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果然在聚会结束之后,我正要离开,陈浩和杨清雅追出来将我挽留住,看起来他们对于那诡异的怪梦相当的好奇。

两人平日里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驴友,跋山涉水不在话下,眼下还有一个值得终生纪念的结婚纪念日在前头,陈浩和杨清雅就更是想要一份独家的探险经历。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那个先前讲故事的中年人也找上了我,话语之间对于那个噩梦的细节也很好奇。

他一边支支吾吾的说着话,一边用手抹去脸颊上的汗,明明看着很心虚却还是追问着杨秋做噩梦的细节。

我对于这些事本就没什么兴趣,自然是一一婉拒,不过那个中年人似乎是有备而来,特意给了我一张大巴车票,看样子是早就准备着要去北川那边的荒山。

当着他的面,我也不好直接拒绝,只能随手将那张车票收好,转头回到家之后,重新忙于自己生活的琐碎,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如我所愿。

那次驴友聚会之后,我开始频繁的按照杨秋描述的噩梦幻想着其中的细节,甚至于自己也时常做起了类似于的噩梦,连带着我在地摊杂志上写小说的思路也被打断。

抽着红梅烟的老板,看着我交上去的故事稿,连连摇头。

终于生活和工作一团糟的我竟也踏上了那趟旅程,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我留足思想准备的时间,那张大巴车票上的日期足足是聚会的七天之后,正好没有耽误行程。

我坐上了颠簸的大巴车,一路上不常晕车的我也被颠得七荤八素,根本无心看什么风景,到了地方之后只是隐约见着一个破落的乡村车站。

在那个车站里面,驴友聚会上的中年人和陈浩、杨清雅三人早已经等候多时,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上次组织驴友聚会的张兴全会长竟然也在其中。

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人开始了,开始了这一次的荒山探险之行。

坐完了大巴车,我们坐着当地人的摩托车前往了附近的一间民宿,然后就准备开始荒山探险之旅。

说是探险,其实过程相当的枯燥,有道是望山跑死马,一路上都是同样的荒山野岭,刚开始还有些新鲜,新鲜感过去之后就完全是折磨。

再加上,山里没有开发过,山路周围都是各种横生的树枝杂草,时不时还可能遇到毒蛇或者其他的东西冲出来。

我向来是个家里蹲,对于这种高强度的体力消耗根本就吃不消,再加上刚坐一趟长途大巴实在是扛不住,即便是张兴全会长再三鼓励,我还是选择了先回民宿休息。

我们一行人住的民宿是外地人修来打算开发旅游业的,当地人只是偶尔过来并不在这里生活。

民宿的建筑风格也和当地传统的建筑风格不一样,整体就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白墙小楼,因为没有人打扫卫生,里面的家居摆件也相当的陈旧。

如果是平时,我或许会稍微收拾一下房间,但是当时我实在是太过疲惫,根本就没心思收拾房间倒头就睡了起来。

一直到了入夜时分,我才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

因为坐长途大巴车来的时候,一路都在呕吐,我已经有些脱水,勉强睡了一会儿之后就感觉嘴里很干,下意识的想要找点水喝。

迷迷糊糊之间,我起身环顾了一眼房间,发现没有热水壶也没有什么矿泉水之后,起身就打算去楼下大厅看一下。

没想到就在我迷迷糊糊的闲逛的时候,恍惚之间一抬头却发现正对着远山的窗户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那个女子被一头长发遮住了面部,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犹如幽魂一般,只是一个照面就让我脊背发凉,浑身一僵,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多年的诡异小说写作经历没让我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反倒是对于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分外警醒。

我整个人僵在原地没有出声打扰,自以为是没有不敬的举动,偏偏那玻璃窗里倒映着的白衣女子却开始靠近我。

极度紧张之下,我几乎就要转身之际,突然感觉身上一凉!

“她的手碰到我了?”

我先是一惊,随即几乎是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然而还没等我鼓起勇气,身后的白衣女子竟然声若游丝般的说道。

“……救救我~”

听到这话,我紧绷的神经一瞬间崩断,以至于本该僵在原地的自己竟然还能扭头想着跑出房间去。

或许是一瞬间爆发出的求生本能,那一刻我跑得格外的快,快到我差点直接从二楼的房间门口一头就冲出阳台,直接摔下去。

只不过即便没有摔下二楼去,我还是一头就撞在了门梁上,整个脑子瞬间一沉,直接就眼前一黑,眼看着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模糊之间似乎又看了那个模糊的白衣女子身影飘到了我的面前。

幸运的是当场昏迷似乎是让我逃过了一劫,又或者是当时正好张兴全会长带着陈浩等人回来了,正好替我解了围。

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张会长正在帮我处理额头上的伤。

我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张会长却一本正经的制止了我。

“别动。”

我仰面躺着不知道周围的状况,只能看见房间里的吊灯便随口问道。

“其他人回来了吗?”

“都在楼下。”

张会长的话很少,但是言语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威严,让人不由得信服,心里也格外的踏实。

或许是见我头上的伤有些严重,张会长便问了一句。

“你脑袋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

我本想说出那个白衣女子的事情,转念一想又感觉这件事太过诡异,具体是什么情况还很难说,索性就只是说睡迷糊了,记不得是怎么受了伤。

张会长听到我这一番说辞,脸色明显柔和了一些,可能是觉得我睡个觉都能摔成这样,有些傻气。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咣当”一声!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