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我们几个人没有车,手机暂时也没信号,只能在民宿里等天亮了再想办法。

陈浩和杨清雅回来之后,或许是人多了一些,我竟也感觉不那么恐惧了就站在一旁,看着陈浩和张兴全开始商量着怎么处理老刘的尸体。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忐忑,一旁的杨清雅随口安慰了我一句。

“怕什么,活人都不怕还怕个死人?”

她这话一出,我隐隐感觉她似乎是话里有话。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陈浩已经和张兴全搬来了吃饭的桌子,两个人站在桌子上直接拿着登山包里的瑞士军刀把吊着老刘脖子上的绳子给割断了,顺势将尸体放了下来。

一通忙活之后,陈浩表现出了极其沉稳的心性,他不慌不忙的检查了一下老刘的呼吸和心跳,这才对着我们摇了摇头示意老刘已经没有挽救的机会了。

没想到张兴全却在这个时候,试探着问了一句,“要不要再抢救一下?刚才老刘好像还有动静。”

“张会长,我可比你专业,你这么业余就别老是在这种场合跳出来显摆了,行吗?”

陈浩随口嘲讽一句,亮出自己冲锋衣上的一个标志,我虽然对户外徒步探险没什么经验,但是看着张兴全黯淡的脸色也知道陈浩衣服上那个标志,估计是什么专业的认证机构的认证。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单纯的业余爱好者之中也可能会有一些专业人才。

刚才我就对陈浩和杨清雅表现出来的淡定气度有些奇怪,这会儿才知道这对情侣酷爱徒步探险,已经是经验极其丰富的探险者。

在那些远离城市,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之中,严酷的自然环境固然是一大挑战,更可怕的却是自己的同行者。

越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人类最深处的动物本能就越是明显。

仅仅就为了一瓶水、一顿补给而发生的惨案,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再者还有那些平日里隐藏在道德束缚的条条框框下的衣冠禽兽们的野性本能,更是造就了无数悬案。

更多的还有来自于平日里蓄谋已久的阴谋。

正所谓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

荒山野庙多匪类,一个人上山进入庙里,遇到匪徒生歹心抛尸荒野都没人知道。

两人同行,同伴让你看井下有什么,你也别去看,要防着他在背后把你推下去。

三个人在一起,其余两个人邀请你抬重物也别去,因为抬东西偶然性太大,别人起歹意有心收拾你,事后都找不到证据。

陈浩和杨清雅作为这个业余驴友互助会里的专业人士,很显然无论是生存技能还是探险经验都比我来得丰富得多。

像是这种荒山野岭,手机又没信号的地方,发生凶案的概率也直线上升,这对小情侣对于这些早就是见怪不怪。

眼下活着的几个人之中,陈浩、杨清雅、张兴全三人都是驴友互助会的人,彼此也认识,我是一个纯新人。

现在老刘突然“自杀”身亡,陈浩和杨清雅自然将怀疑对象指向了张兴全。

虽然张兴全是驴友互助会的组织人,资历最老,人也热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忙上忙下经常组织聚餐也相当有人缘,但是这次可是人命案子,陈浩和杨清雅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或许是担心张兴全狗急跳墙,陈浩不动神色的把桌子上的瑞士军刀拿起来,攥在手里,转身招呼我一句。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我看老刘就暂时放在桌子上,我们也别破坏案发现场。今晚我们就互相照看着,等天亮就去叫警察过来处理。”

直到这时,我还是有些六神无主,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敢多说些什么。

反倒是张兴全似乎是看出了陈浩和杨清雅对他的刻意疏远,有些着急的解释道。

“你们是不是怀疑我害了老刘?我刚才可是跟他在二楼,根本就没来过这客厅!”

张兴全说完就看着我,希望我为他作证。

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在房间里见过的那个白衣女子身影,心里顿时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我是不是和你在二楼!”正在这时,张兴全见我不说话,还以为我是要故意害他,提高了音量大声喝问道。

我被他的大嗓门惊醒,稍微回过神来,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又看了一眼陈浩、杨清雅二人,还是选择了如实回答。

“刚才张会长确实是到二楼来看我了。”

“你为什么去了二楼?”陈浩对于这件凶案相当冷静,转头就开始质问我。

我张了张嘴,本来想说出那个诡异的白衣女子的事,转念一想又觉得现在都出这么大的事了,没必要让这些神神道道的事情混淆视听。于是就略过了这件事,只说是因为晕车脱水,体力不支回到民宿房间里休息了几个小时。

至于脑袋上的伤,我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概是睡得迷迷糊糊的,起来的时候一头撞在门梁上了。

谨慎的陈浩几乎是下意识的对我的话产生了疑问。

“你说你睡醒之后迷迷糊糊的撞门梁上了?”

我点了点头。

陈浩毫不掩饰的冷笑了一下,指着客厅的大门说道。

“客厅的大门至少是2米4的高度,二楼的单间也有2米2,你充其量就是一米七八的身高,你说你睡迷糊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跳起来撞门梁?”

他的这番话无疑是直接拆穿了我的谎言,虽然我的确不是撞在门梁上了,但我其实也不知道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如果非要解释的话,只能把那个诡异的白衣女子说出来。

看着陈浩怀疑的目光,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孤立,犹豫着想要说出撞见那个诡异白衣女子的时候,张兴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桌子旁边,突然摸了摸老刘的尸体,满脸骇然的说道。

“他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或许陈浩并不知道张兴全在害怕什么,只有我能体会到他那切身的恐惧。

因为就在刚才,我和张兴全曾经亲眼看到老刘的尸体在不停的抖动!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