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至尊传》小说章节目录陆生,鲍爷爷全文免费试读

自从大叔走后,春分时节,临近清明,这雨倒是没停过。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最先发现村里异常的除了总感觉到阴冷气息的陆生,还有心细如发的二丫。

最近村子里的鸡鸭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一到半夜,院子里的黑狗,总是叫唤个不停。

大人们没在意,只是以为开春了,山里的黄鼠狼什么的下山来村子里偷鸡摸狗,到时候把自家的竹栏修的结实些,就没事了。

可是二丫还是感觉不对。

陆生和王大白日里要上村里的学堂,二丫就只能在家里的面摊帮忙,然后跟着阿娘学些女红之类的。听着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大道理。

还是陆生的娘亲好,总是说让自己多读书,多见见世面。

这不,读起书来至少肯定比半吊子的王大要聪慧许多的二丫,发现了村子里不同寻常的事情。

二丫从小就和陆生和王大混在一起,自己也是不省油的性子,有时候大半夜的睡不着觉,就喜欢坐在院子里发呆,顺便看看家里养的小黑狗和小鸡仔。

有一晚,二丫趁着父母和姊妹们睡着了,自己便来到家中的院子独坐。

小小年纪的女儿家,总是比同岁的男孩子要早熟,总有些心事要自己消化。

一开始都好好的,就是到了深夜,连二丫都有些困了,二丫正抱着怀中的小黑犬诉说心事。

突然,乌云遮蔽了明月,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怀中的小黑犬开始不安,身上的黑毛竖起,露出犬牙,拼命嗅着空气中那一抹阴冷的气息。

二丫不明所以,刚刚还好端端的小黑,怎么这一下子变得这般狂躁。

“汪!汪汪汪!!”

小黑犬开始狂吠,挣脱了二丫温暖的怀抱,对着某个漆黑一片的地方嘶吼起来,显得十分激动。

有脚步声,像是一个成年男子,步子有些缓慢。二丫也开始警觉起来,悄悄地躲在院子里的暗处,向着脚步声的方向看去。

心里想着,莫不是大半夜的,村子里进了贼,自己要不要去把阿爹叫起来。

时间推移,那缓慢的脚步声,离得近了。

来到了街角点灯的光亮处,毫无血色的脸,面无表情的走着,鼻翼抽动着,嗅着空气中鲜活气血的味道。正是平日里混着狗壮厮混的那个小弟。

大半夜的不睡觉,乱走什么?

二丫有点疑惑,但知道这家伙一向不是什么好东西,二丫不动声色抄起院子里的一根擀面杖防身。

小黑犬还在狂吠,但家里人白天开面摊有些劳累了,现在睡得死死的。

那小弟似乎注意到了二丫家院子里,存在着鲜活的气血,有些挪不动脚步了,朝着院子里看来,但似乎有些忌惮这龇牙咧嘴的小黑犬,不敢靠近。

“吼……”那人发出一声轻微的的嘶吼声,眼睛是瘆人的猩红色,朝着咆哮的小黑犬。而后又迈起步子,向着远处的黑暗走去了。

待那人走远了,二丫有些吓得不轻。

二丫心中有点怕,抱着擀面杖就回了自己的屋头,吓得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连脑袋都不放过。

就这么过了一夜,二丫刚一起床,便听阿娘说,不远处隔壁家的家禽都被咬死了,连血液都被吸干,定是咱们村进了什么黄鼠狼之类的野兽,要让孩子他爹把家里的围栏加固,不留缝隙,以免自家养的小鸡仔有个损失。

二丫心里发颤,自己昨晚碰见的那家伙难道真的不是人吗?哪家的家禽被咬死,一定和那家伙脱不了干系。

又是几日,一到晚上,二丫便锁紧房门,在床上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怀中抱着擀面杖,门口拴着小黑犬,戒备森严。

还是放心不下,但又不敢跟阿爹阿娘说。只好把自己那晚的见闻,告诉给自己的小伙伴,陆生和王大。

“哈哈哈哈,徐翠翠,你该不会是大晚上做噩梦了吧,还说的这么绘声绘色,哈哈哈,你可吓不到我。”

“呸!臭王虎,就你这木鱼脑袋,你懂个屁!”

少年时候的男女总是水火不容,陆生对二丫和王大的日常拌嘴也没办法。

自从大叔走了以后,陆生还沉浸在离别的感伤之中,对身边的事物有些漠不关心,提不起兴趣来。

只不过这些年来,陪在大叔身边,所谓的鬼神之说,陆生也是知道是确有其事。听到了二丫说的话,自己也默默地留了个心眼。

原创文章,作者:倪三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8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