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凶手》小说章节目录明恕,书瀚全文免费试读

罗小龙失踪了。

“和我儿子有什么关系?”康玉再次被请到重案组的问询室,语气神态与之前全然不同。

明恕与她对视十来秒,在她别开视线时道:“我对你的反应很好奇。”

康玉猛抬头,“你什么意思?”

“罗祥甫和罗小龙是你最重要的亲人,对吧?”

康玉疑惑地抿住唇。

明恕又道:“罗祥甫失踪,是你报的警,当时你情绪平静。现在我告诉你,罗小龙也失踪了,你的第一反应仍旧不是着急。”

康玉脸色渐白,脖颈线条频繁收紧。

“罗祥甫的失踪已被证明是遇害,你情绪波动不大,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夫妻俩感情不睦,婚姻关系名存实亡。但是……”明恕一个转折,食指在额角点了点,不紧不慢道:“你已知你的儿子也失踪了,人之常情,或者说为人母的惯常反应,难道不是担心罗小龙也遇到了不测?”

康玉双眼睁大,呼吸一滞,整个人如雕塑般静止了几秒。

“我……”

“你?”

康玉摇头,眼神慌乱,“你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龙了!”

明恕冷眼看着他,“你不担心罗小龙,第一反应是撇清罗小龙与罗祥甫遇害的关系。我来推测一下,这是因为你心里清楚,罗小龙很安全,他的失踪是自主行为,而不是像罗祥甫一样,被人所害。”

康玉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比自己儿子还要年轻的警察,不明白对方怎么能从自己一个细微的反应,挖掘出这么多信息。

明恕站起来,围着桌子踱了半圈,然后双手撑在桌沿,背部微躬,恰好挡住一部分灯光,令阴影投射在康玉脸上。

“康女士,7月2号,你丈夫遇害当天,你在洛城旅游,不具备作案条件。但你的儿子罗小龙,不在场证明就没有你这么充分了。”明恕说:“案发前一天深夜,罗小龙出现在你们家所在的小区,正好是从你认为拍不到什么的西门出入。在这之后,他四次与你通话,每次时长都在5分钟以上。”

两粒冷汗从康玉额前滴落,她吞咽着唾沫,面容忽然显得老态。

“如果你知道些什么,最好别隐瞒。”明恕很浅地笑了笑,“因为即便你隐瞒,我也能查清真相——顶多是多花一些时间而已。但我查清和你自己供述,这两者的结果完全不同。如果你想帮你的独子,最好帮我省点儿力,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几分钟后,康玉双手捂住脸,喉咙发出压抑的哭声。

“和小龙真的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抓小龙,他不是凶手!”

明恕并未因这突然迸发的母爱而动容,“罗小龙在哪里?”

根据康玉提供的信息,罗小龙于凌晨在邻市的旅游客运站被抓获。若是再迟一些,他将乘管理混乱的大巴赶往边境城市,并在那里非法出境。

重案组专门管理外勤小组的徐椿将人带回来时,明恕还在另一间审讯室里。

鲁昆拒不认罪,精神日益癫狂,一口咬定自己受悬疑小说家墓心蛊惑,自己只是一把刀,而真正的凶手是墓心。

侦办一起案子时,还要同时把控另一起案子,亏得明恕年轻却沉稳,身体与头脑都处在最佳状态,才不至于陷入难以招架的混乱。

审讯室外响起敲门声,明恕让方远航去开门。刚才通讯仪响过一次,说是罗小龙带到了,叫他马上去。他还有话要问鲁昆,想再耽误两分钟,结果就直接有人来催了。

门打开之前,他并不知道来的是萧遇安。

“萧局!”方远航惊讶道。

明恕立即侧过身,见萧遇安正看着自己。

“萧局,你怎么来了?”当着外人面,明恕神情自若,公事公办的态度。

“我和他聊几句。”萧遇安冲鲁昆一抬眼,视线又转向明恕,“你忙你的去吧。”

顶头上司都发话了,明恕没有再留下去的理由,拿上笔记本,向萧遇安匆匆一点头,“那我就先走了。”

萧遇安温和地笑了笑,那笑容没有分毫攻击力,却莫名带着些许威慑。

起码方远航是察觉到了。

他眨巴两下眼,目光在萧、明二人间一转,感觉到一丝把握不住的东西。

和罗祥甫的穿着风格不同,罗小龙即便是准备逃去国外,仍周身名牌,手腕上戴着价格不菲的佛珠与名表。

但一身行头再值钱,都掩盖不住他此时的惊慌与胆怯,还有眉眼间的疲惫。

“你跑什么?”明恕不跟他客气,将座椅拖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罗小龙眉头狠皱,像是受不了这声音,“我,我没有杀我爸!”

“巧了,我还没说你杀了罗祥甫。”明恕似笑非笑,眼神锐利,“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跑?罗祥甫遇害,你身为独子,本该立即赶回来配合调查,但你却打算去边境。”

“我不跑,难道等着你们来抓我?”罗小龙双目圆瞪,分明是愤怒的模样,却又显得懦弱。

“你做了什么,我们要抓你?”明恕说:“罗祥甫被人杀害并抛尸,我们要抓的是凶手。你恰好就是凶手?”

“我不是!”罗小龙几乎要站起来。

“那你为什么认为我们会抓你?”

“我……”

明恕忽然正色道:“7月1日晚上,你和罗祥甫之间发生了什么?”

一听这个时间,罗小龙竟然发起抖来,“我回家……看……看望他。”

“只是看望?”

“只是看望!我工作很忙,很久没有回过家了。这次在冬邺市有个生意要谈,顺路回家看看他。”

明恕问:“什么生意?”

罗小龙张嘴又合拢,支吾道:“就是一个生意。”

“你根本没有生意要谈。”明恕说:“你是专门回到冬邺市,找你父亲要钱。”

罗小龙冷汗如麻,“不是,不是……我没有找他要钱!”

明恕让人取来尸检报告,“当晚,你与罗祥甫因为钱的事发生争执,并伴有肢体冲突。换言之,你打了你的父亲。”

“是他先动手!”罗小龙畏惧地喝道:“我不过是挡了几下!”

明恕将尸检报告放到一边,“我劝你先冷静下来,然后把当晚以及第二天发生的事,还有你为什么要跑,一点不漏地说清楚。”

罗小龙花了半个小时,才勉强镇定下来。

“我的公司需要一笔资金,三百来万的样子,我上个月就跟老头子商量过一次,他不仅不肯出,还骂我是败家子!当时时间还有余裕,我打算自己先想办法。但这年头,借钱太不容易了,我……我就让我妈给他做做工作。他一直顺着我妈,我以为没有问题,没想到他居然和我妈大吵一架,把我妈给气走了。”

“上月底,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得回来请他把钱借给我。我借条都写好了,等资金周转起来,我一定还给他。结果他说什么都不肯,还抄起茶杯砸我!”说着,罗小龙指向自己的右颈,那里依稀能看到伤痕。

“就是这里,茶杯砸过来时,我差点痛晕!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打他。他砸我,我总得护着自己对吧?我只是推了他两下,他摔在地上,一时没能站起来。”

明恕问:“然后你在没有拿到钱的情况下,就这么走了?”

“不走我能怎么办呢?”罗小龙说:“他疯了,他根本不会给我钱!”

“疯?怎么说?”

“他成天上街拍美女,这还不叫疯?我妈都被他气出病来了!”

明恕又问:“你离开之后,去了哪里?”

“酒吧。”罗小龙擦着汗,“812酒吧和滨江会所,我是这两个地方的会员,你们不信可以去查监控。”

“7月2号全天你都在会所?”

“那倒不是。”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冬邺市?”

“3号早上。”

明恕说:“也就是说,罗祥甫遇害时,你就在冬邺市?”

罗小龙再次激动起来,“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跑吗?好好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因为我去找过老头子,他现在死了,你们如果抓不到真凶,一定会将我当做凶手,对我刑讯逼供!”

“刑讯逼供?”一直没吭声的记录员都听不下去了,“你活在哪一年?没看见这个摄像头吗?我们审问你的录像将直接传到监察部门,谁敢对你刑讯逼供?”

明恕倒是平静许多,“2号当天,你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

罗小龙像是受了记录员话的刺激,突然眼中放光,“你们不能刑讯逼供?”

明恕重复,“2号当天,你在干什么?”

半分钟后,罗小龙笑了起来,嚣张而愚蠢,“老头子不是我杀的,我只在1号晚上推过他,其余的不关我的事!”

明恕盯着他,也笑了,“你是不是认为,我只查命案,不管别的案子?”

罗小龙的笑声戛然而止,“你说什么?”

“很好理解——你在罗祥甫遇害之前与他因为钱发生过冲突,他遇害当天,你正好就在冬邺市,你知道警方一定会怀疑你,所以你在得知罗祥甫已死之后,立即逃往边境。”明恕语气不疾不徐,几乎算娓娓道来。

罗小龙却仍未理解,“我说过,我怕你们对我刑讯逼供,所以……”

“所以才逃走?”明恕手指交叠,“但正常人的正常反应难道不是向警方提供不在场证明?为什么要跑?”

罗小龙哑然。

明恕眼色一寒,“因为你无法提供。”

“不!”罗小龙拼命摇头,“我不是凶手!”

明恕竖起食指与中指,“逻辑上,你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你就是凶手。”

“你胡说!”罗小龙眼珠子都快调出来,“我什么都没做!”

明恕并不理会,“第二,你不敢说你2号当天在干什么?”

罗小龙气喘如牛。

“这就很好猜了。”明恕一笑,“你那天做的事同样涉及犯罪,你犹豫不决,最终选择了跑路。”

“不是这样……”罗小龙焦躁地拍着桌子,“我没有!”

“假设你确实不是凶手,那我大胆猜一下你当天在做什么。”明恕声调往下一压,“吸毒与贩毒,你选一个。”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耳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