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吸血鬼赖上玄学大佬后爽翻天》小说章节目录林云青,云青全文免费试读

战逸和福伯点头如捣蒜。

福伯抹泪道:“少爷这两个月发病尤其频繁,老夫人找了青云大师一年也没有音信,凤小姐又在国外,少夫人是目前唯一能让少爷平息下来的人。”

“少夫人,求您救救少爷。”

林云青听到青云大师四个字,眉眼动了下,平静的问:“你们希望我怎么救?”

战逸和福伯对视一眼。

少夫人这话问的有些狂啊,好像她还有不同的救法,救少爷如同拔跟葱似的?

战逸:“少夫人能让少爷情绪安稳,我们想求少夫人在找到青云大师前,或者凤小姐回国前,能一直陪在少爷身边,这样少爷发病时能随时安抚少爷的情绪。”

林云青点头,懂了,就是让她跟在战擎风身边,随时让他吸。

“做不到。”

“少夫人!”战逸和福伯异口同声的哀求,“您想要什么,什么条件都可以提。”

林云青握着勺子的手微顿,“什么条件都可以?”

战逸和福伯点头。

林云青纤细的手指轻轻慵懒的敲击着桌面,\”那就……\”

这时,楼上却突然传出狂烈的怒吼声,“丑女人死到哪里去了?”

暴烈吼声几乎掀翻了整栋宅子。

林云青看向福伯和战逸。

两个人连忙起身,噌一下消失在了餐厅里,速度快的仿佛身后有战斗机在追。

林云青:“……”

福伯圆圆的脑袋从餐厅门口露出来,他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看过来,“少夫人,拜托你了,帮帮少爷。”

话音一落,圆脑袋嗖的一声不见了。

开玩笑,少爷一发病,方圆十里,没有活物,呃….除了少夫人。

林云青耸耸肩,慢条斯理的吃起了碗里的小馄饨,丝毫不受楼上的狂吼影响。

战擎风重重的踩着楼梯,裹挟着凛冽的寒意而来,站到了她对面,“丑女人,是谁给你的胆量,让你再一次用针扎昏我?”

林云青将一颗馄饨放入口中,满足的叹了口气。

战家的厨师技术真的很不错,小小一碗馄饨,味道鲜美可口,让人吃的欲罢不能。

对面的战擎风见她旁若无人的吃饭,根本不理会他,阴沉着脸一把将馄饨端过来,“丑女人,我在和你说话。”

“林云青。”

战擎风一愣,“什么?”

林云青抬起头来,小鹿般晶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我的名字。”

战擎风冷哼:“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没区别。”

对他来说,林云青叫什么都是丑女人。

林云青放下勺子,呵呵:“狗男人,你三番两次对一个丑女人动嘴,很难让人不怀疑你的审美。”

战擎风捏着碗的手青筋暴露,“你再说一遍!”

偏不说,林云青耸肩,“把馄饨还给我,你要是想吃,可以让厨师另外给你做。”

“你不会是看上我的剩饭了吧?”

战擎风狭眸中的风暴越凝越重,这女人说话,三句就能将人气死。

“谁要吃你吃剩的?”

林云青松了口气,探身一把夺过战擎风手上的馄饨,一只手护在碗上,满脸警戒的看过来,“你真的不吃?”

战擎风咬牙,“我,不,吃。”

林云青露出欢喜的笑容,仿佛确认了他不会抢那碗馄饨,对她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事。

她一只手护着碗,另外一只手夹着馄饨,飞快的吃着,一边吃还一边警戒的盯着他,俨然一副护食的小松鼠一般。

战擎风脸更黑了。

一碗馄饨下肚,林云青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身上也有了力气。

她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心情愉悦的问:“你刚才问我什么?”

战擎风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盯着一个女人的吃相发呆,他眉头微皱,眸中隐隐有猩红之意散出,“谁给你的胆子,让你…..”

“对了,”林云青倏然坐直了身子打断他,“福伯和战逸来求我,说让我救救你,你需要吗?”

战擎风:“…….”

他狭眸微眯,如王者般睥睨过来,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厌烦,“我说过了,我不喝人血,尤其是你这个丑女人的血。”

林云青小脸一绷,“你才是丑男,你全家都是丑男。”

战擎风双手撑在桌子上,半个身子俯下来,眸光落在她的脸上,呵了一声,“女人,如果我是丑男,只能说明你的审美有问题。”

“也是,你长成这样,审美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林云青:“……”

这男人嘴巴好毒。

她冷笑着起身,“看来你并不需要我救。”

战擎风咬牙,“我绝对不会用你的血。”

…….

夜里,林云青睡的正熟,突然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她瞬间就醒了,黑暗中看到一个黑影压住了自己,泛着猩红的眸子,剧烈的呼吸声…..。

是战擎风那个狗男人。

林云青本能去摸银针,手刚一动,两只手就被男人强势的摁在了枕头上,紧接着男人的头就压了下来。

含糊不清的冷笑从她心口处传来,“被你弄昏了三次,丑女人,我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的。”

林云青闭了闭眼,放弃了挣扎,冷笑:“狗男人,不是说不需要我吗?骨气呢?脸不疼吗?”

男人浑身一僵,呼吸声重了两分,似乎为了报复一般,重重的在她心口咬了一口。

林云青吃痛,隔着丝薄的睡衣,清晰的感受男人的嘴唇印在她心口的牙印处,重重的吮吸着。

疼痛感让她想也不想的攀着男人的肩膀,张口咬了下去。

隔着衣服,男人的皮肤似乎钢筋铁骨一般,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终于烙下了一个牙印。

战擎风闷哼一声,原本僵硬的身体竟然突然放松下来。

片刻,林云青脸颊都酸了,她愤愤的松开战擎风,却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喂,喂?”

身上的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只能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竟然睡着了?

林云青咬牙切齿:“狗男人!”

……

福伯蹑手蹑脚的下楼,拨通了战老夫人的电话。

“老夫人,少爷还是坚持不肯用少夫人的血,但他在少夫人房间睡着了。”

电话那头的战老夫人沉默一瞬,随即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拔高了声音,“你说擎风他睡着了?”

原创文章,作者:十九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7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