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医馆:捡个帅哥是神医》小说章节目录凌辰,凌辰一全文免费试读

天明又拿出一块拳头小,如松脂一样的东西,和一个黑色的小石头。

他用黑色的小石头在那块松脂上敲了一下,那块松脂就燃烧了起来。

一股淡淡的,如檀香般的香味马上就在空气中弥漫开。

凌辰使劲地吸了吸,瞬间觉得自己堵着的心舒坦多了。

天明把银针放在燃烧着的松脂上烤了烤,然后扎向凌辰的脖子上的穴位,紧接着脑袋,手背,都让他扎了不少银针。

银针扎下,并没有凌辰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天明把扎在她身上的银针收回,又全部放去烤过消毒才放回银针包里。

“还听见哭声吗?”

闻言,凌辰倾听了一下,说还能听见,只是听着也不觉得那么烦躁了。

天明听后凝视着她看了很久,不知道那个看不见的人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也不知道她遇到的怪事,是她自己的问题,还是人为的问题,这一切都如同一团迷雾,让他想不明,猜不透。

“顺其自然吧,那也许不是幻觉,这个世界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很多,你遇见了,就接受它,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天明只好安慰她。

“你意思是说我能看见鬼?”凌辰压低声音问道。

“救人或者渡鬼都是功德一件,不要纠结了。”天明不想她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说完就收拾自己的东西进了杂物间。

凌辰跟着走了进去。

觉得让他睡地上挺不好意思的,便说要不随她回一趟家?

她打算回家去拉一张床垫来,让天明睡得舒服点。

她已经决定让天明住下,等她爷爷回来再作打算,因为她没把握保证遇到特殊的事情会不会把自己吓死,有个人陪着终归是好的。

天明没什么意见,他就是那种话不多,但是让干活绝不会含糊的人。

于是凌辰带着他坐上了停放在医馆外面的面包车,开着就走了。

凌辰今年十八岁,其实她早几年就会开车了,只是那时候没拿到驾驶证。

现在她可是有驾驶证的人,可以随便开车的。

很快便到了东城区凌辰的家。

凌辰以为父亲凌安强会在家里过夜,回去一看才发现他没回来。

没回来也好,不然他看见天明肯定又少不了一顿询问。

她带着凌辰搬了一张床垫上车,就又直接开车回了医馆。

“这样睡起来就舒服多了……”把床垫铺上,凌辰对天明说道。

天明倒是无所谓,其实在他的印象中,他经常直接在地上睡。

“现在也很晚了,你先睡吧。

只是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触犯禁忌好吗?

也许你不相信,但是这是我们祖上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规矩,不能触犯的。

我怀疑我的幻觉就是触犯了禁忌所致。”凌辰又对天明交代了一番。

闻言天明若有所思,最终点了点头。

得到他的保证,凌辰就放心了。

卧室里,依然传来小孩子抽抽噎噎的哭声。

凌辰又想起天明说的那些话,其实那些东西并不可怕,坦然面对吧。

走进卧室。

窗外,小男孩孤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满脸的泪水,愣愣地望着窗内,不时叫一声:“姐姐~姐姐~”

“小杰,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了?”凌辰忍不住问。

“姐姐答应,要带我找妈妈的,呜呜呜~~~”

凌辰的心抽了一下,原来他只是想找妈妈而已。

但是他不是还没死吗?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魂魄离体了?

是不是把他送回到他的身体里,他就会没事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拿出手机,看那则筹款信息,找到了他妈妈的手机号码。

本来她想直接打电话过去说小杰的事情的,但是又想到现在的人都只相信科学,就比如以前的自己也只相信科学。

如果冒冒然的就这样打一个电话过去说看见小杰的事,肯定会只有两个结果。

第一个,他们肯定会以为是骗子,第二个就是当她是神经病。

所以有什么办法能让小杰的家人把小杰带回来呢?

广城市距离这里太远了,自己没有路费去不说,还需要很多时间。

这样一来,她就没办法管医馆了。

医馆是要准时开门关门的。

“小杰,你进来吧。”凌辰觉得小杰太可怜了,便决定让他进来。

小杰一听,顿时破涕为笑,一下就跑开了。

正当凌辰疑惑的时候,就见他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凌辰愣了一下:难道魂魄不能穿窗而入的吗?

“小杰,你饿了吗?姐姐给你点点香吃?”凌辰觉得魂魄都喜欢吃香。

“好呀好呀!”小杰欢快地拍起了手掌。

于是凌辰便给他点了三根香。

三根香燃尽了后,小杰也吃饱了。

凌辰带着他进到小客厅,让他在沙发上睡。

小杰也许真的是累了,还真的听话地躺了下去,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看着熟睡的小杰,凌辰觉得人和魂魄其实都没什么区别,只是存在的方式不同。

杂物房门口,天明斜倚靠着门,站在那里看了凌辰许久。

凌辰哄小杰的情形,在他的眼里,只是凌辰一个人自言自语,在做着一些事。

“嘘~!小点声,他刚刚睡着了,你干什么还不睡?”凌辰看见天明便小声问道。

天明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凌辰,转身回了房。

午夜十一点,医馆内的电话座机‘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凌辰一听,便知道有生意上门了。

有生意,就说明了有人死,她也很快就有钱入账了,不至于身无分文。

但是接完电话后,她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死者是住在她隔壁廉租房的陈大爷。

陈大爷是一个苦命的人,他的老婆很早就死了。

他做爹又做妈的靠着一个小小的包子摊养大三个孩子。

但是孩子长大后,却嫌弃他这个爹。

各自结婚买房搬了出去,留下老爹一个人孤孤零零地住在出屋里,一年到头,看都不回去看一眼。

幸好凌辰久不久会去看看陈大爷,因为她没忘记小时候吃过很多陈大爷的免费包子。

原创文章,作者:子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