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至尊传》小说章节目录陆生,鲍爷爷全文免费试读

春雨绵绵,已经下了多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但多日来都不见得天气晴朗,难免使人心生郁闷。

寻常人家会这么想,但苏三并不如此。

繁华的人类城池,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店家叫卖着,寻花问柳的酒坊,姑娘们初春就换上了轻纱薄裙,秀舞罗织,画着时下最流行的妆面,吸引着夜不归家的男人。

酒坊二楼,身边春色环绕的苏三,倒是有阵子没回山上宗门了,也不知道师傅和小师妹有没有想自己。

但自己好不容易下山历练,自然是得在这红尘之中,声色犬马,好好的享受一番。苏三惬意的呷了一口女儿红,楼台烟雨,芙蓉帐深,好不自在。

正当苏三诗情画意,享受美好生活的时候,酒坊的楼下却传出一阵嘈杂。

“哎哎哎,姑娘留步,本酒坊恕不接待女客。”

“滚开!”来者身着一袭红衣,娥眉微挑,一双乌黑的凤眼,目光犀利。

“啪。”来客一抬手,拦门的便被掀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

苏三好奇的向楼下望去,表示很慌,确切的说是慌的一批。

苏三驱散身边围绕的春色,思考脱身的路线。跳窗可行,下面就是小河道,自己只要翻身跳下去,那人就捉不住自己。

说干就干,可是苏三的脑袋刚伸出窗外,就被一股汹涌的气场推了回来。

该死的,这娘们居然还设置了结界,而且只对修行者有效。

倒是忘了这娘们精通阵法,自己要是强行破阵,岂不是自投罗网。

眼看跑路无望,苏三开始收敛气息,隐藏在众人之间,以求躲过一劫。

噔噔蹬蹬,高挑且气质彪悍的红衣女子直接上了二楼,姣好的面容,照的喝醉酒的客人眼前一亮。有几个男子举着酒杯围了上去,想要共饮一杯,花前月下。

酒坊最偏僻的角落,苏三掩面叹息,这几个不怕死的自求多福,只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比他们下场还惨。

果不其然,二楼爆发了更大的骚乱,几个男子横飞出去,红衣女子暴怒。

“狗苏三,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这座城的腌臜之地都拆了!”

红衣女子皱起眉头,看着赶来救援的酒坊打手,心中更是怒火中烧,暗自运气,身上隐隐有火焰燃起,下一刻就要炸裂,焚烧了这酒坊。

“我嘞个去,夏溪卿,你当真想杀凡俗不成!”

苏三怂了,为了避免酿成灾祸,自己主动现身,一人做事一人当,就让自己一人承接这疯女人的怒火。

只见苏三,一把铜钱洒落,这酒坊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失去了动静。

只余下前来兴师问罪的红衣女子和苏三自己能动弹。自己这可是救人性命,舍生取义。

“哟,这第七峰的三师兄可算是出来了,让我可好找呀!”夏溪卿皮笑肉不笑,身上的气焰不减反增,几乎就要现出实质,烧死苏三。

“嘿嘿,夏师姐说笑了,你们第一峰仙才济济,夏师姐修为高深,神威盖世,我哪里敢让夏师姐好找,只是肚子饿了,找个地方补充体力,接下来定然勤于修炼,好生历练。”

铁证如山,事实面前,任何狡辩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苏三自然是明白,但好男不跟女斗,认怂就对了。

“哦,是吗?三师兄这般修为还需要裹腹?这倒也罢,那我且问你,宗门的传信玉简你可曾看?最新的任务已经发布,那青阳郡内,群山之中这些年来多次灵气暴动,最近更是爆发出来惊天的气息,那附近还有村落,这扬州府内,离得近的下山历练的,只有你我,自然是要前去一探究竟。”

夏溪卿受了苏三的吹捧,很是受用,自己这第一峰可不是第七峰能比到的。

自己和这苏三一批下山历练,以求精进境界,怎料自己在荒郊野外,与妖兽争斗,与邪魔厮杀,斩妖除魔之际。

这苏三还在寻花问柳,不思进取,简直辱没了宗门的名声。

“哎呦,原来是这事,我说呐,我正准备动身,夏师姐你就来了,那咱这就走。姑奶奶你解了阵法,收了神通,咱们立即启程。”

苏三表情谄媚,将自身姿态放得极低。

“哼!”见苏三还算明白事理,分得清轻重缓急,夏溪卿脸色稍缓。右手掐诀,赤焰一闪,酒坊外面的结界就被解除。

“夏师姐圣明。”

苏三也大手一挥,召回了洒落的铜钱。二人移步,瞬息就来到了城外。

“嗡~”

酒坊内众人又恢复了行动,二楼依旧喧嚣,宾客依旧饮酒取乐,姑娘们歌舞升平,一切如常。

只是赶来支援的打手,寻不见了这闹事的红衣女子,还有跑了一个没结账,吃白食喝白酒的潇洒青年。

这荒郊野外,乌云蔽月,孤男寡女,形影相吊。

出了城池,夏溪卿不屑言语白掰扯,立刻祭出法器,浑身上下,赤炎缭绕。苏三倒也不磨蹭,也立刻祭出飞行法器,开始朝着宗门玉简标记的地点赶起路来。

“我嘞个去,夏师姐的境界又有所精进呀,催动起这赤练扇来,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会就飞了百余里。着实厉害呀!”

苏三一边跟着,一边溜须拍马,不停地吹捧夏溪卿。

“哼!”夏溪卿鄙夷,扭头望去,这厮驾驭着一枚大铜钱,嘴上说自己跟不上了,但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紧紧的跟着,尽管自己有意提速,但仍是拉不开距离。

夏溪卿在宗门内就听说,他们第七峰不仅人丁稀薄,而且一个个还不思进取,整日里就干一些寻常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

尤其是第七峰的三师兄,苏三蕴养了七枚本命铜钱,看起来倒像是个术师,可以卜算凶吉,还可御物伏魔。

但偏偏这苏三视财如命,用他这套,在宗门内开赌赚钱,用这招他不知赚取了多少同门的血汗灵石,丹药法器,听说还把同门的裤子都给输没了。

简直堪称是宗内一朵奇葩。

“我辈道修,自是除魔卫道,专心修炼,像你这么爱财如命的倒还真是少见,小心哪天在宗门内和人开赌,也输掉了自己的裤子。”

夏溪卿看着身后这张谄媚的,嬉皮笑脸的面庞。虽然是没了脾气,但也忍不住开口,毕竟这苏三的奇葩,自己有所耳闻,但在宗门内却是交集不多。当然,自己的名号,这厮肯定是熟知。

“我嘞个去,第一峰的大高手,夏师姐还知道我爱惜钱财,其实不止金钱俗物,什么法宝灵丹,坐骑功法等等,我照单全收,是来者不拒,要多少收多少。鄙人不才,还在宗门内做些小买卖,夏师姐要是有兴趣,找我优惠多多……”

顺着夏溪卿的话头,苏三是来了精神,口若悬河,嘴上说个没完,开始介绍起来自己的业务范围。

崇山峻岭,高空之上,一团流火和一个金灿灿的光亮疾驰。

这男子是喋喋不休,女子是越听越不耐烦,法器赤练扇的火光都越发炽烈,蒸发着雨水,发出噼里啪啦的炸裂之音。

“够了!”赤焰升腾,夏溪卿脾气火爆,加上修行的是火系功法,听得苏三啰里啰嗦的,哪里忍得住。

但毕竟是修为差不多的同门,彼此还都是各峰峰主的亲传内门弟子,自己也不好将其狠揍一顿,扔在荒野。

“你说你能掐会算,不如就此闭嘴,省下气力,算算此行之凶吉。”

“我嘞个去,夏师姐说的是,我这就来算算。”

只见苏三从袖口掏出三枚铜钱,而后在这高空之上,一边飞行,一边开始双手空心握住铜钱,起卦,与此同时口中含糊不清,神神叨叨的,但看起来还像是那么回事。

“我嘞个去!”不一会,卦象得出。

“啧啧啧,是山地剥!”

“何解?”夏溪卿看得好奇,出言发问。

“高山耸立大地,雨打风吹,必然剥落,此卦阴盛阳衰,小人得志。怕是此行凶险,夏师姐得小心才是啊。”

死算卦的苏三开始危言耸听。

“哦,那我倒是来了兴趣,不要太平淡无奇就好。”

“嘿嘿,夏师姐威武霸气,吾辈楷模。夏师姐不必担忧,我观此卦还有变数,如今天意难测,事在人为。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附。”

苏三开始咬文嚼字,摇头晃脑的解释。

越是离得近了,这雨越是磅礴。群山低伏,到了一山清水秀之地,灵气充沛,隐约看到村落。

二人临近,但见村落外围满目疮痍,天空之上阴气盘旋,压抑沉闷。

苏三心生不妙,降低铜钱法器的高度,探头望向下方村落之中,

“我嘞个去!!!”苏三一声惊呼,天地间大雨滂沱。

原创文章,作者:倪三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8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