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在殿下心头》小说章节目录靖国公,夏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宠在殿下心头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壹公子

简介:白晚是开国大将靖国公的嫡女,亦是闻名昌朝的媚杀杀手,却在一次次暗害下失去所有。她被心爱的师兄囚禁,记忆错乱之下将对师兄的爱转移到心怀不轨的他身上,权倾朝野的他手段狠厉,可面对她时心却乱的彻底。“晚晚,我愿帮你夺回一切,可你愿不愿意将自己给我?”“晚晚,或许从一开始我们便错了,可我又怕一切皆是对的。”她若春日暖阳侵他身心,他只需看她一眼便失了魂魄,这终归只有一个缘由,那便是他爱她。

角色:靖国公,夏日

《宠在殿下心头》小说章节目录靖国公,夏日全文免费试读

《宠在殿下心头》第0章 楔子免费阅读

“花朝花暮色相似,人去人归两两异。”

白晚看着窗外零零散散飘落的樱花花瓣,瞧着旁边开的甚好的红花不由记起许多往事,更惹得自己失神。

身后的侍女将厚厚的披风披在她肩上,瞧着白晚忧心:“眼看着太阳就要落下了,哪怕是夏日里也要多注意些,姑娘若是着了凉,幕公子会心疼的。”

白晚望着窗外落花,眼睛越发空洞:“他也会有心疼的时候。”

这里是幕择的山宅,里面有着幕择为白晚亲手种下的樱花树,有着夜色下璀璨的点点繁星。

只可惜这样好的地方不是让她安稳住着的,而是用来将满腔执念的她囚禁。

院里通红的花总是让白晚想起收留了她十余年的杀手组织,无相楼。

十余年前的她曾是开国大将靖国公的女儿,可这样靖国公一个可以名传千古的人却被诬陷以致灭门。靖国公府被灭的那一日,是无相楼的楼主将白晚凑巧救下,并将一心复仇的她安置在无相楼成为杀手。

自此,无相楼的楼主成了她的师父,也成了她玩闹着作老头的人。

无相楼是她成长的地方,哪怕白晚在里面受尽无数折磨才学得一身本领,她却将那里当做家,可她这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第二个家却被她爱慕的幕择亲手毁掉。

幕择作为白晚的师兄同样被师父收留了十余年,她唤着他幕哥哥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她不明白幕择是因为什么才会狠下心来,带着士兵将无相楼用灼灼红火烧尽,让疼她爱她的师父承了万箭穿心之痛而死。

无相楼被烧尽的那夜,原本应同师父一起去了的白晚,被幕择强行带到这个花开满地的死狱。

刚被囚禁在山宅时,白晚发了疯的想要出去,哪怕只能去见一见师父的尸骨。可被喂了软骨散的她踏不出山宅一步,便只得日日用手去剜山宅的石墙,她那时十指鲜血直流,将花园的墙壁染红了半面。

终于将白晚阻止的幕择已用鲜花将那处墙壁遮掩,如今白晚的手指不像从前那般痛了,可每当她想到师父万箭穿心而死,无相楼中陪了她十年的挚友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时,心中的痛楚清晰的同从前不减分毫。

白晚总觉得那夜最该死在无相楼灼灼红火中的人是她,明明她才是无相楼中夺了人命最多的杀手,受世人唾骂的女魔头。

曾经的白晚总觉得幕择的眼眸深邃好看,每当她一眼看过去便会深深沦陷,那时因为师父的缘故她不敢怎么去看幕择,便总在每个夜晚借着一身的极好的轻功跳入他房中。

幕择清醒时她便会缠着他讲故事,入梦时她便借着窗外的暖暖月光,细细瞧着幕择生得如画的眉眼,伴着柔柔清风趴在他床头入眠。

如今的白晚随时可以见到她的幕择,却每每在看到幕择曾让她着迷的眉眼时觉得寒凉。

最近幕择总是会在夜里来看她,幕择喜欢穿着一身玄衣,若不是上面有着金丝银线,身影便要与黑夜相融。

幕择时常攥着她的肩膀,用那双让白晚心寒的眸子满含深情的盯着她,用深沉的嗓音同她讲话。

“晚晚,你还不知道吗,如今师父不会再来管我们了,你不是说过吗,你想放下无相楼的一切同我去看万里山河,你想看西北的大漠,想看草原的雄鹰。”

“晚晚,我是你的幕哥哥啊,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娶你。”

“晚晚,我爱你,你将会是我的命。”

白晚也总是用快要冻住夏日的双眸去看幕择,将他狠狠推在地上:“幕择,你忘了吗,师父说过万里的河山他会陪我去看,我不需要你。”

几乎每个夜晚,白晚都会在幕择黯然离去的背影后落下清泪,然后用广袖拂去。

昌朝人人都说无相楼有一媚杀的好手,妖媚的容颜让世上所有男人见了都觉得白活。

白晚看惯了男人对她露出贪婪的笑容,她知道,世上不会有什么男人把女人当做命。

可幕择却是她的命。

幕择开始准备白晚同他的婚礼,夜色里的白晚看着屋外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想起不知多久前,她同幕择说自己喜欢红色,她杀人时喜欢身着红衣,大婚的时候也定要满堂皆红。

这些话她是故意说给幕择听的,因为白晚想要的是有幕择的婚礼。如今大红灯笼如她所想般恍恍惚惚照着,却让她心生厌烦。

东西是她想要的,人亦是,只可惜,有些事情不一样了。

这些天幕择总是派人送来各种各样的糖人,都是按白晚喜欢的模样制的,白晚把糖人统统扔在池塘里,不知水中的锦鲤觉不觉得这糖甜蜜。

近日里白晚的指尖有些泛痛,她知道她不会同幕择成婚,她想要与师父在一起,哪怕是在地府。

大抵无相楼的杀手只配在地府。

院子里的灯笼通红的烧着,明日便是白晚同幕择大婚。

幕择生得好看,穿着玄袍的样子总是养目的,白晚想,幕择穿着大红喜袍的样子也定是好看。

只可惜,她看不到了。

白晚摸索出她藏了许些时候的药丸,这是小时候师父给她的,那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头说,这药丸无相楼的杀手每人一颗,若是夺命失败便是了却痛苦的良药。

药丸白晚放了十年没能用上,不知道会不会失了毒性。但老头的毒是江湖上顶厉害的,当年她初入无相楼时,老头将她关在满是毒物的石室里,里面的毒物爬满全身却分毫要不了她的性命。

她抬头透过窗户的那点缝隙,看着黑夜中被云层遮了半分的明月,苍白的嘴唇扬起,衬的这夜色生动:“幕择,你曾是我的此生唯一,只可惜我不能再爱你,幕择,眼看夏花灼灼明月姣姣,你也不要辜负这只来一次的人间,美人美酒美景,你总要将我忘了才能赏的透彻。”

白晚用发痛的指尖捏着药丸吞下,不知是毒性的作用还是真切存在的,她在寒夜里隔着窗纸恍惚看到外面有灼灼大火燃起,烧的比当初无相楼的还要红。

白晚跌跌撞撞走出房间,感受到红火烧的炙热。

她不争气的担心起了幕择,心急之下在走廊的拐角撞入一个冰冷的怀中。

白晚抬头,映入眼帘的是男人一双漫不经心的桃花明眸。

这番容颜世间无二,哪怕眼前模糊她也认得:“明王。”

她不懂他为何会在这里。

红火之下,男人环着白晚的腰将她狠狠揽入怀中,他高高站在那里笑的面若春色,却像是在蔑视世间一切。

“找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壹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8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