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根》小说章节目录徐先生,高胜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灵根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飘走的脚印

简介:神州本是一片荒凉之地,没有一点灵气,那里妖兽横行。直到圣祖到来,制服了妖兽,把这里变成了人类乐土。可数万年之后,妖兽又开始活跃起来,开始报复人类……

角色:徐先生,高胜

《灵根》小说章节目录徐先生,高胜全文免费试读

《灵根》第1章 劫后余生免费阅读

余生出生的时候有很多传说。

有人说,他是人和妖兽的孩子;也有人说,他的母亲被妖兽附体了,之后才生了他;还有人说,有一道蓝光射进了他妈妈的肚子,然后她就怀孕了。总之,没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更没有人见过。

不管怎么样,他出生后母亲就死了,他也成了村子里唯一的孤儿,劫后余生,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还好,他还有一个舅舅。舅舅名叫高胜,是村子里的护卫队长,曾不止一次保护了村子的安全,看在这一点上,大家对余生也很照顾,那些流言蜚语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

余生很聪明,确切地说是聪明得有些过分。村子里有一个学堂,村民一起出钱请来一位教书先生,目的就是让村里的孩子能学点知识,懂些道理。余生自然也加入了学习的队伍。

教书先生名叫徐庆波,五十多岁,他有学问,知识广博。他身上没有书生的酸腐气,而且平易近人,平时除了教课就是看书,他不愿去大的城镇谋些出路,情愿偏安一隅,当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士。可惜的是,近些年来,远离大城镇的偏远地区常有妖兽出没,他也不得不离开曾经的“世外桃源”找一个既可以安身又可以立命的地方。当村子里的人找到他的时候,双方一拍即合,因此,一个旷世奇才当起了村子里的教书匠。

学堂里一共有二十几个孩子,大小不一,但学习起点都一样,按照道理来说,年纪大一些的学习较快,记忆清楚,可偏偏有一个年纪最小,记忆最快,学得最好的孩子,没错,他就是余生。

当时余生只有七岁,年纪最小,也很快入了先生徐庆波的法眼。他觉得余生简直是个天才,不管当天他留了什么要背的作业,第二天余生总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为了不浪费他的天赋,徐先生每天为余生开小灶,当别人都放学的时候,余生就被单独留下来,徐先生不厌其烦地为他答疑解惑。从文学数算,再到天文地理,再到五行八卦,凡是先生会的都悉数教给了余生,余生也很争气,仅用了三年时间就把老师的学问学个八九不离十。

这一天,徐先生为余生讲完了最后一堂课,然后长叹一声,说道:“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传授于你的了,日后定要好自为之。”说完,徐先生示意余生可以离开了。余生给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算是告别。

余生不用再去学堂了,也多了很多空闲的时间,没事的时候他就在村子里到处溜达。村子很大,人口也不少,是周围的十几个村子合在一起而成的新村子,这也是众人为了抵御妖兽才团结起来,说是村子,论规模也不输于一个小城镇。村子里做什么的都有,基本满足了村子的生存和发展。

这天,当余生路过铁匠铺的时候,看着铺子前面挂着的各种兵器总忍不住上前摸几下,心中无比的向往,可惜,凭他现在的力气拿最小的刀都很吃力。

“老板,这刀怎么卖的?”余生一边摸着刀一边模仿大人的语气问道。

老板姓胡,因为打的刀质量好,人们就送给他一个绰号叫“胡大刀”。胡大刀当时正在打造新的兵器,猛听后面有人买刀,便放下手中的活计笑盈盈地转过身,他本想看看来人要买哪把刀,他好报个价,可他一回头连个人影也没看到,他挠了挠头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便转过身继续之前的活计。他边干活边想:是不是最近生意不好,想卖刀卖疯了才出现这种情况?想到这,他不由得苦笑一下。

“老板,这刀怎么卖的?”余生再次问道。他不是恶作剧,他只是认为里面的人没听见而已。而他也真是想问明白价钱,等日后攒够了钱好买一把。

这回胡大刀听得真切,笑容重新回到脸上,可他回头依然没看见人。他略一皱眉,忽然想到自己的铺子台面很高,可能买刀的人个子矮也说不定,想到这,他依然保持着笑容来到柜台前,然后脑袋往前一探,这回他看到了余生,随即笑容也僵住了。

“你要买刀?”胡大刀怀疑地问道。

余生一掐腰,仰头说道:“怎么,你的刀不是卖的吗?”

胡大刀一皱眉,心想:难道他是奉别人之命前来买刀?不过,这也说不定。为了不得罪主顾,胡大刀笑意渐浓,哄孩子的语气问道:“是不是你家大人让你来的?”

“不是,是我自己要买。”

“那你带钱了吗?”胡大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没带。”余生实话实说。

“没带钱捣什么乱,一边玩去。”胡大刀气愤地说道。

“你急什么呀,我今天没带钱,不代表明天不带钱。”余生不服气地嚷道。

“你明天能带钱来?”胡大刀本要转身去干活,一听这话又转回头来。

“不能。”

“滚。”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潜在客户的,活该你的刀卖不出去。”余生的声音有点大,也引来了旁边的人的笑声。

胡大刀听见别人的笑声有些难为情,拿起手边的一块准备要熔的铁装作要打余生,余生见状赶紧跑开,最后还不忘记做个鬼脸。

再往前走,有一家布铺,老板娘三十多岁,还有一些容貌,可惜年纪不大就守了寡。她的丈夫是村子的护卫队员,在一次和妖兽的打斗中不幸死于非命,之后她也没再找人家,只一个人经营着布铺,生活倒也自在。此刻,她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边嗑瓜子边盯着余生。

余生很快感觉到一双火辣辣的眼睛正看着他,他循着目光望去,正看到坐在门口的老板娘。

“有什么好看的?”余生不客气地说道。

“哟,看看也犯法吗?莫不是在铁匠铺受了气,想跟我撒气吧?”老板娘一副逗弄的语气。

“我会受气?倒是你,如果耐不住寂寞不如我把舅舅介绍给你,咋样?”余生在村子里久了,对村子里的人和事也多少听闻一些,这句话也说到了老板娘的痛处。

“小兔崽子,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老板娘气得两颊绯红,说实话,她也的确对余生的舅舅高胜有些意思。高胜酷爱舞枪弄棒,也因此当上了村子的护卫队长,只是他不好女色,至今未娶,也因为如此,有不少姑娘暗中喜欢他。他不惦记女色,女色却惦记他。余生的话像是揭露了一个惊天秘密,使老板娘的心跳得七上八下。

“到底是兔子还是狗?我舅舅可不喜欢糊涂女人。”余生假装严肃地说道。

“快滚吧你,早晚你得倒霉在这张嘴上。”老板娘有些羞愤地说道。

“我这张嘴可是金口玉牙,百试百灵,你要对我好点,说不定我真能撮合你们这段姻缘。”余生背着手看着老板娘,现在他不像是十岁的小孩,倒像是一个老头在说教。

老板娘一看这小祖宗可惹不起,时间一长非让别人看笑话不可,便转身进了屋。

余生一见,心中好笑,他早已习惯了和别人斗嘴,这是他的乐趣之一。

余生继续在村子里转悠,一路上他遇到了很多人,有的人对他十分热情,问长问短,他照例回之以微笑。有的人对他冷冰冰的,几乎从来不和他说话,就连目光都让人打冷颤,余生同样也不理睬他们。他就像生活在冰火两重天的世界,他不在乎,因为他无力改变。

走着走着,他就来到了村子的入口处,入口总是关着的,除非有人需要进出,守门的人才打开入口。为了防范妖兽的袭击,村子的四周都用高大的木桩围了起来,上下一共有三排,形成一个高三十米的围墙。围墙上面有通道,护卫队的人分批在上面日夜巡逻,余生曾数次要舅舅带他到上面转转,可是高胜从来没有答应他。这次,他想偷偷上去,体验一下“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村口人多,他不便上去,他知道小孩是不允许上围墙的。他沿着围墙走,等看不到村口的时候,他抬头观看,发现上面有人在巡逻,无奈他继续向前走,终于走到一个上面没人巡逻的地方。可是这里也没有梯子,围墙那么高,没有梯子他是上不去的。

很快,他注意到了旁边有一棵树,高度和围墙的高度差不多,有一根枝杈刚好伸到通道旁边,他觉得如果能爬到那颗树杈上再借助通道的护栏一定能上到通道。小孩子不知胆怯,也把想法付诸了行动。

开始的时候不顺利,因为树底下光秃秃的,没有立足点,他只能把两条腿盘到树上一点一点往上挪。等到了一定高度,树枝密集,他就可以借助它们直起身子向上爬。等爬到了一半,他不经意间向下看才意识到了危险,可是现在下去比向上爬更难,不如上到通道上面再顺着梯子爬下来更好。想到这,他信心坚定了,手脚也更稳。可是越往上,树越晃,等他爬到那根树杈的时候,就算他不动,他也能感觉到树在不停地摇晃。他的心不停地打鼓,手心也出了汗,如果他大声叫喊一定会有人来帮助他脱离险境,可他是那种嘴硬不服输的性格,他决定冒险一试。

他先趴在树杈上,双腿盘住,然后一点一点向前蹭。树杈看似很粗壮,可也禁不住余生的重量,他越往前树杈压得越低,离护栏也越远。现在他趴在树杈上不断地上下摇动,他想利用树杈向上摇动的时候伸手抓住护栏,可是最后一抓他还是失败了。伴着惊慌的喊叫,他从树上跌落下来。

现在他真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于是刚一下落就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自己惨死的样子,那该是多么恐怖的场景。

过了很久,他并未感觉到任何疼痛,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人正笑呵呵地看着他,而他正躺在那个人的怀里。

“李和叔叔。”余生又惊又喜,一下搂住了李和的脖子,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舅舅手下,也是其好兄弟的李和。

“你没事吧?”李和温和地问道。

余生见李和并没有责怪他,心里十分感激,听李和问便使劲地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你怎么会爬到树上去?”李和不解地问道。

余生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咳,想上去看看有什么难的,包在我身上,只是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说完,李和就抱着余生往前来到一个梯子旁边,并带着余生一起上了通道。

一到上面,余生就迫不及待地挣脱了李和的怀抱。他两手扒着围墙,刚好露出了脑袋,他平时从未出过村子,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村外的情景。

村子外面什么都没有,地上只有青草和一片片砍完的树桩,再往远处就是看不清的无数山峰,在村口方向,还有一条大道不知通向何处。

“那条路是通向哪里的?”余生问道。

“那是通向别的村子的,村子和村子之间总要交换一些东西来弥补一些不足。离我们最近的村子离这有五十里,你舅舅就是去那里采购一些我们急需的物品。”

“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算日子也应该回来了,说不定今晚就能到家了。”李和安慰地说道。高胜已经离开了五天了,按道理说早该回来了,李和心中也有些不安。

这几天余生一直自己在家,虽然有专人照顾他,但总不比亲舅舅在身边好。由于高胜的事情比较多,余生也经常性的一个人生活,也正因为如此,他比同龄的孩子坚强得多。可是再坚强,他也是个孩子,所以,李和一有空就去看余生,两个人也因此更亲近。

余生点了点头,像是对舅舅今晚能回来有绝对的信心。他也转移话题,问道:“为什么把那些树都砍了?”

李和一笑,说道:“那些树都用来修围墙了,而且砍掉那些树更容易发现妖兽的行踪,对我们守卫村子有绝对的好处。”

“妖兽到底长什么样?”余生问道。妖兽虽然不时地出现,但他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过,甚至村子里虽然杀死过妖兽,但大人们连妖兽的尸体也不让小孩看,说是怕吓到小孩。可是余生总觉得:妖兽有什么可怕的,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连鬼都不怕,还会怕妖兽?

“你不怕吗?”李和笑着问道。

“切,何足道哉。”

李和没想到余生年纪不大,还挺能拽,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样,还真是说不出的喜欢。李和又带着余生走了一段,然后把余生送下楼梯。

余生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却觉得索然无味,因为上面真没什么可看的。余生刚要离开,忽然听见一阵号角声响起,李和迅速回到通道之上,接着,余生就看到很多护卫沿着通道奔向村口的方向。

余生不明所以,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很快,李和又跑了回来,问余生道:“想看妖兽吗?”

“嗯。”余生兴奋地点了点头。

原创文章,作者:飘走的脚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