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看着铁锅里的锅铲咣当咣当的声音,在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了门梁上的划痕意味着什么。

滑索。

通过门上的木梁延长登山绳,随后就可以用相当省力的方式将老刘吊起来。这种近乎是教科书似的作案方式,没想到现在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而犯罪嫌疑人毫无疑问就是由我为他做出不在场证明的张兴全!

我在这一瞬间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明知道张兴全有很大的嫌疑是凶手,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在我眼中都变得十分可疑。

甚至于在这一刻,我甚至都不敢和他待在这厨房里面,转头就拿着空碗跑了出去,并没有注意到在我的身后,张兴全冷酷一瞥的目光。

现在最大的嫌疑人已经找到,问题就在具体的疑点上面了。

首先最大的疑点就在于老刘身体的异常低温和僵硬。

按照目前的线索来看,最先回来的张兴全和最晚回来的陈浩、杨清雅这两个人之间的这段时间就是凶案发生的时间。

这段时间充其量也就是十几分钟,根本不能让一个正常人迅速冷冻到僵硬的程度。

心念之间,我惴惴不安的走了出去,刚要走到院坝之前的时候,我突然没头没脑的转头就去查看了一眼老刘的尸体。

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更是会本能的害怕自己同类的尸体,然而在这一刻,我克服了这种本能,仅仅是因为我不想成为下一个不明不白被吊在房梁上的人。

我很清楚的意识到当我发现大门上面的划痕的那一瞬间,已经被张兴全看在眼里,即便我现在再如何避讳,在他眼里我还是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说不定现在已经变成了他的潜在目标。

果不其然就在我强忍着恶心,弯腰查看老刘的尸体之时,张兴全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我身边,突然冷不防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回头就看见他对着我笑,只是这笑意却是如此的阴森恐怖。我心里一慌,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差点把桌子上的老刘都给掀翻在地上,幸好张兴全拉了我一把。

或许是因为见我如此胆小,一副白面书生弱不禁风的样子,张兴全眼里的杀意稍微掩了掩,用以往随和熟络的语气招呼我道。

“怎么了这是?被吓着了?”

我不敢回答,逃也似的避开他逃到了院坝里。

陈浩和杨清雅也注意到了屋里的动静,见我被吓得丢了魂的样子,彼此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多问。

因为有张兴全有意盯着我,我也不敢在他们面前聊起这件事,只能在心里暗暗期盼着天快亮起来,让我能尽快离开这里。同时也不免在心下暗暗埋怨杨秋一句,要不是因为他那什么怪梦,现在我也不至于千里迢迢跑过去受罪。

这哪是什么诡秘事件,压根就是蓄意策划的谋杀!

如果先前没有查看老刘的尸体,我或许不会如此笃定,但也正是因为我强忍着恐惧过去看了一眼这才意识到张兴全在打什么主意。

他根本就是想要借着这怪力乱神的由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这些玄乎其玄的方向上去,进而忽略这可能是一场蓄意谋杀的可能!

老刘的小腿异常的苍白,明显和正常的肤色不一样,先前陈浩感觉冰冷僵硬的位置恰好就是老刘的小腿位置。

虽然陈浩言语之间颇为镇定,但终究是对生老病死有忌讳,根本就没有检查整具尸体的状况,所以也没有发现老刘的尸体其实大部分都是正常体温。

“是干冰吗?”

或许是因为写过类似的探案故事,所以我下意识的想到干冰。干冰是二氧化碳的固化物,因为本来就是气体,所以挥发之后不会留下什么水迹,直接就化作了气体消失了,最重要的是干冰挥发的时候会带着热量,形成局部的低温。

如果张兴全真的准备了足够大的干冰并且垫在了老刘脚下,然后用登山绳通过大门口的门梁形成一个大型的滑绳,说不定就能构成类似的凶案现场!

这样一来,老刘最后的挣扎也能解释了,当时根本就不是什么灵异事件,压根就是作用在老刘体内的安眠药之类的东西失去了药效,老刘当时应该还有气息!

一想到这些可能,我就感觉脊背发凉,心里越发的恐惧,甚至都不敢和张兴全的目光有所对视,连夹菜的筷子都刻意避开了他。

张兴全或许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还坐在板凳上和陈浩、杨清雅闲聊。他本来就是一个干贸易的商人说话的时候天然的就有一些感染力,话题也广泛,从山野林间的民间传说到商海浮沉全都说得一一是道。

陈浩和杨清雅都听得颇为认真,我却没什么心思细听。

张兴全说完一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过话题道。

“你们听说过黄大仙没有?”

“黄鼠狼啊?那段子都听腻了。”陈浩摆了摆手,笑了笑。

杨清雅一时不免有些好奇,“什么段子?”

陈浩听杨清雅这么问,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笑得越发开心起来。

我在旁边心里藏着事,一时不免暗觉有些不是滋味,直接放下碗筷,示意自己不吃了。

他们三人也没有说些什么,不过被我这么一打岔,陈浩总算是稍微收敛了些许的笑意却还是笑个不停。

杨清雅被他逗得不行,气得拍了他两下,这才让陈浩开始解释起来。

“说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渔村。渔村前有一条小河蜿蜒流过,村后一座大山郁郁葱葱,村里人世代以打鱼,捕猎为生。村里有个猎户,一个人过活比较艰难,但是夏天捕鱼,冬天狩猎,倒也饿不着他。猎户家的房子是一座四面漏风的茅草屋,虽然简陋却能遮风挡雨。

说是这猎户捕鱼狩猎之后要是有剩余,总是把一些小鱼、小兽养在家里,当做储备粮。后来某一天,他发现缸里的鱼少了,院子里抓的小动物也少了不少。他心里纳闷儿,这天半夜起夜,解开了那秘密。

可能是一直丢东西,这猎户心里也想着这事儿,从来不起夜的他,今晚却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怎么都睡不着。他迷迷糊糊的往茅厕走,经过大门口的时候,见着竹笼上面趴着一个小动物,正在捞里面的野兔。猎户以为眼花,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原来是一只狐狸在偷兔子吃。

猎户当即大喝一句,“原来是你!”,那狐狸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喝,吓得脚一软慌不择路就逃进了竹笼里面。

猎户瞧着这狐狸还挺憨,赶紧出去把竹笼一关,看着竹笼里的狐狸说:“你也有今天,看你还敢不敢偷我的东西,明天就把你剐了吃了。”

说来奇怪,狐狸像是能听懂人话,眼里露出乞求的目光,小爪子对着他直作揖。

猎户做这一行的,也不算心善,但是今晚偏就是看这狐狸这样子起了怜悯之心,索性也没多大的损失,顺势也就放了这狐狸。

后来你猜怎么着?那猎户早上起来,还没等劈柴生火就见着那灶台上的放着一大瓷碗暖呼呼的白粥……“

陈浩的这个故事说到这儿,杨清雅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用手拍打着陈浩的肩膀,嘴里念叨着,“滚滚滚!真恶心!”

我在旁边见着这对小情侣闹得开心,暗暗也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故事刚开始陈浩还说得像模像样的,只是那一碗白粥出来就有点俗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段子的时候才刚上小学,那时候这个故事的开口还比陈浩讲得有戏剧性些,当然故事的重点还是狐狸报恩就是了。

看样子杨清雅也听过这个段子,要不然也不会反应这么大。

看着两人玩笑着打闹起来,我心里的阴霾也淡去了几分,跟着正想笑一笑。

突然!

几滴血,飙到了我的脸上。

我先是一愣,随即愕然的看向了张兴全,杨清雅的尖叫声随之响起将我瞬间惊醒。

几个人之中,我是唯一一个对张兴全怀有戒心也推理过他是杀人犯的可能,但是生活在现代都市的我还真是没想到这个张兴全竟然如此凶悍!

陈浩还笑着和杨清雅说着话,突然就被一根十几厘米的帐篷钉直接把脖子都给扎了个前后洞穿!

他的大动脉被刺破之后,整个脖子都像是被血染红了一样,血止不住的流。

不单单是我,便是连杨清雅都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当场就吓傻了,只不过她毕竟是女生,所以即便是不知所措,下意识的还是尖叫了一声。

这刺耳的尖叫将我惊醒过来,眼看着张兴全抽出帐篷钉还要动手,慌乱之下,我下意识的拿起桌上的饭碗,照着他的脑袋上就一砸!

趁着他被砸懵的一瞬间,我侧身拽着杨清雅就朝着院坝外面跑。这一刻,我无比庆幸我们吃饭的地方是在宽敞的院坝外面,否则张兴全提前把门一关,只怕谁都跑不掉!

虽然刚开始还是我拉着杨清雅在跑,但是跑了几百米之后这个姑娘爆发出了惊人的求生意志,再加上体能本来就比我强,跑了没几步竟然还比我跑得快一些。

我刚开始还没回过味来,只在心里庆幸她没有给我拖后腿。

等到她越跑越快都甩开我十几米了,我这才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心里一冷,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

满脸是血的张兴全竟然追到了我的身后只有几步远的地方!

他们平日里都有经常远足锻炼,体能比我这种人好太多了!

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我又勉强跑了几步,终于反应过来,“不能跑!我跑不掉了!”

张兴全拿着帐篷钉一路狂奔过来,再这么耗下去,我觉得会被耗尽力气。

可是就在我下定决心,打算回头和张兴全拼命的时候,还没等回头,突然感觉背上一痛!

张兴全不知什么时候捡起了一块石头,竟然直接朝着我砸了过来!

那石头最多也就是两三斤重,但是砸在我的背上还是让我肺部一疼,一口气喘不上来顺势就是一个踉跄摔下了路埂,直接倒在了旁边的荒地里面。

紧接着张兴全冲过来,拽着我的脚,情急之下捡起地里的黄泥巴块,照着我的后脑勺又是一砸!

我只感觉我的后脑勺“嘭”的一下,整个人本来就有些扛不住,现在更是当场就要晕死过去。

绝望之下,我几乎是本能的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