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封神之我为皇》小说章节目录寿儿,时传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封神之我为皇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浮沉若世

简介:被三道雷霆劈死的“三无青年”,穿越重生到洪荒年间成为末代人王子寿,不想再死一次的他,本来想好好苟着等封神结束,却被隐藏大手推着向前,无意间做了把椅子,激活人道功德系统,踏上人皇之路,不断南征北战、改革制度、教化万民,凝聚人族气运,掌握人道之力,应对封神量劫、抵挡天道蚕食。在封神战场上带领永不为奴的人族,在愤怒中崛起,逆行伐上、征战诸圣,在一场场战役中,一步步登临巅峰,踏天而行、重塑规则。

角色:寿儿,时传来

《重生封神之我为皇》小说章节目录寿儿,时传来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封神之我为皇》第1章 卧艹,脑壳疼免费阅读

朝歌,大商王朝最中心、最繁华的地方,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错落有致,一排排屹立在夜空,一只金色的玄鸟雕像站在最高处,灵动的双眼时刻俯瞰天下,强劲的双翅膀插入天空,仿佛时刻准备腾飞,搏击长空。

浓郁的人道气运笼罩着城池,就像朦胧中天际里静卧着一条银雕玉塑的飞龙,透过飞檐的翘角中映入天际,浑然浩气贯苍穹。

此时,皇宫深处,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摆着一张华丽舒适的大床,床上躺着一袭白纱包裹着整个身体,只留下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一张嘴巴的木乃伊,还有一只半露的手臂。

绑得那个严实,细窄的布条左右穿插、上下联动,那手法就连古埃及的法老都没法比,倒是后世的某鹰、某空很擅长,若不是布条下那起伏着的呼吸,让人还以为是准备送到哪里准备陈列,以供后人瞻仰。

床边跪着两个十四五岁的俊俏侍女,偶尔传来几声哭哭啼啼的声音,

“殿下,你不能死啊!”

“殿下,你一定要醒来啊!”

“殿下,你要是死了我们怎么办啊!”

“殿下,你怎么真傻啊,那么大的柱子!”

两个侍女边哭边将晶莹剔透的鼻涕抹在床上的被褥上,粘稠的都能拉出丝来。

… …

过了片刻,床上的木乃伊扳了几扳,突然挣扎着惊坐起,大声喊道,“贼老天!卧艹!”

忽然,一股庞大的记忆突然涌向他的脑海。

“嘶……疼疼疼,脑壳疼!!”

又直挺挺地昏倒下去。

… ….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正在哭泣的两个小侍女一跳,“妈呀,诈尸啦…”随后瑟瑟发抖的紧紧抱在一起,只感到一股温热由里而外,侵染了地面,顺着地板倔强地淌着。

过了好一会儿,年龄稍大的侍女,紧张的微微张开眼睛看了看,一切都很平静,提着的心稍微平缓会儿,突然反应过来。

“妹妹,妹妹!刚才好像殿下,是殿下醒了”

“姐姐,是殿下吗?真的是殿下醒了?不是诈尸?”另一个小侍女听到后,也急忙睁开眼睛问道。

“是,是殿下,是殿下醒了,快、快传太医,还愣着干嘛!快去啊!”侍女顾不得自身狼狈,坚定地喊道。

“嗯嗯”,小侍女摸了摸眼泪,匆忙地向外边跑边喊:“诈尸了,殿下!诈尸了,快来人啦!!不对,殿下醒了,殿下醒了…”淡黄色的水滴竟然赶不上速度,啪嗒啪嗒地敲打着地板。

听到呼喊,门外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杂乱无章,不一会儿,一个太监领着一群太医提着各种药箱似的装备急忙赶到。

几大巫医轮番上阵,搭在手腕切脉的切脉、闭着眼掐指推搡的推算、扒开眼睛看的扒开看、掐人中的掐人中,甚至还有在旁边做奇怪动作跳来跳去…不得不说这几个巫医还是有点水准的,虽然捆绑的手法不怎么样。

在一番叽里呱啦的操作下,床上的木乃伊终于还是睁开了双眼,整个人木讷地愣在那里。

一脸懵逼的问道,“我在哪里,我是谁?”

这灵魂的拷问,问的在座的各位,无法回答,更加紧张的看着床上的木乃伊,大部分人想着,是不是傻了?

一个身穿纯白色的长袍,上面绣着玄鸟腾飞的图案,袍脚纹着汹涌的紫色,头戴紫金色王冠的老人,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慈爱的光彩,长眉深皱,焦急地问道:“太医,怎么样了?”

然后几个巫医又开始了前面的一番操作,过了好久大家一碰头,仔细将各自的诊断报告汇总,又商讨了半天,最终得出了一致结论。

为首的大巫医,捋着长长的胡子,又再次沉吟了半天,在那华服老者越来越不耐烦、怒火似乎压不住的情况下,悠然的说道,“启禀大王,经过臣等一致诊断,三王子殿下已无大碍!”

这话一出,围着的众人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华服老者还是担忧的看着床上的木乃伊,按着长剑压着怒火吼道,“尔等这帮庸医,这叫无大碍?莫非是觉得孤的刀不够快,砍不动尔等?”

众人害怕的躬身齐声道,“大王恕罪!”大巫医也不敢装深沉,急忙解释道,“大王息怒!三王子殿下,应是受了惊吓,这才神志不清!”

老人捏紧剑柄,怒目以对,冲着大巫医阴深的说道,“那你说能不能治好?”

“能,一定能!微臣开些安神的方子,殿下服用后休养几日,便能痊愈!”大巫医颤颤巍巍的回道。

老人面色稍缓,环顾一遍这些太医,“很好,那就给孤赶紧治!治不好你们都准备好棺材,整整齐齐上路!滚!”

几位太医急忙领命退下。而老人转过头来看着床上的木乃伊,一脸呆滞的模样,满是心疼的说道,“寿儿,你怎么了?你可别再出什么事啊!”

床上的木乃伊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眼珠子动了动,想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讲,索性就闭着眼睛,对这一切置之不理。

老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以为是累了需要休息,叹了一口气说道,“寿儿,你好好休养,孤明日再来看你!”

接着对着左右说道,“加派人手护卫,尔等好生照顾,不能再有任何差错,不然…哼!”男人凌厉的眼神横扫了一圈,怒气匆匆地甩袖走了。

“诺,恭送大王!”床前守着的众人急忙躬身。

一屋子人来得快,去得也快,除了在外值守的人侍卫有所增加,不一会儿就只剩下重新换了裤子的两个小侍女在床沿边打盹,一个大太监领着一群小太监在外间调派人手,不时传来尖细的声音,“赶紧的!轻一点!仔细汝皮”!

而床上的木乃伊,白布包着的脸已经黑成锅底,嘴唇微颤,眼珠子乱串,满是的不自信,心里七上八下的想着,啥情况,劳资特么的穿越啦?啥子寿?帝乙三儿子寿?不对,这绝对不可能,这是做梦!对,一定是在做梦!绝对是自己昨天喝多了在做梦!上次劳资还梦到鞭挞某琳呢,那啥都换了两次。

没搞清楚状况的他,带着深深的质疑,也不敢惊动两个小侍女,小心翼翼地躺在床上,紧紧的闭上眼睛,甚至被小侍女一点点喂药,也都没敢有啥反应。

随后也不知道是伤势严重,还是喂下去药物起了作用,魁梧男子不知不觉地又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再次传来,旁边伺候着的小侍女揪着的心也慢慢缓和下来。

… …

原创文章,作者:浮沉若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0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