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大佬的替嫁娇妻A炸全球了!》小说章节目录沈衍全文免费试读

时若烟想从温殊晏的怀里挣脱出来,但他手臂的力气太大。

她的挣扎非但逃不了,还让两人衣襟摩擦,平添几分耐人寻味的气氛。

时若烟耳垂被灼热的呼吸烫的红红的,那抹红晕一直烧到她的俏容。

以至于她的嗓音都蒙上了几丝羞愤和恼意:“闻也闻了,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温殊晏嗓音低低,温柔中裹着让人无法置喙的凉意:“回答我的问题。”

时若烟侧开脸,美眸轻垂,“这是沈箐箐送我的礼物,我自当收好,给她个回礼。”

温殊晏侧目,看了她几秒,松开她道:“倒是个不肯吃亏的。”

时若烟悄无声息的跟温殊晏拉开距离,转头看向窗外没有接话。

赵悦很会算时间,他们抵达沈宅正好距离毒发不过几分钟。

这期间,温殊晏的手机响了好几次,他没接,好像并不想让时若烟窥探他的秘密。

车辆停稳,时若烟下车冲温殊晏微微一笑:“温少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能回去。”

温殊晏目光灼灼:“悠着点,你很贵。”

时若烟:“……”

他可真会用词。

和预想中的一样,从进大门到正厅。

一路上的佣人虽然都唤她一句大小姐,但眼神却充满了鄙夷和厌恶。

好像她是什么见不得光的臭虫,让人避而远之。

正厅里,沈箐箐正等着时若烟,见她进来,眉目含笑,一副亲切模样。

“姐姐回来了,爸妈有事出去了,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礼物。”

时若烟跟着沈箐箐上楼进了她的公主房。

进门后,沈箐箐给时若烟斟了一杯茶:“这是父亲从夙城专门带回来的茶叶,尝尝?”

时若烟接过茶,低头闻了闻:“很香,但给我浪费了,我不配。”

沈箐箐见时若烟把茶又回来,低头接过来抿了一口,嗓音慢慢冷下来:“你也知道你不配。”

话落,她猛地将杯子摔向地面。

啪!上好的陶瓷杯子霎时四分五裂。

沈箐箐俯身,捡起一个锋锐的碎片,抬眸时终于卸下了伪装已久的面具。

没有时若烟出嫁时的亲切和温婉,甚至没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善良。

有的,是毫不遮掩的狰狞盛怒,是如她母亲一样的尖酸刻薄。

“时若烟,染指温良辰,你就没想过后果么?”

时若烟微微颔首俯视着她,云淡风轻:“你想怎么招。”

沈箐箐捏着碎片的手收紧,咬了咬牙,冷笑:“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么?再过几分钟,你的皮肤就会开始红肿。”

说着,沈箐箐走近时若烟,弯起了鬼厉般的眸子:“红疹会从你的胸口慢慢遍布你的全身,包括你引以为傲的脸,想知道最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么?你可以幻想一下。”

时若烟猛地一怔,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就因为温良辰那个烂人,你给我下毒?”

沈箐箐很满意时若烟害怕的表情,笑意浓烈中卷着怒意:“他是不是烂人也配你说?”

“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爸爸仁慈留下来的一条狗!做狗就要听话,你连这点都不懂?”

时若烟朝后踉跄一步,连忙扯开领子去检查自己的胸口。

沈箐箐将手上的陶瓷碎片递给她:“两个选择,一,自己在脸上划两道,我给你解药,二,全身溃烂以后我带你去就医,不过那个时候,别说脸,你白皙的身子也会满是疤痕。”

时若烟凉凉道:“这不是两个选择,是一个。”

“确实,不过……这是你咎由自取!感恩吧,我还愿意留你一条狗……嗯……”沈箐箐狠话还没说完,突然闷哼一声,停住了动作。

不知为何,她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就好像一把锋锐的刀子狠狠将她的腹部贯穿。

全身的力气在这瞬间被抽走,沈箐箐疼的白了脸,捂着肚子噗通一声跪在了时若烟身前,脑门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滚下来。

时若烟慢条斯理的整理着领口,俯视着她,故作担忧的问:“好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沈箐箐疼的连呼吸都费劲,根本说不出来话,也顾不上其他,强忍着想去摸床上的手机。

她的手还没有抬起来,就被时若烟踩住了。

“啊!时……若烟,你……”沈箐箐呼吸紊乱,表情扭曲的看向时若烟。

那通红的眼睛里,满满的屈辱和杀意。

时若烟俯身,凝视着她:“嗯?”

“把……把手机……给我,我……疼,我要是……出了事,爸不会……不会放过你!”沈箐箐跪都要跪不住了,从牙缝里将话挤出来。

时若烟轻嗤,脚下用力:“还有力气威胁我呢?”

沈箐箐手指被时若烟在脚下碾压,再加上腹痛,她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在她要晕厥之际,时若烟手掌覆上她的脑后,揪住她的头发,让她仰起头看向了自己。

“沈箐箐,这句话我只说一次,你记住。”时若烟清冷的眸锁着她,淡淡道:“跟我斗,你实在不够看,安分点,不作不死。”

沈箐箐从未有过这般屈辱,气得颤抖。

可奈何,别说反击,她连嘴都没有来得及张就两眼一翻疼晕了过去。

对于瘫在地上的那堆五花肉,时若烟懒得掀起眼皮再看一眼。

她捞起洗漱台上的纸巾擦了擦被弄脏的手,扬长而去。

……

一个小时后,沈家。

沈衍一进门,就差点跟急匆匆要出门的白望舒和沈箐箐撞了个满怀。

沈箐箐看到沈衍,扑到他怀里就委屈的哭起来:“爸,呜呜呜呜……你终于回来了,我要去杀了时若烟那个贱人!”

白望舒也气得哆嗦,咬牙切齿道:“老沈,我这就把时若烟提回来!”

沈衍看到手上缠着纱布,虚弱到站不稳的沈箐箐心疼的不行。

他咬着牙,沉着眸没有应声。

片刻后,他深深吸了口气,把手上的档案袋递给了白望舒:“去之前,先看看这个。”

白望舒不知道有什么事能比沈箐箐遭这种罪更重要,但等她打开档案袋时,眼神一点一点的黯淡下来。

怎么会这样!

原创文章,作者:极致温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81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