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异闻手札》小说章节目录杨秋,陈杨秋全文免费试读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一阵寒风吹过,吹得本就没关严实的窗户发出“呜呜”的响声。

我先是感觉心跳都停了半拍似的,转念一想又干笑了两声,刻意装作轻松的口吻玩笑道。

“呵,还挺有意思的。”

或许是因为我的干笑声太过勉强,杨秋便没有继续讲他的那个梦,转而提起了他曾经参加过的一个驴友互助会。

“下周你要是有空的话,替我去参加一下我们的驴友聚会,顺便帮我请个假。”

杨秋所说的请假并不是多么正式的事情。

毕竟驴友互助会也是一个比较松散的小团体,只不过杨秋因为这个古怪的梦,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接连错过了好几次聚会,他自己也相当的不好意思。

随后他将聚会的时间、地点都告诉了我。

我当时也有些神经兮兮的,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下来,等到几天之后,我竟然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正是一个自称驴友互助会的人邀请我去参加聚会。

在这之后,我一再踌躇,最后还是去了那个驴友聚会。

那是在一家平价消费的川菜馆,他们包下了一个大的包厢,当天来了十几个人,将包厢里面的大圆桌都坐得满满当当。

我是代替杨秋过来的,自然是谁也不认识,反倒是其他人像是经常结伴爬山探险的人,彼此都聊得很熟络。

聚会开始之前,我谨记杨秋的叮嘱,没有说他是被一个怪梦吓坏了,只说杨秋最近忙着写论文,以后的驴友探险可能就不常来了。

我本以为他们应该会对杨秋的近况十分关心,没想到他们倒是对我十分感兴趣,尤其是互助会的张兴全会长更是很热心的邀请我加入这个社团。

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对这种需要跋山涉水,熬更守夜的活动少有兴趣,只是讪笑着拒绝了。

或许是因为看出我这个人太过腼腆,再加上也不是一路人,所以驴友们也就放弃了拉我入会的心思,转而各自聊起了近况。

其中有一对小情侣,男的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高高瘦瘦,看起来文质彬彬,听说是学校的语文老师叫陈浩。

女的矮矮胖胖,聚会那天穿着一袭浅绿色的长裙,看起来模样也不错,是某连锁药房的售货员,叫杨清雅。

他们两个人正好就是在这个驴友互助会认识的。

或许是因为一起野外探险的经历,加深了彼此的认识,短短小半年时间,两个人从陌生人变成了一对情侣,现在已经决定要结婚了。

吃饭的时候,陈浩微笑着说道。

“市区周围的地方,我和清雅都去过了。这次我想在结婚之前带清雅去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最好是人少一点,没开发过的地方。你们知道这样的地方吗?”

“这年头没开发的地方倒还真没多少。”一个李姓驴友感叹一句。

正当陈浩以为没人推荐的时候,那李姓驴友突然在话锋一转,说道。

“北川县城那边靠近藏西的地方去过没有?那一片是实实在在的无人区,没几个人去过。”

张兴全会长插了一句道,“北川县?那一片可有点难走,山高一点的地方就容易高反。”

“没事儿,我和清雅也算是老驴头了,就是要那种原生态的地方才好,我想要一场只属于我和清雅的独家记忆。”

陈浩这一番爱情宣言一出,众人顿时就开始起哄起来,一时都忘了那无名山区的凶险。

还是一个中年人冷不防的开口说道。

“我看你们还是别去了,小心跟东子一样,去了那些地方回来就做噩梦发癔症,一个月不到就瘦成皮包骨头,连个人样子都没了。”

这话一说,本来还热闹的气氛顿时就冷清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唯独我心里“咯噔”一跳,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噩梦?”

那个中年人显然是没想到我竟然会问他梦的内容,所性他去看过自己的好友东子,所以也听他聊过那个梦。

众人此时正好都安静了下来,十几双眼睛看向了那个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并不是亲历者,但或许是因为东子一遍一遍的唠叨,所以他连那个梦的所有细节都知道得相当的清楚。

随着他的缓缓讲述,我的额头上渐渐冒起了冷汗,因为他讲的梦基本上跟杨秋所讲一模一样!

同样的乡村土路,同样的老式电线杆路灯。

同样的老旧楼房,同样的奇怪木门。

甚至连梦中出现的人物都一模一样,一个身材很好的女子,手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

在跟男孩儿并肩进门之后,那女子回过脸来,伸手关门。

其他人刚开始听得还颇为认真,到了最后就觉得有些无聊,渐渐开始磕起了瓜子或是拿起筷子开始吃菜,顺便听着中年人越发低沉的讲述。

唯有我,看着中年人的讲述,一边回想着杨秋惨白的脸色,心里暗暗有些发毛。

直到中年人讲到那女人回过脸来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发现周围的人都在闲聊,他便没再往下继续讲述。

我犹豫了一下,本来打算开口说点什么,没想到杨清雅倒听得入了神,忍不住追问:“那女人回过脸来之后又怎么了?”

反倒是我终于忍不住,下意识的接了一句道。

“……那个女人没有眼睛。”

这话一出,包厢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诡异了起来。这些驴友们平时都是出入荒山野岭寻找刺激,对于这种怪异奇谈自然是本来有好奇,同时也有人害怕。

当然,这其中最为错愕的人还是那个讲述朋友故事的中年人,他的脸色几乎是一瞬间就变得煞白,战战兢兢的看着我,颤声道。

“你……怎么知道?”

他惊恐的表现让众人的眼光又都聚集在我的脸上。

对于一个天然的社恐患者而言,这一刻的确是有些煎熬,只不过我还是保有着一点对杨秋的哥们情谊没有将他的糗事说出来。

众人见我不说话,一时也不好追问,最后还是张兴全会长打了个哈哈,顺势将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只有我知道,这件事既然翻出来了就没这么容易敷衍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微甜的南瓜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9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