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之最强召唤师》小说章节目录徐冬,徐良全文免费试读

速度施展到极致,风声在耳边呜呜作响,头发被空气冲得向后飘扬,依然摆脱不了对手的步伐。

刀锋战士蓦然出现在徐冬右侧,双刀挥舞,一刀切向喉咙,一刀切向小腹,招式阴险毒辣。

徐冬连忙挥剑格挡,剑锋上一阵大力传来,身体一震,被震得向后飘去。

对方如影随形,双刀疯狂直刺,舞出漫天刀影,每一刀的刀尖处都射出一道可刺痛皮肤的尖锐气劲,誓要将徐冬刺成筛子。

徐冬或挡、或挑、或卸,艰难抵挡对方攻势,不断后退,被杀得汗流浃背。

刀锋战士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胜过徐冬,唯独不够擅长武技,技巧不足,被徐冬以精妙的技巧连消带打,得以支撑到现在。

话虽如此,徐冬只觉压力越来越大,要不是有活力技能的加快回复效果,如此高压之下,很快就会灵力和体力枯竭,难以支撑下去。

对方的力量就像那深不可测的深潭,攻势完全没有缓下来的迹象,连续三刀,一刀比一刀重,将徐冬直接劈到地上。

徐冬手臂酸痛,紧紧握住长剑,后背撞在大地上,身体差点散架。

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劲气压面而来,对方从天而降,赶紧狼狈的向旁边滚去。

一直处于挨打的局面,别说要还手,保命都非常困难。

刀锋战士一刀插进土里,侧头看着徐冬,冷笑道:“倒是真能逃,看你能坚持多久。”

“是吗?我也看你能坚持多久?”徐冬施以冷笑回敬。

一抹黑光在刀锋上流转,刀锋战士握拳立定,手背长刀分居身体两侧,刀身变得流光溢彩起来。

树叶与花草无风自动,徐冬瞳孔收缩,一动不动的紧盯前方回归冷静的刀锋战士,对方要出大招了。

对方腰身微微拱起,后向一仰,然后迅速前拉,像把拉紧的弓发射,双刃向前方划出几刀。

三道巨大黑色弧形刀芒横空而来,刀芒高度不一,一道在徐冬膝盖位置,一道在腰腹位置,一道在脖子位置,誓要教他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刀芒来得又快又急,横贯数米长,左右两边无法逃,向上跳跃躲避来不及,更重要是徐冬瞬间判断出硬挡其中一道或许可以,三道绝无可能。

关键时刻,徐冬倏地深呼吸一口气,一蹬地面,向后方斜向上飘去,然后身躯在空中猛地一扭,整个人平躺于空中,与地面齐平。

一道刀芒从身下掠过,两道从身体正上方掠过,其中一道紧贴着鼻间,危险之极。

三道刀芒没有碰到徐冬分毫就飞入林中,切断无数的树木,如切豆腐般飞出数十米后才消散。

这套动作冒险之极,稍有不慎或判断上有一丁点失误就会落得被拦腰而断的下场,但还是被他奇迹般的完成,得益于他那对局势精确的判断和异于常人的清醒头脑。

落在地上时,徐冬仍是不禁头冒冷汗,后背一片清凉。

化身为刀锋战士的光头壮汉满脸的不可置信,蓦地发狂,大吼着冲到徐冬面前,刀锋从下往上挥击而来。

徐冬横剑格挡,终于抵挡不住,狂喷鲜血,一个踉跄往后跌去,然后借后跌之势纵身一跃,没入林中,继续逃命去。

刀锋战士连续的放出大招,明显消耗巨大,顿了一下才继续追杀而去。

兜兜转转,徐冬又带着刀锋战士回到原来战场,恰好看到暴熊战士被收拾的下场,他终于支撑不住从空中掉落在雪无情脚边。

刀锋战士看到最后一名队友被收拾,顿时心惊胆战,明白大势已去,想要后撤逃跑时,谁知身体一软,从树杆上掉了下来,战宠镰鼬从他身上脱落,一头长发回缩,重新变回光头模样。

雪无情、柳莺、陆青峰和司徒光他们二话不说,指挥战兽发动技能,兼之以皇道术式攻击,色彩绚丽的技能波将最后的敌人淹没,轰杀至渣。

徐冬将脸埋在草地上,一动都不想动,身体上数道刀伤还在流淌着鲜血,一阵阵疼痛冲击他的脑袋,加上耗尽灵力和体力的疲惫感,简直是生不如死。

雪无情蹲下来,用手拍了拍他的脸庞,关切问道:“没事吧,你怎么样?”

徐冬转过脸看了她一眼,艰难的说:“让我休息一会,我现在不想动。”

重新将脸埋回草里,使劲喘着气。

战场交给他们打扫,主人死去,失去契约的铁甲蛮牛和白皮犀牛直接叛逃,雪无情他们也没有追杀的兴趣,收拾它们反而还要耗费不少精力,任由这两只战兽逃去。

太阳西沉,天色开始黯淡。

这一役全歼对手,自己一方损失也不轻,陆青峰主宠铁爪鹰、柳莺主宠人面魔蛛和司徒光主宠铁岩怪人重伤垂死,要休养一段时间,其他战宠或多或少都带伤。

对于伴生战兽而言,主人没有死亡,伴生战兽是永不死亡的,只会在召唤宝典里面重生,每一次死亡代价很大,战宠实力掉一个等阶,又要耗费大量资源精力才能重新进阶。

伴随着高风险,收获巨大,从山鬼佣兵团掉落的物品中,统计出金币一共两百多枚,普通魔核和青铜魔核加起来四十多颗。

当中最重要是有一枚兽系青铜魂晶,这是意外之喜,人品过得去的话能够造就一只青铜战兽。

点燃一堆篝火,陆青峰、司徒光和柳莺在借着火光清点物资。

不远处一条溪流边,流水潺潺,火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雪无情帮着徐冬处理伤口。

徐冬赤裸着半身,身上有数道伤痕,其中后背一道刀伤最为严重,长达二十公分,触目惊心。

雪无情脱下徐冬上衣看到伤口后,身体不禁微微一颤,用一条手帕沾湿溪水后,小心翼翼的拭擦着伤口,动作轻柔得过分,像捧着一尊珍贵瓷器,生怕它破碎。

徐冬好像感觉到后背没什么动静,向后说道:“你想处理到什么时候?使点劲,像没吃饭一样。”

雪无情一向过惯大小姐般的生活,像这样服侍别人的事情是初次破例,想不到还这样被对方嫌弃,恼怒的看了一眼徐冬,手中加大力度。

“你痛不痛?”

徐冬顿时倒吸凉气,立刻大喊起来:“痛,不过有你亲自帮我包扎,那么这点痛不算什么。”

雪无情双脸颊上罕见的泛起一抹红晕,一时间风情无限,可惜如此迷人的一幕没人看到。

“这一次非常感谢你,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雪无情由衷的说。

“如此客气?不用感谢我,因为我也是团队的一份子,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而已。”

“倒是很好奇你们,就这样的实力还敢到野外闯荡,你的实力是不错,他们三人还有所欠奉,遇到狠人结局会很惨。哈!你不必在意,我是有哪句说哪句的。”

雪无情思考一下,说:“我们是想快速提升实力,所以到野外来,并没有想太多。”

徐冬只是点了点,没有多说什么。

清洗完包扎好伤口后,众人围在篝火前,一边烤肉一边总结这次战斗的得失。

五个人每人拿着一串烤肉,自己烤自己吃,味道如何看自己手艺。

肉香四溢,夹杂着焦香味,五个人中有四个人烤得焦黑一片一塌糊涂,只有徐冬手上的肉串色泽焦黄油亮,滋滋作响,加上调料后简直是要人老命。

咬上一口,外酥里嫩,味道口感刚刚好,不由发出舒服的感叹,然后发现其余四人眼红的看着自己,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徐冬默默的将手中的烤肉递给雪无情,重新拿过一串烤肉继续烤,其他人一律无视。

“这是报答你帮我包扎伤口的。”

雪无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烤肉,然后面容回复一贯的冷艳严肃,“这次战斗全靠徐冬,就由他来总结并传授一些作战经验吧。”

徐冬不由暗叹,他不是不想说,只是很多经验说是没有用的,只有在一次次生死战斗中才能领悟到,告诉他们的话他们不一定放在心上,放在心中不一定能应用到战斗中。

其实他们的实力并不弱,可与常年混迹于野外的人相比难免有些稚嫩。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战斗中,什么最重要?是心态。

常年混迹于野外的人经历过多次生死险境,也经历很多尔虞我诈,阴招险招掌握一大堆,对于如何激怒一个人,驾轻就熟。

一场战斗中,有时候几句话就能奠定输赢的基调。

对于今天的战斗,对方几句话就激怒陆青峰他们,牵着他们的鼻子走,掌握主动。

相反面对徐冬时,对方却反过来被他牵着走,虽然徐冬曾被追杀得很狼狈,但整体局势基调基本上按他的预想走。

取得如此战果,是对方道行还不够高,加上轻敌所致,也可以说是徐冬太阴,当然手底下的硬实力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看在雪无情份上,不想忤逆她团长的面子,还是说了几句话。

“我随便说几句话,第一,永远不要轻敌。第二,永远要保持冷静。第三,别人露出的破绽不是破绽,自己创造出来的破绽才是破绽。第四,打得过使劲打,打不过赶紧逃。”

简单明了,道理是这样的道理,可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做到呢。

原创文章,作者:栋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