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全职仙医》小说章节目录林逸,刘艳芳全文免费试读

这话看似含蓄,实则已经指出张淑萍病入膏肓,就差直接说她可以准备后事了。

张淑萍脸上瞬间涌上一片悲凉,她痛苦的摇了摇头说:“不,我绝不截肢,死都不会截肢。与其变成废人,我宁愿不要那一线生机。”

“何老,我不怕死,你想想办法,只要能减轻我的痛苦,最好能让我站起来,哪怕一天也好,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张淑萍说到这里,不禁流下了眼泪。

她是天海有名的女强人,性格极其强势,至今未婚,无儿无女。

现在面对生死,终究还是落泪了。

“也罢,既然如此,老朽就给你开个方子。站肯定是不行的,但能让你坐起来。不过我还是劝你去盛京,那里还有很多医道高手,未必就不能救你。”

“不用了,何老,能让我坐起来就满意了。去盛京还要麻烦我弟弟,他现在正是事业关键期,我不想他因为我欠下太多人情。”

张淑萍摇着头拒绝了何云天的好意,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脸上涌起了无限的绝望。

武长青这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何云天给张淑萍判了死刑,偏偏张淑萍自己还准备在天海医院“执行死刑”。

她可是弟弟张国栋的逆鳞,

这姐弟俩小的时候就是孤儿,是张淑萍又做姐又做妈把张国栋拉扯大的。

没有张淑萍,张国栋别说有今天的成就,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

要是张淑萍真在天海医院咽气,张国栋那滔天的怒火不会落在何云天身上,但一定会落在自己身上。

“张女士,您还是听何老的意见,去盛京吧,我现在就安排一架包机,保证把您安稳的送到盛京!”

武长青这时候没有办法,硬着头皮上前劝道,他决不能让张淑萍死在天海医院,否则自己真要要给她偿命了。

以张国栋的能量,随便编排一个理由就够自己枪毙十回八回的了。

“我生在天海,死也要死在天海。武院长,一会何老拿什么方案,开什么药,你照办就行。这点事,你不会办不好吧!”

张淑萍语气平静,但听得出她对武长青带着深深的怨恨。当初要不是他,自己早就去了盛京,也不会把病情拖到这个地步。

不过张淑萍虽然性格强势,但也不是那种霸道、仗势欺人的人。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事已至此,张淑萍现在更不可能真的把武长青怎么样。

“是是是,我一定办好!”

武长青连声答应,后背早已湿透,他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跑路的打算。

这个院长不做也罢,保命要紧。

“拿纸笔来!”

何云天叹了口气,甩了甩袖子,就准备开方子。

这种最后的绝命方,大多是为了缓解病人痛苦,或者满足病人的遗愿而开。

虽然看惯了生死,但每到此时,何云天还是唏嘘不已。

“毒侵九穴,是之死症。但九死尚有一生,若同时通九穴,使邪毒外泄,则九死尽除,生机重现。”

“病人尚有一线生机,何老不必急着开绝命方吧。”

这时,林逸负手从病房外走了进来,微笑着走到何云天面前朗声说道。

这两句话,让本就处于极度惊恐中的武长青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不等何云天说话,武长青就指着林逸质问起来。

“我是医院的实习生,我叫林逸。”

“刘副院长认识我的,就刚才,我哈还和刘院长有过一次良好的交流!”

林逸一边介绍自己,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刘德正。

“你来这里干嘛。”

刘德正心里一惊,没想到林逸会在这里出现。

“我来这里,当然是要给病人治病了啊!区区一个糖尿病的并发症都治不好,传出去,天海医院岂不成笑话了?”

“刘副院长,病人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也是难辞其咎啊!”

林逸目光灼灼的盯着刘德正,挑衅的说道。

“大胆,你,你已经被……你一个实习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给我立刻滚出去!”

刘德正想说林逸已经被开除,可那毕竟是自己违规操作,只能暗地里操作,不能明着说。

话到嘴边,只能又生生的憋了下去。

一旁的武长青,得知林逸一个实习生居然闯进特护病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保安,保安在哪里,立刻把他给我赶出去。”

“还有你们!一个实习生杵在这里半天,你们都没发现?废物,废物,全是废物!”

武长青憋屈了好半天,这会也顾不上张淑萍和何云天,直接朝着手下一帮人怒吼。

“等等!”

何云天出声止住武长青,板着脸对林逸问道:“小子,道理确实如你说的,不过,你倒是说说看如何同时通九穴?”

被一个实习生公然质疑自己的能力,何云天自然不爽。

但他同时也很好奇,林逸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听懂他之前的一番医理判断。

在如今这个时代,年轻一代医生中,对传统医理有研究的少之又少。

“当然没那么简单,化解邪毒,需十指九针,同时御力。九力相当,九穴齐通才行。”

听到林逸这话,何云天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十指九针!

自己要是能做到这一步,早就是跨入国手圣医的行列了,成为那些顶级权贵的座上宾。

还用得着千里迢迢赶来天海给张淑萍治病?

“咳咳,你既然知道,又何必为难老朽。普天之下,能十指九针的,我还真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做到。”

何云天干咳两声,脸上就差写上你行你来几个字。

“十指八针,气御一针。别人做不到,我却可以试试!”

“当真?我怎么信你?你可知道病人是什么身份吗?”

何云天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十指八针,气御一针!

这句话从某个国手口中说出来他都只能信三分。

从林逸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嘴里说出来,他更是不敢相信分毫。

但林逸脸上的那种非凡的自信,由不得他不信。

原创文章,作者:千万倒计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