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小说章节目录宁小玉,林薇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

小说:萌宝

作者:吃藕幺鸡

简介:【萌宝,马甲,追妻火葬场】重生之前,她为救他而死。重生之后,她毫不犹豫嫁他为妻。她爱了他两辈子,白月光初恋一回来,他便送她离婚协议一张。七年后,她带着三个宝宝回到有他的城市。她见他盯着自己的宝宝看,连忙护着说道:“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他看着自己缩小版的大宝说道:“别的我不确定,但这孩子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二宝扭过头,高傲地冷哼了一声。三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坏!”

角色:宁小玉,林薇

《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小说章节目录宁小玉,林薇全文免费试读

《离婚后前夫总是缠着我哭唧唧》第2章 七年后重逢免费阅读

七年后。

墓地。

绝美的女人牵着一男一女两个萌萌的孩子站在墓碑前。

女人穿着米白色的风衣,一头栗色的及腰卷发,发梢被微风吹起,在空中微微地飘荡着。

墓碑已经立了有些年头了,上面的照片已经斑驳,青春的脸蛋已经看不太清楚,只能瞧见她羞怯中带着神采的清澈眼眸。

“妈咪,这是谁啊?”

问话的是平日寡言走哪儿都背着小电脑的儿子云琰。

云琰一身的黑,黑衣黑裤黑色鸭舌帽,就连袜子都是黑色的,但他却生得雪肤红唇,秀气漂亮得让人怀疑是个爱穿男装的小姑娘。

他平素是三兄妹中最寡言的那个,忍不住问这话是因为他觉得照片上的少女和他长得很像。

甚至不能说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云乔牵着云琰的手,望着自己曾经的照片,轻声说道:“她是你妈妈。”

云笑笑立即激动得蹦蹦跳跳,叽里呱啦地叫起来:“二哥,原来你不是妈咪的孩子啊!”

云乔当初销魂一夜后,忙里慌张的忘了避孕,后来发现怀孕的时候又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就偷偷把孩子生了下来。

哪知这一怀就是三胞胎,云笑笑是三兄妹里最小的,也是最活泼乱动的,宝石一般璀璨的大眼睛好似会说话,笑起来的时候谁也抵挡不住她的魅力,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云乔连忙拉住快要跳到祭台上面的女儿,“笑笑,别胡说,你和两个哥哥是三胞胎!”

云笑笑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又看了看云琰,粉嘟嘟的小嘴巴微微噘着:“那为什么云琰和这个阿姨长得一模一样,而我和妈咪长得一模一样呢?”

云乔头疼。

她生了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大儿子云寒长得像薄斯年,小儿子云琰长得像曾经的自己,而云笑笑则和自己现在的模样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牵着云笑笑的手说道:“她也是你妈妈。”

云笑笑瞪大了眼睛,“我也有两个妈妈?”

云乔点头,“嗯。”

她当初救了薄斯年后,在医院躺了一年才咽的气,是薄斯年替她入殓下葬,还挑了块上好的风水宝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块价格高昂堪比百平米公寓的墓地风水的确不错,她才有了重活一世的机会。

云笑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难怪别人家的妈妈都只能生一个两个,而妈咪生了三个呢!原来是和另一个妈妈合生的我们三兄妹呀!”

云乔:“……”

女儿古灵精怪,奇思妙想层出不穷。

合生……

亏她想得出来!

不过从另外的角度想想,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生出三个长相各随各的孩子。

云乔对两个孩子说道:“你们把花放下吧。”

云琰和云笑笑手里各握着一枝白玫瑰,那是她生前最喜欢的花。

她和薄斯年结婚之后,所有的喜好都跟着薄斯年更改。

薄斯年喜好马蹄莲和鸢尾花,她悉心照料着庭院的马蹄莲和鸢尾花,时间久了,付出的心血多了,也跟着喜欢上了。

云琰和云笑笑乖乖把花放下。

云乔看了眼斑驳泛黄的照片,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说道:“我们走吧。”

云琰仰头看向云乔,“妈咪,我想再待一会儿。”

或许是因为相似的长相,他对自己另外一个妈妈充满了好奇。

云乔想了想说道:“那我带笑笑去把车开过来,你自己乖乖的,千万别乱跑。”

云琰点了点头。

云乔牵着云笑笑去停车场,留云琰一个人在墓碑前。

云琰蹲下身,细长的手指摸着墓碑上的照片。

这是他的另一个妈妈吗?

薄斯年带着一束白玫瑰来墓地,见到宁小玉墓前有个黑衣黑裤的小男孩儿,颇为诧异。

他走到墓前,将玫瑰花放在两枝玫瑰旁边。

云琰抬起头,“叔叔,你是妈咪的朋友吗?”

薄斯年这才看清楚云琰的模样。

这不是翻版宁小玉吗?

他第一次见到宁小玉的时候,宁小玉手上动作狠得要命,直接将一个客人的手腕给拧脱臼了,模样却怯生生的,清澈的眼瞳里满是无辜和茫然。

这小男孩儿的眼睛和宁小玉一样的亮,不过黑眸里没有怯,而是寻常小孩儿没有的坚定。

薄斯年蹲下身,看着云琰问道:“你是宁小玉的儿子?”

云琰扭头看了眼墓碑上“宁小玉之墓”五个字,回头看向薄斯年,重重点了点头。

云琰发育得好,比同龄男孩子要高上不少,薄斯年并没有怀疑云琰是宁小玉儿子的事。

他没料到当初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竟然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他环顾四周,没看见其他人,看向云琰好奇地问道:“你爸爸呢?”

宁小玉过世了,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孩子的爸爸带他过来墓地看望宁小玉。

云琰神色低落,眸中的光瞬间黯淡下去,“我没有爸爸。”

云琰的声音很淡,不似云笑笑的甜,也不像云寒那般冷,平平淡淡的像是一杯温开水,和宁小玉一模一样。

薄斯年看着云琰,一下子就想到了宁小玉。

温温吞吞,像一碗青菜小米粥,清清淡淡却自有青菜的清香和米粥的甜香。

云乔把车开过来,下车站在边上打算喊云琰过来,却看见了蹲在云琰身旁的男人。

“斯年,好了没?”

娇软的声音响起,云乔抬头看过去,见到了一个黑发如瀑波涛汹涌的女人。

林薇,薄斯年的白月光。

云乔见薄斯年站起身来,连忙躲在了粗壮的树干后面。

她微微侧着身子,看着站起来的男人。

男人身形颀长,灰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肩宽腰窄腿长,硬朗的背影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阴鸷气息。

或许,只是对她疏离。

她听见薄斯年那清冷的声线在开口的时候显得轻柔又多情,“林薇,你等我一会儿。”

此时,云琰看见了躲在树后面的云乔,拉了拉薄斯年的手,“长得像哥哥的叔叔,我妈咪来接我了,我走了。”

薄斯年回过身,尚未回过神,云琰就背着黑色双肩包,哒哒哒地跑走了。

薄斯年朝着云琰跑向的方向看去,云乔连忙依靠大树遮住了身形。

薄斯年看着云琰奔去的方向空空荡荡,眉心微微皱起来。

这个小男孩儿刚刚说——

妈妈来接他了?

薄斯年低头看了眼墓碑上斑驳泛黄的照片,宁小玉那张温婉白软的脸,一下子鲜活地在他脑海里涌现。

薄斯年再抬头看过去,云琰已经不见了。

难道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微风吹过,薄斯年觉得有点冷。

薄斯年看了会儿云琰消失的方向,回身朝着林薇走过去,

他走到林薇面前,沉声问道:“你刚刚有看见一个小男孩儿吗?”

林薇反感薄斯年年年都要来墓地看宁小玉,压根儿没怎么往薄斯年这边看,薄斯年又长得高大,云琰小小的,被他挡在身后,林薇什么都没瞧见。

听到林薇的话,薄斯年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

空荡荡的墓地,只能听见风拂过树叶响起的沙沙声。

难道刚刚,全是他的幻觉?

——

云乔见到云琰过来,牵着他的手慌慌张张地往车那边走。

她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还好留在墓地的是云琰,如果刚刚和薄斯年见面的是云寒,真的十八张嘴都说不清。

云笑笑趴在车窗上,小脑袋搁在软乎乎的手臂上,冲着云琰问道:“云琰,你有没有帮我跟另一个妈妈问好?我刚刚忘记跟另一个妈妈说,虽然我没有见过她,但我超爱她的!”

云琰没回话。

云笑笑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聒噪得像一千只鸭子同时叫起来,他已经习惯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自动处理云笑笑的声音。

云笑笑不满云琰的沉默,扁起嘴吐槽道:“二哥又不理我,一会儿见到大哥,我一定要跟大哥告状!”

云乔没管两兄妹的吵闹。

她知道自己的儿女每天瞧着吵吵闹闹的,但感情其实很好,云笑笑很依赖云琰,云琰也很宠云笑笑。

云笑笑把探出来的小脑袋收回去,替云琰打开车门,屁股往里面挪了挪,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二哥,赶紧上来。”

云琰快走到车门前,上车之后帮云笑笑把吃到嘴里面的头发扯出来。

云乔上了车,启动车子往前开了不久,见到薄斯年和林薇,赶紧一个急刹车。

她把脑袋往下埋,整个身子都趴在方向盘上。

“妈咪,怎么啦?”

云笑笑身体因为惯性前倾,险些和前面的座椅背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云琰沉着脸色默不作声地给云笑笑系安全带。

云笑笑任由云琰摆弄自己的手臂。

云乔声音闷闷地说道:“遇见追高利贷的了。”

要是薄斯年真看见了她,不把她大卸八块,也得把她五花大绑,比遇见追高利贷的还要惨!

她当初真不是故意破了他的童子身。

谁能想到爷爷往鸽子汤里下了药啊!

原创文章,作者:吃藕幺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6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