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陈浩和杨清雅不知道先前的状况,现在发生了命案,有意无意的排挤着我和张兴全。

我知道这些事情不好解释,只能求助似的看着张兴全,索性张兴全倒是和我感同身受,我们两人无形之中处在了同一阵营。

面对陈浩和杨清雅戒备的目光,张兴全慢慢的走到了我身边,小声问道。

“之前的动静,你都看到了吗?”

“……”

虽然张兴全问起来,我却不敢回答。他回头看着我脸色苍白的样子,或许也意识到了什么便没有再问。

只不过这件事终究是哽在我们两人的心里。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古怪,我和张兴全站在一起,陈浩和杨清雅则是站在另外一边,中间就隔着老刘的尸体,屋外是黑暗深沉的夜幕,偶尔能听到附近山上的虫鸣鸟兽的声音。

我们几个人就这么默不作声的干瞪眼了一阵,最后还是杨清雅熬不住,自顾自的拿了两个罐头出来,看样子是打算准备吃点东西。

看着她的动作,我这才想起来民宿里面其实有一个做饭的地方,而且还有当地人准备的一些新鲜蔬菜。

稍微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提醒一句道。

“这儿有厨房。”

杨清雅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充满了怀疑和戒备,让人感觉心里十分的膈应。在这个时候,我总算意识到她估计是把我也列为了杀人凶手之列。

她和陈浩不愿意用厨房做饭,自己打开罐头就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我和张兴全面面相觑,虽然有些紧张,但这一天下来的确是没怎么吃过饭,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他一起起身朝着厨房走去,打算煮点东西吃。

来的时候,一行人兴高采烈,没想到仅仅过去一天不到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的情绪有些低落,张兴全倒好像是恢复得很快,径直就朝着厨房走去,完全没有受到被那对小情侣孤立的影响。

这栋民宿只有一个厨房,正好就在一楼的最右边。

因为是在偏远的山区,所以没有通气,烧的是液化气,旁边还有个烧柴火的土灶。

关于这次行程的细节,其实我并不清楚,所以这个民宿是谁预定的,我也不知道。只是走进了厨房之后就看到了几袋青菜放在灶台上。

除了一个圆白菜和两把莴笋之外,就是南瓜、冬瓜之类的耐久食物,放个十天八天都不会坏的那种。另外还有一块二刀肉,差不多有三斤多。

看得出当初预定民宿的时候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张兴全对于这样的条件相当的熟悉,轻车熟路的就拿出防风打火机把气点燃,面无表情的开始清洗白菜。

我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就没有上前帮忙,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试着和他聊起天来。

“张会长,看你一副城里人的样子,没想到还会亲自下厨做饭。”

“什么城里人不城里人的,煮饭都不会,那干脆别活了。”

他随口说了一句,话语之间还是带着几分脾气,看样子也是被那对小情侣给气得不轻。出了这种事,本来应该互相帮扶,没想到还被他们一顿冷眼猜忌。

我不想和他聊这些事,很快就转过话题道。

“张会长是做什么工作的?”

“做钢贸的。”

“钢贸?”

“钢材贸易,卖钢筋钢管的。”

“哟,那可是大买卖,没个千八百万的资金周转怕是盘不动这生意吧。”

“都是亲戚朋友合伙凑钱,加上银行贷款搞的,个体户哪有那么大的体量。说起来好像挺赚钱,实际上压力也大。要不然我也不会玩户外了。”

户外探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件危险性很高的运动,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户外探险给人带来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

我看得出张兴全其实也不是单纯的喜欢挑战自己,只是希望用户外探险这种冒险的方式缓解一下生意上的巨大压力而已。

我们只是聊了两句就没了下文,厨房里很快就陷入了沉寂,只剩下张兴全的切菜声。在这种时候,我很害怕安静可是又不是很擅长聊天,于是只能尴尬的继续问道。

“他们是干什么的?”

“他们?”

“客厅里那对小情侣。”

“……”

张兴全沉默了一下,脸色明显阴沉了一些,看样子是不太想聊他们。

“之前聚餐的时候不是都聊过了吗?陈浩是老师,杨清雅是药店店员。”

我顿时就感觉有些尴尬,只不过又不想继续闷着,便追问道。

“张会长和他们熟吗?”

听到我这么问,张兴全明显有些意外,他并没有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反倒是犹豫了一下直接随口聊了几句。

在他的讲述之中,他和客厅里的那一对情侣其实不算是特别陌生。因为从事商贸行业的关系,所以张兴全对南来北往的人都特别的热情,甚至于几年前,他还找陈浩借了十万块钱,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

厨房里的燃气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壶嘴有些漏气,配合着这间毛坯房看起来多少有些寒酸的意味。

索性张兴全不愧是做生意的人,相当很健谈,言语之间又有一种生意人自来熟的派头,即便是先前发生了那么诡异的事,现在和他在一起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就在我和张兴全聊得越发熟络,心情慢慢好转之际,突然听到客厅里传来“咣当”一声!

张兴全回头和我对视一眼,我们一起大步朝着客厅走去!

客厅里面陈浩和杨清雅明显是脸色有些难看,一罐八宝粥掉在了地上,看起来这就是先前声响的源头。

张兴全看情况不太对劲,皱眉问道。

“你们没事吧?”

“……”

陈浩和杨清雅紧张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兴全,眼里的惊恐越发浅显,就在我以为他们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状况之时,陈浩却咽了一口口水,强装着淡定道。

“没事,开罐头的时候被铁皮扎了一下手。”

他越是这样故作镇定,我和张兴全就越是起疑,只不过陈浩现在不愿意多说,我们也没法逼着他讲出来。

张兴全看了看惊魂未定的杨清雅,随即目光不自觉的瞟了一眼放在客厅里的尸体,终究还是没有多问,只是冷着脸招呼道。

“我炒了个白菜,一起来吃点吧。”

我见状也走过去,想要帮着收拾了一下洒了一地的八宝粥。

陈浩和杨清雅先前还对我们抱有敌意,但经过刚才的神秘意外之后,陈浩对我们的态度明显是好了不少。

他有些僵硬的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率先朝着厨房走去。张兴全看了一眼我和杨清雅,转头也走向了厨房。

这栋民宿大部分都是没刷腻子的毛坯房,即便是有一间充门面的客厅,看起来还是十分的寒酸。

天花板上没有吊顶,只有一个老式的“飞鸽”牌吊扇,吊扇上面是一个老式的钨丝灯泡,一开电扇的时候就感觉灯光都在一晃一晃的。

再加上四周的墙面全都是白墙, 实在让人感觉不是很舒心。

我拿起墙角的扫帚,正想着怎么把地上的八宝粥收拾一下,毕竟这东西就好像是人的呕吐物一样,晾在在客厅里面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实在是有点恶心。

杨清雅就坐在板凳上愣生生的看着我,她的眼神里还带着几分惊慌,脸颊也有些苍白,不知道先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因为我深知这世上的麻烦,很多都是自找的。

虽然对于刚才的事情我不太想追问,但这并不妨碍我偷偷的打量杨清雅。

学生时代,我曾经因为成绩太差,最后不得不通过艺术考试继续读书,当时仅仅是高考前突击学了几个月的画画手艺,间接的培养出了我的艺术细胞。

从那以后,我就很喜欢观察陌生人的样貌和神态,说是观察生活百态,实际上也带着几分看美女帅哥的私心。

杨清雅的样子就长得很不错,一张小圆脸,眉眼之间情深意浓,颇有些可爱俏皮的味道,唯一的缺点就是个子不高,饶是不是很胖,看起来还是肥墩墩的。

我一直暗暗打量着杨清雅,她似乎也有所察觉,猛的低头看了我一眼。

四目相对,我的心一跳,自然是感觉有些心虚,便也不好再继续看她。

没想到我刚收回目光,她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小心翼翼的凑到了我身边,小声问道。

“你刚才真的一直在二楼休息吗?”

我点了点头,关于这一点,我记得很清楚而且没必要隐瞒。

杨清雅又问道,“你知不知道老刘他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太清楚,可能是下午五六点左右。”

因为我的房间里没有挂钟,再加上我醒来以后,张兴全就在我身边,所以我并没有注意具体的时间,只是走出房间的时候看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差不多是傍晚时分就估了一个时间。

这样的答案本来并没有什么深意,但是杨清雅听来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消息一般,整个人的脸色也随之一白!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