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小说章节目录虞红,虞红心全文免费试读

兰及蜷缩在雨幕中。

已然入夜,初秋的季节天已经有些凉了。配上这泼天的雨帘,兰及觉得身上凉透了。

他缓缓地,用手掌感受着自己胸膛之下仍在嚣张跳动的心脏。

他终于逃出来了。

但意识仿佛还没有回笼。

恍惚中他以为自己还在那个因警察围剿而呈现一团乱麻的犯罪窝点里。他以为自己仍然缩在那个无人理会的角落里。看平常荒诞颓废的人们鸟兽般奔忙着。很乱,很吵。大家慌忙地卷走自己仅有的财物,甚至毒品,可偏偏没人记得他——包括他的妓女母亲。她也许正在某个男人的家里快活着,她从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么个儿子。

哦,也许取名字的时候记得。

兰,那个男人的姓氏。

兰及,谐音“垃圾”。

他是母亲生命中不该出现的垃圾。

于是他趁乱逃出来了。他不想再待在那个荒唐的黑暗角落里了。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身上带着逃走前冒险摸走的现金,兰及觉得茫然。

他在放空中忽然听到了高跟鞋落地的轻响。

在这无人的巷落里十分抓耳。

很有节奏感地,由远及近的传来。

这双鞋子的主人,应该很优雅吧。

兰及木然地想着。

然后杂想被打断了。

因为他在那黑暗的巷口看到一个女人。

一个红玫瑰一般娇艳的女人。此刻如炬火般将整个暗巷照亮了。同时被照亮的还有兰及的眼睛。

这是兰及和虞红的第一次视线相交。

然后就是霎时空白的大脑。

兰及的母亲其实也有姣好的容颜。这也算是他从那个女人身上得到的难得的馈赠。但是当虞红出现在他面前,当他第一次撞进那祖母绿一般的眼眸中时,兰及不得不承认,虞红是他这短暂十二年人生中所见的最美的女人。

美得让人心折。

打落身上的冷雨在一瞬间停歇了。

兰及怔怔地抬头,发觉自己正笼罩在女人的大伞下。

那个女人在打量他。

兰及竭尽全力收拢眼眸中的灰败,装出乖巧的样子,小心翼翼抬头望着身前微微俯身的女人。

“我叫虞红。”这是第一句话。

“愿意跟我回家吗?可怜的小家伙。”这是第二句。

温柔的,富有磁性的嗓音,就这么把兰及梦寐以求的未来摆在他面前。

兰及觉得自己也许正在梦中。

虞红牵起兰及的手,慢慢地把这个浑身湿透的小家伙从冰冷的地面拽了起来。

他的手也同样冰冷。甚至还有些颤抖。

虞红一概忽视,只轻轻握着兰及的手,缓步往停车处走。

那孩子还没缓过来吧。一直盯着她看。

不过这不是虞红第一次从垃圾堆里捡男孩了。

她不可避免地想到自己失败的第三次尝试。明明是差不多的开场啊,黑暗中的一只手。

这个孩子会给她不一样的惊喜吗?

虞红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牵着的孩子。

后者被吓了一跳,急急地低下了头。

啊,这个时候看还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呢。

很可爱。

“陈叔,把毛毯拿来。”甫一进车内,虞红就把贴身毛毯拿来给小朋友当浴巾了。

这副身体的原主早先就喜欢在外面捡下属回来,不过直接从外面带一个孩子回来还是第一次。陈叔不愧是经过虞红二次筛选的人,脸上毫无异色。

洁白的毛毯就这样兜头罩了下来。虞红拽着毛毯两角,轻轻地擦拭着兰及湿漉漉的头发。

“回去先洗个热水澡吧,不然容易感冒。”

兰及木木地点了点头。

女人淡雅的香水味从鼻尖慢慢攀附上来,伴着车内空调的暖气,直让他脑袋一阵迷蒙。

一切发生地太突然。

兰及甚至怀疑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人口贩卖。

先给待宰的羔羊灌迷魂汤吗?

不,不至于。

这种级别的车子,甚至有仆人。这绝对不会是那种行业的从业者,倒像是某家小姐。

兰及一路思索着。

虞红当是这孩子是个内敛的性格,也没有乍然出声打扰。

沉默一直维持到停车。

“夫人,我们到了。”

兰及为这个称呼一震。

夫人?可是她看起来还是非常的年轻。

打开车门,一幢精致的欧式别墅映入眼帘。灯火通明的模样让兰及没来由地感到一丝暖意。

“进来吧。”有仆人打伞,虞红一路领着兰及进门。

仿佛另一个世界在兰及眼前展开了。融融的灯火,华丽的装饰,来去的仆人。

当然最注目的还是大厅正中悬挂的一幅油画。主角是穿着婚纱的虞红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一种难以名状的刺痛感从心底传来。

兰及觉得自己像只见了光的下水道的老鼠,有一种说不出的局促和酸涩。

虞红一边连贯地命令着,一边留神观看兰及的反应。

啊,看起来竟然有些失落啊。是光芒太耀眼了吗?

“先去洗个澡吧孩子。”虞红把兰及引向仆人。

“不用怕,我在书房等你。”虞红给了兰及一个安抚的笑。

泡在温热的水中,兰及还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在他出生的那个地方,人们都削尖了脑袋,想方设法地去祈求一个富庶人家都垂怜。

毕竟从那些人指尖漏出来的一点油水,就够他们这些阴沟里的老鼠生存好几个月了。

而现在,他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

是因为这张脸吗。

他忽然有点庆幸,仿佛残酷命运对他难得的恩典般,他拥有了这样一张脸。

精致,漂亮,像个洋娃娃。

这在黑暗中会陷他于危险中的一张脸,如今拯救了他。

他也不是没见过那种独独偏爱少年的富家千金,常常把一些面容姣好的胚子拿去取乐。他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

也许这次也是。

但是为什么他就偏偏心有不甘地选择了跟那个女人走呢?

也许还是想赌。

出生在一个处处赌博的环境里,他也许天生就带了些冒险。

他赌那个女人不是。

“啊,果然我的眼光很好呢。”看着眼前被料理齐整的少年,虞红难得感叹了一把自己的眼光。

“坐吧。”虞红用眼神示意了下茶几另一头的那把雕花椅。

兰及依言坐下。目光仍然不离虞红。

“是不是有很多好奇的地方呀。正巧我对你也有很多好奇的地方,咱们聊一聊。”

虞红笑嘻嘻地推过来一杯姜茶,稳稳停在兰及面前。

暖烘烘的热气氤氲上来,将寒气驱了大半。

兰及看着姜茶中自己的倒影,顺从地回答道:“好。”

原创文章,作者:十四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