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小说章节目录虞红,虞红心全文免费试读

分别真的是件太难熬的事情。虞羽在国外的两年岁月中深刻的发掘到分别的痛苦。

如果说饥饿带来的是胃里的灼烧感,那么分别所带来的是胸膛的灼烧感。

他的心脏常年被一种焦灼支配着。

在遇见虞红之前,那份焦灼有很多名字,叫未来,叫温饱,叫生命。

遇见虞红之后,那份焦灼成了一个代名词,专指虞红。

他从未发现自己的情绪可以被如此轻易地左右。

虞红的若即若离常常令他感到惶恐。他极力用优秀的成绩证明自己,却又在一次次的失落中醒悟。

他在期待什么?

他在期待虞红给予他超出家长范围的爱。

他甚至开始厌恶养子这个将他拉出泥潭的身份——那仿佛一道枷锁。

他甚至尝试着越界。

他觉得虞红应该有所察觉。

但虞红没有回应——所以他在期待什么?

非常懊恼,哪怕他提前两年完成学业,即将回到虞红身边,这份懊恼也没有消解。

这如此煎熬的等待啊。

“砰。”

“哗啦啦。”

木质窗框落地的声音传来。然后是玻璃的破碎声音。

虞羽甚至没来得及掏出抽屉中的枪,就感受到肩膀一阵剧痛。

来人有枪。

他受冲击倒地。只来的看清来人月光下闪耀的银白的长发。

“抓到了。”

昏迷之前他听到来人在他耳边说。

虞羽是被疼痛唤醒的。

也许是怕这一发子弹夺走他孱弱的生命,绑架者极为敷衍地对他进行了包扎。

稍稍一动弹,血液便从纱布下渗了出来。

锁链的叮当声响起,虞羽发现自己被铐住了。而锁链的另一半,正牢牢地钉在墙里。

四周空无一物,只有头顶刺眼的灯光高悬着,让人分不清昼夜。

这是一间地下室。

哦,还有监控。虞羽敏锐地意识到。

“哟,醒了呀,身体比我想象的要好嘛,本来以为你能晕上几天的,毕竟我药下的挺猛的。”十分轻佻的声音。

虞羽看清来人,绑架自己的那个。

“你是谁。”没有水的滋润,虞羽的声音显得嘶哑。

“不认识我吗?”白才英在他身前的安全距离蹲了下来,“她没跟你说过吗?”

她?

虞羽凭借着第一直觉解剖出了答案。

夫人的仇家吗?

虞羽眯起眼睛打量来人。

“真不认识啊。那女人对你的保护也太过度了吧。在国内的时候我想方设法地来打探,结果都被那女人拦住了。还以为铜墙铁壁之下会是一匹恶狼呢,没想到是朵娇花啊。真不像那女人的作风。”白才英滔滔不绝着,丝毫不顾及眼前的虞羽。

保护?

虞羽知道他一直生活在夫人的羽翼之下。可是他确实没想到庇护还包括这种程度的危险。

“诶诶,说一说吧,我真的很好奇诶,虞红身边怎么会养你这样的花瓶。那女人一直心狠手辣的。”白才英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甚至身体都往前凑了凑。

虞羽沉默地盯着对面的男人。

“诶,你哑巴不是。我可是冒了好大风险才把你从那个女人的保护网里面捞出来的,你不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怎么行?”

明明是这么危险的人,说起话来却那么孩子气。

“你到底是谁?和我们夫人什么关系?还有,为什么要绑架我。”白才英对虞红的一系列描述令虞羽不悦,但同时也让虞羽知道,这个男人掌握着可观的信息。

“呀,这不是会说话嘛。你可记好了,小爷我叫白才英。跟你们家夫人的关系嘛,如你所见,死对头。“白才英说着抚了抚手中的枪,“那女人要么就是跟我们家抢生意,要么就是妨碍我们办事,麻烦得很。虞羽对吗?你可是抱了个好大腿。那女人可护短了啧啧啧。你说我要是把你杀了,那女人会不会气得就把我们整个白银家族扬了呀。哎呀哎呀,想想就刺激。”

疯子。

虞羽看着眼前男人自顾自的表演。

白银家族。那还是他在地下街时接触的名词。明面上是商,可是暗中却做着军火倒卖生意。

常在地下街找些亡命徒为他们卖命。

而与白银相对应的,是红桥。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个酷烈的杀手组织。

白银的生意伙伴常常出现在红桥的赏金榜上,两个组织就此对上。

夫人她——是首领?

这一认知着实把虞羽惊了一下。

“反应过来啦?跟女魔头朝夕相处是什么感觉?”白才英一脸嬉笑。

“闭嘴!”夫人她不是魔头。

回应虞羽反驳的是结结实实的一拳。

虞羽整个人因疼痛蜷缩起来。

“真弱呀。你猜那个女人什么时候会来?一天?两天?噢,也许她不会来了,谁让你这么弱呢。”

虞羽听着白才英居高临下的宣判。他是如此地想要反驳,却如此无力。

他是真的很弱。

白才英还想接着刺激虞羽,突然口袋中的电话铃响了。

“少爷,我们被袭击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抖。

“哦?那个女人来得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嘛,很受重视呀小子。”白才英丝毫不紧张,甚至饶有兴致地转着枪把。

“哪里遇袭?”

“回少爷……丁香汀。”

“你说什么?”气氛一瞬间降至冰点。

“是炸弹袭击。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林小姐。”电话那头显然顶着巨大压力。

炸弹袭击。

好啊,很好啊虞红。白才英拿着电话的手因过度用力而发白。

“找不到人的话,你们整个汀的人做好陪葬准备!”

挂断直接将手机扔至一边,盛怒之下的白才英直接拽着领子将虞羽从地面拎了起来。

“怎么,情人没守住?”虞羽从电话内容猜了个大概,出声呛道。

“你!”白才英将人抵在后面的墙上,转而掐上虞羽的脖子。

“这个…时候动我,不……怕你的情人没命吗?”感受到脖子上的压力愈重,虞羽威胁道。

很显然见效。

他颓然地坐下,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视线不受控制地模糊,他听见屋内投影仪的嘶啦声。

随之而来的还有摄像头的转向。

亮光一闪。

然后他在身前洁白的幕布上看见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庞。

依旧如此美丽,却又带着些难得的愠怒。

他亲爱的红夫人啊。

>>>点此阅读《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十四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