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归来:冷王的逆天宠妃》小说章节目录青若璃,晟瑜哥哥全文免费试读

苏七将一匹枣红棕烈马拉了过来。

只见这匹马身型矫健,头上有一缕棕红色的毛发,马蹄声响亮有序,更像是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将士。

这匹马名唤飞腾,是李墨辰的坐骑,随李墨辰征战沙场多年,平日里都是由专人饲养的,外人不得靠近。

李墨辰摸了摸飞腾头顶的红棕毛发,在它耳边说了什么,随后飞腾便跪在了青若璃的脚边。

见状,青若璃骑上了飞腾的马背,抓紧了缰绳,感受到背后的重量后飞腾方才起身。

李墨辰回头交代好苏七要办的事情,便一跃上马,一只有力的大手揽住青若璃的腰身,另一只手拉紧缰绳。

“驾!”

听见李墨辰的指令,飞腾迅即狂奔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

“喂,你们等等我呀。”长孙昱刚刚骑上自己那匹暗黑色的马,还未来得及跟上飞腾的步伐,便不见了飞腾的身影。

垂眸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马,紧拉了一下缰绳,身下的马发出一种嘶哑般的嘶吼声,奔去了方才飞腾离开的方向。

苏七看着长孙昱离开的身影,连连摇头,这匹小黑马在飞腾面前简直就像个病秧子。

长孙容华站稳了身体,转身交代贴身侍女:“柳儿,你去柴房将芷汐她们母女的绳索解开,放她们回房吧。”

“是,夫人。”柳儿领命向柴房走去。

苏七安排好侍卫回府去接王府的太医贺兰素先生。

贺兰素是李墨辰意外在战场相识的,和塞陀国交战时,李墨辰身中毒箭,在生命垂危之际,正逢贺兰素采药经过,为李墨辰清除毒素方才救了李墨辰的性命。

经过数日接触,了解到贺兰素的祖上七代都是塞陀的御医,曾经贺兰家族是塞陀国医界的神话,任何疑难杂症只要遇到贺兰家族的人,都能轻松化解。

后来其父亲在医治当今圣上最为宠爱的一位贵妃时,无意碰到了贵妃的手臂,贵妃哭哭啼啼告到了皇上那里,皇上一怒之下斩杀了贺兰素的父亲。

从此下令,贺兰家族的人永世不得行医,否则按律当诛。

无论怎样的律令,也无法阻止他骨子里对于行医救人的执念,贺兰素就居于塞陀国外的一个茅草屋之中,隐姓埋名,继续行医济世。

李墨辰爱惜贺兰素的行医之才,经过贺兰素的同意,将贺兰素带回了辰王府,成为王府的御用太医。

“相爷,夫人,王爷交代你们乘坐王妃的马车前往长孙府,现在夫人的身体不宜奔波,王妃的马车更舒适些。”苏七对青仲岳夫妇道。

长孙容华抓紧青仲岳上了马车。

柴房内,柳儿为青芷汐母女解开了绳索,摘下堵住口中的布团。

见柳儿进来后,青芷汐内心勾起一抹鬼魅的笑容,外表却依然可怜楚楚。

青芷汐颤颤巍巍的搀扶起一身狼狈的陈媚霞:“柳儿姑娘,替我们谢过娘亲的好意,我和姨娘知错了,保证没有下次了。”

“快回房洗洗吧,夫人宅心仁厚,你们定当心存感激才是。”柳儿耐心劝慰道。

陈媚霞眸色凌厉的看着柳儿,满腔怒火,正要冲着柳儿叫喊,被一旁的青芷汐看在眼里,狠狠的掐了一把陈媚霞的手臂。

“谢过柳儿姑娘了。”由于跪的时间比较久,二人走起路来有些踉踉跄跄。

回来自己的偏院后,陈媚霞怒气冲冲地推开青芷汐:“现在连个下人都敢教训我了?还有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当着下人面,连娘都不敢叫我了,我婢女出生就不配当你娘了是吧!”

青芷汐见陈媚霞蠢的可怕,也有些无名火:“娘,我们今天为何会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我还不是被你连累,只有正室才可以穿大红色,你只是个妾室,本就不该穿大红色的罗裙,你如此逾矩,惩罚我们不是没有道理!”

陈媚霞一个巴掌扇到了青芷汐的脸上,白皙的面容上瞬间留下五个红肿的手指印。

看见青芷汐捂着脸流下了眼泪,陈媚霞有些不知所措,上前悔恨的抱住了青芷汐:“对不起,女儿,是娘不好,娘不该打你。”

青芷汐满脸委屈的抱住了陈媚霞,带着一丝哭腔在陈媚霞耳边道:“娘,我知道你想要的,相信我会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的,我也会比青若璃更加风光,我有我的计划,你记住,万万不可再惹事了!”

陈媚霞抱着青芷汐连连点头,她知道她女儿从小心思就颇为缜密,只要她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红杏从陈媚霞寝阁出来后,低头道:“二夫人给您放好了洗澡水,奴婢给您沐浴更衣吧。”

“红杏,你过来!”陈媚霞一把揪过红杏的耳朵:“你这个不吉利的名字,今天我的狼狈都是你这个不吉利的狗东西惹出来的,以后你改名,就叫‘绿杏’!”

看见陈媚霞如此嚣张跋扈的样子,青芷汐无奈:“娘!”

“夫人,疼……疼……”红杏疼的五官极为狰狞:“谢二夫人赐名,奴婢以后就叫‘绿杏’便是。”

陈媚霞由红杏搀扶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寝阁,看着陈媚霞离去的背影,青芷汐颇为头疼。

去长孙府的路上,飞腾几乎全程飞奔着,李墨辰紧紧抱着青若璃,感受到青若璃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若璃,别怕,有我在,外公不会有事的!”

青若璃面色惨白,想到前一世就是由于自己的蠢,外公被流放,生死未卜,本来想着重活一世可以补救之前的过失,外公却病倒了:“墨辰,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像是对李墨辰说,也像是宽慰自己的话。

很快飞腾将他们带到了长孙府,长孙府大门敞开着,背着医药箱的各路民间大夫,宫廷御医齐聚长孙府,手足无措的管家常伯,正在大门处来回踱步。

见青若璃来了,常伯激动到哽咽:“大小姐你终于来了,老爷意识清醒时还提到了你,就是担心你……”

说完这些常伯潸然泪下,他跟着长孙老爷二十余年了,见证了老爷从年轻时征战沙场,战功赫赫,为南梁贡献了自己的一生。如今老爷快不行了,他比谁都难以接受。

“常伯,外公现在如何?”见常伯的样子,青若璃红了眼眶,心跳的厉害。

来不及等待常伯回答,青若璃几乎以飞奔的速度向外公的寝阁跑去。

原创文章,作者:南国红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0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