虞红在门口站定,转身对着犹自怔愣的虞羽:“你也叫我夫人吧,一时间多个人叫我母亲确实挺不习惯的。”

虞羽这才缓过神来。

“是,夫人。”他对着那门前已然消失的背影躬身道。

原创文章,作者:十四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