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不知道张兴全是不是追过来的时候把那根帐篷钉给丢了,情急之下,只能捡起土里的黄泥巴照着我的后脑勺砸。

虽然这些黄泥巴比石头要轻不少,但是这两下砸下来还是让我差点当场晕死过去。

就在我绝望之际,本来应该早就跑远的杨清雅竟然扭头回来,在路上也是捡起一块石头,跑过来照着张兴全的脑袋上就是一砸!

石头磕在他的脑袋上,“咚”的一声,甚至连我迷迷糊糊之间都被吓了一跳。

“跑啊!”

杨清雅一石头砸下去,终究是没有张兴全那么狠,拉着我起身就想逃走。

我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心里下意识的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果然晃眼回头一看正好见到满头是血的张兴全爬了起来。

“松手!”

我一把扯开杨清雅的手,直接在地上捡起一块黄泥块,气势汹汹的走到张兴全面前。

他刚一起身,我照着他脑袋上就是一土块把他砸得爬不起来!

生死关头,我似乎是觉醒了潜在血脉之中的远古血性,一如动物世界之中的弱肉强食一般,这一刻我已经豁出去了。

就在我有些不能自己的时候,杨清雅跑了过来,拼命的将我拉开。

我红着眼睛回头瞪了她一眼,在这一瞬间手里沾着血的土块几乎是下意识就想要砸在她身上。

“喂!”

没想到她反倒是比我还激动,直接迎头就吼了我一句。

事实上,后来我才知道她这样做,是看出了我当时的状态不对劲。

我当时的状态在驴友的圈子里叫做应激障碍,一般是发生在深山老林或者是茫茫雪山上的时候会出现情绪失控乃至于莫名的癫狂。

当然,农村有一种更通俗的说法,那就是中了邪。

而她的吼声,从某种程度跟一些茅山道士的法子其实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大部分的茅山道士都喜欢敲锣打鼓,她却是直接扯着嗓子吼。

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她,可能当时我真的会酿成大错。

被杨清雅一声大吼吓醒之后,我慢慢的回过神来,有些后知后觉的放下土块。

杨清雅看我还有点懵,便拉着我的手,耐心的安慰一句。

“我们先去找人。”

“……”

我和她对视一眼,这才注意到她眼里还有泪光,她的男朋友死了,现在还得安慰我,想必心里也很难受。

被她大声的吼了一句,清醒过来的我格外的感性,看着她的样子,我也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

“走吧。”

杨清雅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张兴全,拉着我摸黑沿着土路走去。

我们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只是习惯性的带着手机,一路沿途找着信号。

眼看着渐行渐远,身后的张兴全也没追过来,我紧张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先找到人再说其他的。”

我知道现在是在逃命,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奇怪,一边走一边问道。

“老刘死的时候,为什么你们都认定张兴全是凶手?”

“他们在山上就吵了一架。”

“就这样?”

“张兴全以前是搞集资起家的,最开始是借自己亲戚朋友的钱搞他的商贸公司,后来亏了钱,欠了债,在亲戚朋友里的名声就臭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专门组织了这个驴友俱乐部,是想要认识一些有钱人,借钱来想要东山再起的。老刘是个农村的拆迁户,家里有点钱,听张兴全忽悠去搞投资,结果现在钱全都卡里面了,两人就有了矛盾。”

我听完杨清雅的解释,略微算是明白了个大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今晚没什么星星月亮,好在这地方的环境很好,晚上并不算黑有一种瓦蓝瓦蓝的感觉。

我和杨清雅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电量,踉踉跄跄沿着土路往外走。白天摩托车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还不知道要走多久,但是谁也不敢停下来。

毕竟身后还有一个杀红了眼的张兴全。

冷静下来之后,我越发感觉恐惧,大概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杀红了眼的凶犯,连心跳都加快了些。

杨清雅见我走着走着,突然加快了脚步,便问道。

“怎么了?”

“我怕。”

这话说出来有些丢脸,但是却是我此刻最为真切的心声。

没想到杨清雅听到我这话却突然笑了起来,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怕什么?走了这么久了,张兴全都没追过来。”

“……”

我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像是心有所感似的猛的回头看了一眼!

风声一起,吹得我后颈窝发凉,幸运的是漆黑的土路上什么人影都没有。

我感觉再这么一惊一乍下去,我的心脏都快受不了,回头正想着和杨清雅玩笑两句。没想到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我脚步还没停,直接就走了过去,正好一头就撞在了她的肩膀上。

“怎么了?”

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顺势回头,眼前的一幕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满脸是血的张兴全真的出现了!

他就站在我们的前面,手里拿着那根帐篷钉,脸上露出疯狂而诡异的笑容。

微弱的手机光亮下,他就像是一个恶灵一样让我吓得当场就僵在了原地,之前发狂攻击他的勇气一瞬间荡然无存,只剩下无穷的恐惧。

张兴全没有废话,拎着帐篷钉就冲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杨清雅却站了出来,她几乎是毫不畏惧的就迎了上去和张兴全扭打起来!

只是她终究是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打得过张兴全这样一个男人?

虽然她拼命的踢了张兴全几脚却还是被他打倒在地,眼看着就要拿着帐篷钉直接刺在她的身上。

“救我!”杨清雅绝望的大喊了一声,直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慌乱之下根本没想着捡块石头之类的东西,跑过去直接就是一脚将张兴全踢开!

“快起来!”说话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声音都在颤抖。

与此同时,被我踢倒下的张兴全也在试着爬起来。

危急时刻,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壮着胆子走过去把先前张兴全掉在地上的帐篷钉给抢着捡了起来,然后指着正要爬起来的张兴全,颤声道。

“别过来!你不要别逼我!”

我的本意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张兴全老实待着,但是接下来我没有和他缠斗起来,而是见到了一幅让我很长时间都难以忘记的画面。

张兴全笑了,他满脸是血却癫狂的冲着我无声的笑着。

当我看到他狰狞狂笑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了民宿二楼见到的那个白衣女子身影!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浑身发凉,手中紧握着的帐篷钉下意识的就松手掉在地上。

狞笑着的张兴全就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明明受了重伤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一下子爬起来,捡起地上的帐篷钉照着我的脑袋上就是猛地一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爬起来的杨清雅冲过来,一把将张兴全推开,险而又险的让我躲过了那一次致命攻击!

“快来帮我!”

我不知道杨清雅哪来的这些勇气,她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极为彪悍的性格,虽然打不过发疯的张兴全却每每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我终于意识到跟着她走或许是对的,索性完全放弃了思考,直接硬着头皮跟着跑过去将张兴全按住。

明明已经重伤的张兴全身上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大,我和杨清雅两个人一人抓住一只手臂竟然还按他不住。

眼看着情况不太对劲,我的心里几乎是下意识又开始害怕起来,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道车头灯!

“有人来了!!!”

“喂!!!”

我想我前半生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样激动,我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声喊叫着,甚至差点哭了出来。

随着车灯不断的靠近,车上下来了两个年轻的小青年。

我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今天接送我们来民宿的小伙子。

那小伙子在半路上见我们蹲在路上,地上还躺着一个人还以为是谁受伤了,走过来之后,我才吼叫着,让他赶紧拿绳子过来。

他看到张兴全手里牢牢攥着的帐篷钉,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回头把摩托车后座铁架上绑东西的橡皮带子取了下来。

然后我们四个人按着张兴全,总算是把他的双手捆住,押了出去。

一直到最后那两个小伙子出现,张兴全都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意思。

隔天,附近镇上的刑侦队就找了过来,带着我们查看了现场,简单的做了一下笔录。虽然仅仅隔了一天,但是张兴全却莫名其妙的疯了,他在看守所里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因此我和杨清雅身上的任务就重了很多。

当我和一个刑侦队的人回到那间民宿,简单的说出了我的猜想之后,那个刑侦队的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随口说了一句。

“啥干冰啊?我们这种地方去哪儿弄那么大一块干冰?你也别瞎猜,再把你的身份信息说一下。”

那名刑侦队员说的随意,却不知道当时我的后背已经全是冷汗!

因为在那一刻,我突然又想起了迷迷糊糊睡醒之后,在民宿二楼的房间里看到的那个白衣女子身影!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