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小说章节目录虞红,虞红心全文免费试读

眼前被一阵耀眼的白光遮蔽。再睁眼时,虞红便鲜明地感知到了变化。

气息不一样了啊。

蛇对环境的敏感仍然残留在这副新身体里。

啊,很新鲜。

虞红从身处的大床上慢悠悠地爬起,活动了下脖子,颇为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红白的撞色冲击着视觉。

酒红的墙面配上红白相间的地砖。还有她盘身的雪白的大床。

危险,刺激,却迷人。

虞红对屋主的身份还算满意。

她下床。光脚踏过瓷砖,来到房间一角那硕大的落地镜前。

她终于看清了这个世界的自己。

出乎意料。

她的脸甚至身材一点都没有改变。

乌黑如缎的长发,绿色的宝石般的眼眸,精巧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

当然还有略显苍白的肤色。

除了体内原先澎湃的妖力暂且消失了之外,好像没什么改变。

看来这个世界并非她所常潜伏的平凡世界呢。

她掩护已久的绿色眼睛都得以见光了。

真好奇。

【宿主对现在这幅身体还满意吗?为了宿主能有更好体验,我没有改变宿主的外形设定。甚至连名字也是对应的呢。而且宿主你也应该感觉到了,这副身体其实很有力量呢。】

“不错。”虞红凝神看着自己纤细的指尖。

能有枪茧的女人,确实不简单啊。

“不是说恶女吗?说来听听。”虞红拢了拢头发。

【不错。宿主在这个世界是杀手组织红桥的头目呢。杀伐果断的蛇蝎美人。应该挺符合宿主您本身的性格的。】

随着愿力的介绍,虞红感觉到这个身体里残存的记忆正慢慢复苏。

不得不承认,她这张脸真适合当笑面死神呢。

危险却让人忍不住沉沦。

【宿主您现在可以推门出去了呢,有一个惊喜在等着您呢。】愿力向虞红发出邀请。

虞红依言推门。

一个中年男人守在门外。

“刘叔。”虞红凭着记忆叫出了男人的名字。

“夫人好。”管家模样的男人依言鞠躬。

虞红面上没有表露什么,依旧冷着声线下命令道:“我要一杯咖啡。”

男人承声离去。

虞红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男人的背影。

她的视线好像多了一层过滤系统。

她能看到刘叔身上隐约笼罩的一层光晕。

橙中带绿。

【没错!因为宿主总是抱怨自己识人不佳嘛,所以我给宿主您额外添加了一层过滤系统。这层光晕可以辅助宿主您在不同条件下做出判断。是这个人目前对您的忠诚程度,未来可用程度还有危险程度几者的综合。】

“合着是给我上了个人才过滤系统的外挂?”虞红若有所思地抚了抚下巴。

“那刚刚刘叔那颜色,啊,不是很理想嘛。”虞红有点嫌弃。

【人心是会变化的。如果宿主有意干预的话,这些数值判定是可以改变的。】

“是个好功能。”虞红愉悦地眯了眯眼睛。

【确实,但宿主也不能太依赖这个功能。因为除却初见的一次显示外,它对同一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三次。】

“所以你答应给我的忠诚的爱,也是仅限初见?”虞红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信息。

【我相信宿主您能维系好。】愿力感觉到了升腾的愤怒。

“奸商。”虞红直言。

【毕竟愿纵然产生于人心,却无法操纵人心嘛宿主。我已经尽量为宿主创造最佳的开局条件了。如果宿主能好好利用这个外挂,忠诚的爱应该是囊中之物。】

“这就是你给我恶女人设的原因?”

【是的,宿主很聪明。】

此时的刘叔已经回来了。

虞红拿起热气氤氲的咖啡,小小抿了一口,心中慢慢有了打算。

恶女这个身份,干事情确实方便得很呢。

“夫人,您今天不训练吗?”下属的声音因畏惧而微微颤抖着。

虞红将这些小细节尽收眼底。

“今天是我丈夫的忌日呢,怎么能做那种沾血的事呢?”虞红用着颇有些嗔怪的语调说道。

“是我考虑不周,夫人。”那声音中的颤抖意味更强。

“下去吧。”虞红懒散地挥挥手。

啊,真胆小。不过有畏惧才更好掌控嘛。虞红回忆她挑选下属时那浅绿的光晕。

什么丈夫?

不过是方便她更好行走于阳光下的假身份罢了。

一个温柔的,憔悴的寡妇。

可笑。

有哪个寡妇会在丈夫忌日穿一身红吗?

虞红瞥了一眼身上的酒红色长裙。

很好,很衬她。

她那群下属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

可能是因为她最近肃清组织的动作大了点吧。可以说是一次大清洗了。

毕竟身边人幽幽冒红光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得赶紧清理了呢。

连刘叔都换了。

虞红目光瞥过站在阴影处的那个男人。

啊,绿色真讨喜。

她是真的,发自内心地喜欢这“红绿灯”系统呢。

【宿主已经开始慢慢产出满足感啰,请继续保持。】

“那是,毕竟今天还有大礼物要拆呢。”虞红感觉到愿力的召唤了。

她忠诚的爱,要来了吗?

“陈叔,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虞红看了一眼外面连天的雨幕。

“是,夫人。”中年男人恭敬俯身。

“就在这里等着吧。”

雨伞展开。虞红回头对陈叔说。

雨幕中男人躬身相送。

的确是很大的雨。瓢泼一般。在这样一处偏僻而脏乱的街巷里,四处已无行人。

虞红的高跟鞋兀自发出踢踏的响声,很是动人心魄。

愿力的指引仿佛一根无形的线般,一点点牵引着她来到小巷深处。

她在巷口驻足。

入目是地面杂乱的酒瓶,浸湿的纸屑,堆叠的废旧纸箱。

以及箱子后蜷缩着的男孩。

纯粹的,浓郁的绿色。

虞红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加快了呢。

来这里的小半个月,她从没有见过如此纯粹的绿色。

察觉到来人,黑暗中瑟缩的男孩怯怯地抬起眼睛。

一个湿漉漉的对视。

哎呀呀。

被雨淋湿的小狗狗。

真是的。

可爱得让人心颤呢。

原创文章,作者:十四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