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时间已经不早了,天也黑了。

我抬起头看见杨清雅的脸色,自己被吓了一跳的同时平白的又有些愤怒。这一次的荒山探险,实在是让我没什么脾气,尤其是这才仅仅是第一天就接连出现这么多的意外情况,一度使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张兴全这几人故意合伙来整我的。

现在杨清雅又面露骇然的表情,这一惊一乍之间,没有让我感同身受,反倒是激起了我的脾气。

“我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下午五六点又怎么了?”

或许是我的语气意外的强横,使得杨婉君也回过神来,她低着头避开了桌上老刘的尸体,还是有些害怕,沉声道。

“可是老刘一直和我们在爬山,他也是快要晚上了才和我们一起下山的。”

这番话让我心头咯噔一下,只不过我更清楚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现在整个民宿里面就我们四个人,手机也没有信号,完全就是和外界失去了联络。如果再这样自己吓自己,保不齐还会出什么乱子。

想到这里,我强装着镇定,故作严肃的问道。

“你确定老刘是和你们一起下山,他一直走在你们的前面,从来没有消失过你们的视线?”

“……我的背包带断了,中间和陈浩一起收拾背包可能耽误了十来分钟。”

“这不就是时间差?”

我故意提高了声音,想要说服杨清雅,索性她自己也是临时想到了这么一出,根本就没有细想十几分钟的时间,老刘怎么可能走得了这么快。

在杨婉君面前扛起担子的经历,让我突然有了底气和责任感。我突然意识到自从我听了杨秋所说的那个怪梦之后,就先入为主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想象成了怪力乱神的超自然事件。

实际上,如果试着理智一点看待这件事情,那老刘的死除了自杀之后,会不会是一场谋杀?

多年的笔杆子经验让我有了相当丰富的想象力,当我对这件事的看法转变成为一场蓄意谋杀之后,一些浅显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

首先,老刘上吊用的绳子是登山绳,这一点就相当的突兀,因为今天并不是正式开始探险的日子。

老刘等一众驴友虽然都不是专业探险家,但这么多次的远足探险经历也让他们具备了一些基础的探险经验。

今天的这次登山,主要是查看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方位和天气还有预估一下来回的时间,所以无论是张兴全会长还是老刘都没有带齐专业的设备。反倒是陈浩和杨清雅这对小情侣因为十分的积极,一直是全副武装,背着登山包就一直没放下过。

这样一来,这根登山绳的出现,其实就很奇怪了。

我在心里虽然简单的分析了一通,暗暗还算是有理有据,可是终归不是专业搞刑侦的,所以也不敢凑过去查看老刘的尸体,而是壮着胆子走出了客厅,站在门口简单的看了一眼门口的地面。

这栋民宿的条件不是很好,门口虽然简单的打了个水泥院坝,但也没有多大,地上还长着一些苔藓。从这些苔藓上,隐约能够看见当地人带我们过来时的摩托车印。

摩托车的轮胎印很清晰也很单一,这就表示从那以后并没有人坐着摩托车回来。

如果情况真的像杨清雅所说的那样,老刘只是提前十几分钟回来。在不借助交通工具的情况下,差不多的脚程,他和陈浩、杨清雅回来的时间应该也就是差不多十分钟的间隔。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当时的细节,隐约记得最开始回到民宿的人应该是张兴全,随后我和他就听到了响声急忙下楼发现了老刘被吊了起来,再这之后就是陈浩和杨清雅这一对小情侣的出现。

整个时间线上,陈浩和杨清雅回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相隔太久,毕竟最后老刘的尸体还是被陈浩和张兴全一起放下来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杨清雅应该没有说谎。

现在问题的重点就聚集在了张兴全身上!

虽然仔细想来还有很多的疑点,比如张兴全当时在二楼,老刘在一楼,作案时间相当的紧张,再者就是那么高的地方,不借助桌椅板凳是很难把人给吊上去。还有老刘尸体的异常僵硬也不可能是短短十几分钟内就会出现这种状况。

最后还有一个最大的疑点就在于老刘当时明显异常抖动了几下。

关于这些问题,我暂时不敢细想,只能强装理性的打算等吃饭的时候,当面问张兴全两句,至少把事情的经过弄清楚。

正想着一会儿要怎么询问张兴全的时候,张兴全已经和陈浩已经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太过离奇,陈浩本来还怀疑张兴全和我合谋将老刘谋杀了, 现在又一起坐在一个桌子吃饭,说起来还真是有那么一丝好笑。

因为客厅里还摆放着老刘的尸体,所以我们直接在客厅里搬了两根条凳就在门口的院坝上摆上了饭菜。

几口热菜下肚,几个人的脸色都好了不少,话也随意了几分。

我看气氛还行,一边夹着菜一边试探性的问道。

“张会长,下午的时候多谢你了。”

“没事。”

张兴全简单的说了一句,我看他没有往下聊下去的意思,索性话说得更加直白一点。

“当时我都被撞得有点迷糊了,还不知道那会儿是几点。张会长回来的时候有注意具体的时间吗?”

张兴全这下算是听出味儿来了,他明显是有些不满的看了我一眼,话到嘴边却还是只能用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算是听出来你是什么意思了?你怀疑我杀了老刘是吧? 我是看你小子今天晕车上吐下泻的,担心你一个人在民宿出什么状况才回来了。我回来之前一直和陈浩他们在山上,也是下午五六点多才回来的,最多也就是相隔十来分钟他们就全回来了!”

看着他的情绪有些激动,我本来又是一个新人,自然更不好说话。还是一旁的陈浩见状,帮忙转过话题道。

“我看老刘这事儿有点玄乎,真的,我之前一摸他身上都是冷的!前后不过十几分钟,你说一个大活人就算是被人害死了,他的身上也不该是冷的。”

“你什么意思?”一旁的杨清雅脸色微变,看得出她有些胆小。

张兴全见陈浩聊到这里,也开始用酒桌上吹牛的那一套开始吹嘘起来。

“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去长白山天池那回?我就听当地那些人说过,荒山野岭很多事情都说不清,说不定是什么游魂追过来,赶着回来过头七。”

这话越说越离谱,虽然我本来也是个写类似故事的人,但是我却最听不得这样的故事,一听着那腔调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现在眼瞧着他们聊得聚精会神的样子,我只能装作端起碗回去打饭,刚一走到门口就看到了客厅里的老刘尸体顿时又是一阵头皮发麻。

就在我站在门槛上犹豫不觉之间,我晃眼一看,突然注意到大门的门梁上面有一道很清晰的划痕,看起来就好像是什么东西擦过去一样。

因为这栋民宿本身就是半成品,很多房间都是毛坯房,唯独这间客厅算是个门面,所以大门也是融入了一些当地的元素和装饰。

正是因为经过了后来的二次装修,所以上面的漆面很薄,门梁上的划痕也就异常的明显。

我心下嘀咕着,抬起头看得正入神,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张兴全突然冲我吼了一声。

“嘿!”

我被吓得一激灵,腿都差点吓瘫了。

张兴全却自顾自的大笑起来,看起来还挺得意。我实在是没心情理睬这种恶趣味,转头就走进了厨房里开始从电饭锅里面盛饭。

这里已经算是高海拔地区,所以电饭锅都是那种加压的压力锅,煮饭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

我从锅里面盛了一点饭,转头想要看看铁锅里面还有没有剩菜,但是却顺手的揭开了一旁的柴火灶。

让我有些意外的意外的是,这个本该是没有人用过的柴火灶竟然也积着一点炉灰,那口大铁锅虽然经过了清洗,看起来一尘不染,摸起来却还是能感觉到有油迹。

“难道有人最近在这个民宿待过?”

我心里下意识的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还没等再细想,张兴全又走了进来。

“我们今天用的是燃气灶,你盯着个柴火灶看什么?”

“你来干什么?”

张兴全被我明显有些生硬的语气问得一愣,拿出菜盆,解释道。

“菜吃完了,进来加点菜。”

无形的隔阂在我和他之间蔓延,我能感觉到张兴全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生气,但我也同样因为他接二连三的出现感觉到莫名的不适。

厨房里一时陷入了沉默,张兴全拿着锅铲将铁锅里面的剩菜都装进了菜盆里。

锅铲在铁锅上发出“咣咣”的响声,像是他在向我表达无声的抗议一般。

然而我却在这一刻又是一阵脊背发凉!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