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赚一个亿》小说章节目录孟夕瑶,赵红芬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每天都赚一个亿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耳丰

简介:孟夕瑶原本是个家里有矿的十八线小编剧,生活悠闲滋润,然而某天,父亲公司因经营不善而破产,她一夜之间变成负家女,不得不扛起九千万的债务,幸福日子一去不复返。

角色:孟夕瑶,赵红芬

《每天都赚一个亿》小说章节目录孟夕瑶,赵红芬全文免费试读

《每天都赚一个亿》第1章 负债九千万免费阅读

孟夕瑶原本是个家里有矿的十八线小编剧,生活悠闲滋润,然而某天,父亲公司因经营不善而破产,她一夜之间变成负家女,不得不扛起九千万的债务,幸福日子一去不复返。

好在她名下还有一座荒山和农业庄园……

以及一个名叫《美食庄园》的虚拟系统。

孟夕瑶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是干!

半年后,一则广告才刚播出就瞬间刷爆各大社交网络。

而网友们看着美食庄园中的豪宅美景和个个颜值都超高的服务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路人A:一张门票888,网上菜单定价还那么贵,好家伙你怎么不去抢?

路人C:笑死,一个小破山庄还天天买头条,能有多好吃?去是不会去的,有钱也不去!

结果后来,去过山庄后疯狂打call的自来水越来越多,评价区画风摇身一变:

“今天主厨为什么不是我孟姐啊啊啊我好想吃孟姐亲手做的蛋炒饭和水煮肉片!”

“女人,开个价,十分钟之内我要看到桌子上摆满麻辣小龙虾!”

“……”

人们纷纷涌入美食山庄,可孟夕瑶却又更加苦恼——

钱越来越多是很不错啦。

但也没人告诉她,系统的抽卡机制反而抽来了一堆“野男人”要她养啊!

民国来的那位绝世名伶好歹会门手艺,那个逼宫失败的笨蛋皇子除了当个摆着看的好看花瓶还会什么!还有那个动不动就跟人争风吃醋的小少爷、以及比二哈更会拆家的前魔教护法……

救命,让他们当个服务生到底委屈谁了!

反正一个个赶紧都给我签好卖身契,然后滚出去赚钱去!!

*1v1,慢热日常向,美食/种田/经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美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夕瑶 ┃ 配角:李思涵、盛离锦、徐玉凉等 ┃ 其它:古穿今,美食/种田/经营/日常向

一句话简介:我抽卡养你啊

立意:不论遇到多少困难,都要保持从头再来的勇气

——————————————

“小姐,小姐……”

出租车司机指了指窗外:“华融大厦到了。”

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孟夕瑶突然就清醒了过来。

接到父亲进医院的消息以后,孟夕瑶什么都顾不上收拾,连夜买了票回老家来。

小县城路途遥远,下了飞机之后她转了两趟车,前后历时五个多小时,才总算是踩在了老家的土地上,又随便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以后,她累得靠在车上睡了一觉。

这会儿被司机叫起来,她下意识先看了一眼时间。

竟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孟夕瑶揉了揉脑袋,一边跟司机师傅道谢并付了钱,一边手忙脚乱地把散在车座上的东西收回包里,然后匆匆下车,往大厦里头跑。

虽然已经是晚上,这座大厦也早就应该安静下去的,可是孟家破产的消息已经在这个县城里传得是人尽皆知了,孟夕瑶刚冲进大厦,立马就注意到了分散在各个角落的人们。

“哎,快看,那个好像是老孟的闺女吧?”

“就是她!快快快快快,老李老王,趁她还没上楼,赶紧把她拦下来!”

“站住——!”

孟夕瑶在刚看见这些人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干什么,但还是下意识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很是警惕的竖起耳朵听四周动静。

这会儿见他们说着说着就要过来堵自己,她根本来不及多想,抬腿就往楼上跑。

然而她没想到楼梯上蹲的竟然还有人。

于是才跑出去没几步,她前后就被这群人直接给堵死了。

陌生男人的气味充斥着小小的楼梯间,混杂着难闻的烟味和酒味,她几乎是汗毛倒竖,摆出了要打架的姿势:“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站在那儿别动!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啊!”

“你是孟卫国的闺女孟夕瑶吧?”有人说,“之前暑假你去厂里找你爸的时候我见过你,别误会啊,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什么时候能把我们的工资给发了。”

被人围着,孟夕瑶手心都出了汗。

但她还是要强装镇定。

这刚一回来,她没有去医院看她爸,而是跑到华融大厦,是因为这栋大厦是她家的资产,而她听说她妈赵红芬女士回来拿员工表的时候被讨债的人给堵了,现在人还在楼上。

关键是赵女士是个软绵绵的性子,那帮讨债的又个个凶神恶煞,堵在办公室闹事,所以,孟夕瑶顾不上别的,急匆匆就跑了过来。

没想到楼下还有人在蹲守。

她这属于被抓了个正着。

“具体情况我还不太了解,你等我上去问问财务再说行吗?”孟夕瑶尽量用平和的态度说话,“既然你们都是老员工,肯定也知道我爸这个人什么样,对吧?他不是那种平白无故要拖欠你们工资的人,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带你们上楼,我有楼上的钥匙,咱们直接上去说,就不用让你们在这楼下守着等人出来了,怎么样?”

“……”

看到他们犹豫,孟夕瑶迅速借着这个机会从他们身旁挤过,赶紧上楼。

那群人没得选择,只能跟上。

小县城的大厦并不会特别高,五六层而已,横向面积会大一些,顶楼是办公室,但楼梯口的门需要感应牌才能打开。

孟夕瑶都还没上到顶楼,就已经听到了吵吵嚷嚷的声音,她赶紧跑上去掏出感应牌开门。

结果刚跑进去几步,她就看到了眼眶红红的赵红芬女士站在办公室门前,身旁围了一群人,更不可思议的是,里头竟然有一半都是熟脸?!

“大伯,舅舅?你们这是……”

孟夕瑶猛地一看,还以为这些亲戚是来帮忙的,可是她再认真看一看他们那架势,就突然明白了,这些个亲戚八成是和那些讨薪的工人们一起过来,想浑水摸鱼的吧!

而且他们看见孟夕瑶出现,竟然是理都不理,完全就跟个陌生人一样。

他们只顾着对赵红芬女士开火。

“弟妹,别的我也都不说了,但是那么多钱说没有就没有,会不会有点太奇怪了?这事你肯定是得给我们大家伙一个交代的!”

“就是说啊!我们的钱也都是辛辛苦苦赚过来的,你们说没有就真的没有了?”

“实在不行房产证拿出来!我就不相信了……”

“对!给钱!不给钱别想走!”

带着亲戚的身份,却在这儿吆喝着这种话,这无疑就是煽动旁观者情绪的最好用的利剑。

孟夕瑶眼看情势不妙,总感觉这帮人下一秒就要砸东西砸人了,赶紧冲上前去。

她挡在母亲前头,在混乱中狠狠地撞上舅舅的胳膊肘,然后就这么直接被推了出去。

众人当时便听见“啊”的一声大叫。

回过神来,所有人都亲眼看着孟夕瑶的脑袋狠狠撞上桌子角,发出了“砰”地一声沉闷的响,随后,孟夕瑶扑倒在地,头顶鲜血如注。

赵女士顿时一声尖叫:“瑶瑶!”

众人:“……”

昏暗的灯光下,暗红色的血液在地上缓缓蔓延开来,任凭赵女士扑在自己身上大哭,孟夕瑶仍是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没来由地就让原本闹事的众人感觉到脊梁骨一阵寒意飘来。

有人结结巴巴:“不……不会出人命了吧?”

推了孟夕瑶一把的舅舅也是瞬间脸色煞白:“跟我没关系啊,这事跟我没关系,是她自己不小心滑倒的,不是我推她的!”

赵红芬闻言猛地回头,一双眼睛红的像是要滴血,嘶声吼道:“赵红军!我闺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扒了你的皮!还有你们!”

大概是因为她瞪着眼的样子太吓人,舅舅腿一软,刚才那股子嚣张劲全不见了。

到底也都是些普通人,碰见了这种事,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撇清跟自己的关系,毕竟这一不留神,就是要扯上人命官司了啊!那接下来,有第一个人带头溜出去,立马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这帮人嘴里说着明天再来,个个溜得飞快。

没一会儿,闹哄哄的办公室里就彻底安静了下去,孟夕瑶趴在血浆里偷偷抬头往外看了一眼,没看到有人再回来,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妈你没事吧?”

“没事。”

赵红芬摇摇头,但一眨眼,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闺女,咱们家房子车子都被法.院给拍卖抵押了,华融大厦也给了别人,厂里头欠了工人们两个月的工资没发,零零总总加起来,还有九千万得还,你说,你说这可咋整啊?!”

“九……九千……”孟夕瑶张了张嘴。

刚刚摔那一下完全是她故意假装,就为了暂时把其他人吓退,但现在,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撞到了脑袋。

要不然,为什么会突然间眼前一黑呢?

接到电话的时候,她万万没有想到,情况竟然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

孟夕瑶有点急了:“怎么会一下子欠这么多,到底什么情况啊?妈你跟我说清楚!”

据赵红芬女士所说,孟夕瑶她爸孟卫国完全是被人给骗了,可能是因为前半生过的实在太顺风顺水,所以孟卫国膨胀了,听完了某位合伙人的计划之后,还就真拿出了一部分的钱来,想进一些新机器,顺带着也把工厂规模再次扩.张。

结果那个人以次冲好,套走了不少钱,这还不够,他又从一个人那儿接了不少订单,之后拿着预付款和工人的工资就跑,剩了个烂摊子。

然而这件事情才刚一出,银.行那边不知道是怎么就收到了信息,立刻要求工厂这边把以前的贷.款给还上,可是那个骗子把钱卷走后,厂里资金链就突然断裂了,哪里有钱来还?

反正一系列的繁杂事情过后,孟卫国官司缠身,开始被人追着屁股后头要债,把两口子急得是团团转,各种办法都想过了,格外焦头烂额。

但是他们是一直拖到了瞒不住也没办法再瞒的时候,才给孟夕瑶打电话说这件事。

可是这个时候,事都已成了定局!

就只剩下赚钱还债这一条路可走了……

但那可是九千万啊!!!

“……”

孟夕瑶坐在地上,听着耳旁传来母亲低低的哭泣声,表情有那么一些些的呆滞,看起来就好像是受了太大的打击,人暂时傻了。

不过很快,她回过神来便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真是欲哭无泪。

刚想跟母亲再说些什么,下一秒,她脑袋里沉寂了一路的那个声音终于是再次出现了——

“欢迎玩家登入《美食庄园》”

“请自行输入一个玩家昵称,输入好之后点击确认,接下来,就让我们开始一段美好又疯狂的赚钱之旅吧!”

这个声音……

孟夕瑶怔了一下,随后又立即反应过来这个声音其实自己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了,但当时这声音一直在反复念叨着加载中,跟磁带卡碟了一样,她也没在意,以为谁不小心把视频外放了,却没想到这会儿还能听见。

细数过往,她小说电视剧看的真不少,所以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怕是那种亿万分之一的离奇事件恰好就被她给撞上了。

但母亲还在跟前,她只好先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快速拿了纸把沾到血浆的地方擦干净,再把赵女士扶起来:“妈,咱先赶紧出去,有什么事儿待会再说吧。”

赵红芬使劲抹了把眼泪,点点头。

这栋大厦是老早以前建成的,有些年头了,所以也没有电梯。

母女二人小心翼翼地顺着楼梯往下走,本来想着楼下要是没人就赶紧先离开。

却没想到刚刚那群人跑是跑了,但又不甘心就这么走,所以一大群人都还聚集在一楼,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但不管是从前门走还是从后门走,都得下一楼,这些人是避不过去了。

赵红芬一看到这情景,下意识地就看向自家闺女,挽着对方胳膊的手也猛然一紧——

她脾气向来和软,虽然是管家的一把好手,可是一碰上乱局她就显得有些有心无力。

要是孟卫国在的话还能帮她挡挡,但孟卫国如今躺在医院,来是不可能来了,她能依赖的就只有和孟卫国脾气不相上下的孟夕瑶了。

所以她就看着孟夕瑶眼睛滴溜溜一转,随后抓着她包翻出了一块手帕,然后蹭了点血浆往脑袋上一盖,紧紧捂住脑袋:“妈,待会儿你别乱说话,都听我的,我说什么你点头就行了。”

把闺女当成主心骨的赵红芬赶紧点头嗯了两声,于是孟夕瑶深呼吸,随后咬咬牙,装出一副虚弱无力地样子被赵红芬扶着开始往楼下走。

母女二人的身影刚在楼梯口出现,一楼的人们注意力马上就转了过来。

孟夕瑶盯住那些员工里其中一张还算比较熟悉的脸,无力地喊了一声:“林叔,能不能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们说。”

林叔是厂里的老员工了,干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是个小领导,逢年过节也会去孟家拜访一遭,算是比其他员工交情稍微深一点。

所以他看见孟夕瑶这个样子,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夕瑶啊,你……”

孟夕瑶说:“林叔,这一次的事也实在是突然,您跟着我爸干了那么长时间,也知道他的为人,以前厂里头不是没有困难的时候,那时我爸他是咬着牙去问别人借钱给你们发的工资,没道理换了现在他就会把这些钱给扣下啊!只不过这一次实在是困难,我家房子都没了,这事您应该知道吧?”

林叔叹了口气:“夕瑶啊,我知道孟哥困难,可是厂子里头的几千号员工都等着呢,我的那一份儿倒是可以暂时缓缓,我也体谅你们家不容易,可是其他人不愿意等啊!他们要靠着那点钱养家糊口,有的家里头孩子还得交学费呢,你说这……我也两头难,到底什么时候能把钱发到他们手里也没个准信儿,我说要他们再等等就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啊!”

孟夕瑶假装踉跄了一下,虚弱道:“林叔,是这样,我的意思是说,您能不能帮忙劝着点儿,叫他们不要来这儿闹事了,工资我们肯定会发的,也会给您个准确时间,但是……”

话还没说完,后头的其他人不乐意了。

“什么叫给个准确时间,我们现在就要拿到我们的那份钱!”

“你们这帮没良心的资.本家难道是想吞了我们的血汗钱不成?不行!现在就给钱!”

“还钱!立马还钱!不还就把这砸了!!”

孟夕瑶本来自知理亏,所以好声好气地想着跟他们商量,但是他们又闹腾起来,甚至抓了一楼的东西作势就要砸门。

她腾地一下就冒了火,音量直线拔高:“你砸!有种冲着我砸!砸死了我拿命赔!完事儿你们谁也别想拿钱!”

赵红芬在后头急的直掐她胳膊,叫她别跟人家吵架了,然而她往常在家的时候脾气一上来也横得不得了,她爹都拦不住,又何况赵女士?

她捂着脑袋上前几步,就站在那些人面前,直勾勾地瞪过去:“来来来你冲我砸,今天不闹出人命来咱们谁都别想走!反正今天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哪个是真的难到少了几千块就吃不了饭的?是不是有人跟你们说今天来闹一场回头就能多拿点钱?我告诉你们,没有!要么你们今天把我给打死,要么下个月十五号过来拿钱!就这两条,你们自己看着办!”

吆喝完,她有点缺氧,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不过她这脸上还沾着点血,一副打算跟人拼命的架势还真就把那群闹事的人给镇住了。

一楼悄悄安静下去。

随后,有人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下个月十五号真的给发钱?”

孟夕瑶深呼吸,平静下去:“我从来不骗人,何况我家厂子什么的你们也知道在哪,我只是想拜托你们给点时间,一个人是几千块,可是几千个人呢,你算算多少钱?总得给我们留点时间让我们想办法出去弄点钱回来吧?”

人群这下彻底安静下去,一群人面面相觑,而林叔左看右看,最终还是决定出来帮个腔:“夕瑶说的是这个理,老孟这会儿人还躺在医院呢,再闹也闹不出更多钱来了,你说我们要他们的命干嘛呀?我们要的是钱、要的是工资,把他们逼死了,咱们更没钱拿了,对不对?”

有人还是不甘心:“那他们要跑了咋办?”

孟夕瑶抬头:“不然你上我家住,盯着去?”

那人不吭声了,林叔赶紧安抚众人情绪,说了好长一段时间,人们的情绪才渐渐平息下去。

孟夕瑶捂着脑袋坐在大厦门口的台阶上,等着赵红芬和林叔挨个去说完事,看着人们一个一个离开,又看到大厦正门口突然开来了一辆车。

那辆车有点眼熟,孟夕瑶眯了眯眼。

下一秒,车门打开,有个穿着西服套装的女人从里头跳了下来,慌慌张张跑到她跟前:“有事没事?我的妈呀你脑袋怎么了,快快快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孟夕瑶悄悄递了个眼神,“你怎么来了?”

女人瞬间领悟了她眼神的含义,知道她是在装样子,就松了口气,小声道:“我听人说你妈在这边被人给堵了就赶紧过来找人了,吓得我,生怕出点什么事可就完蛋了,倒是你,你啥时候回来的呀,都不跟我说一声,还是不是朋友了?”

孟夕瑶叹气:“晚会儿再说吧,现在有点累,你往这边来来,让我靠一会儿。”

女人啧了一声:“行吧。”

于是,两个人一同坐在台阶上等着,直到所有的人都走光,赵红芬也从大厦里走出来,有些讶异地看着这个突然多出来的人:“思涵,你怎么过来了?”

李思涵立马把孟夕瑶的脑袋推开跳起来:“阿姨,我是专门来接你们的,先上车吧,今天晚上上我家住。”

赵红芬犹豫道:“这不太好……”

李思涵跺了跺脚:“哎呀阿姨!都什么时候了,干嘛还跟我客气啊,医院现在都已经过了探视时间不让进了,你们家房子现在被扣下,难道你们是打算今天晚上去住酒店吗?那多不划算啊,走吧走吧,我妈特意吩咐叫我一定把你们接回去的,没见到人她回去怕是要打我!”

孟夕瑶倒是一点也不跟她客气,起来以后直接就去开车门了:“妈,我累死了,走吧。”

赵女士叹了口气,只好妥协。

回去的路上,母女二人简单算了一下需要给厂里工人发的工资,虽然有的多有的少,但总额最低也都上百万了。

“下个月十五号……”

“还有刚好一个月的时间。”

原创文章,作者:耳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