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主角没了,作者亲自下场》小说章节目录刘刕,刘刕自然全文免费试读

就这样坑…不是不是,是帮一个开口就口吐芬芳的青年人,树立一个“良好的道德榜样”。

做好事从不留名的刘刕,就这么消失在这片安静的天际。整个场面,现在只剩那名“感动得热泪盈眶”的年轻路人修士……

往下。

在那名路人修士的“配合”下,刘刕在往东飞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果然看到了一个建立在一片空旷地带,周围群山绿树环绕,内里灯火通明、貌似在举行什么活动的千灯镇。

回想那名路人修士的口述:这段时间好像正好是周边镇甸,每10年共同举办一次的狩猎大会。

因为今年正好轮到千灯镇,所以狩猎大会的主会场就设立在此。

不过这个什么狩猎大会,跟他刘刕没什么关系。他来千灯镇的目的只有一个,卖货买货,然后突破自身境界。

如今这里要举办活动,来往的年轻修士众多,正好可以借此作为掩护。不管那个王家有没有查到什么,他们都不可能在那么多人当中,把他这样一个毫无特色的修士给揪出来。

满意的笑了笑,本以为要借助《神来之笔》,修改一下“剧情”的刘刕,现在便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接下去,他就趁机混入那一大群,陆续赶回来参加活动的年轻修士队伍里面,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到千灯镇当中。

一切顺利!来到镇中的刘刕,就随便在大街上拉来一个路人,询问他镇子里面,有没有交易所之类的地方。

可听到刘刕这么问的时候,那个路人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来回打量。

好一会儿之后,确定刘刕不是本地人,那个路人才告知刘刕,有关于狩猎大会的一些规定:

原来在狩猎大会举办期间,本地的交易所—《天宝分号》是不营业的,或者说只对本次狩猎大会进行营业。

为了考验这一代年轻修士的境界水准,凡是35岁以上的修士,都不允许进入《西莫草原》,以免有人肆意破坏大会的规则。

比如前几天,王家的二长老—王霸道,就私自带人进入西莫草原,如今正在王家接受相关处罚。

而《天宝分号》的工作人员,如今正在千灯镇中心广场那边,统计各青年修士在这一届狩猎大会上,各自取得的分数成绩。

简单来说:就是统计每个人取得的妖兽皮数量,其中炼气1阶妖兽,每一张毛皮计1分。以此类推,一直到炼气9阶。

当然,要是有哪位年轻修士能够获得,3张筑基境以上的妖兽毛皮,那第一名就非他莫属了。若是能获得10张炼气9阶的妖兽毛皮,理论同上。

不过今天已经是狩猎大会的最后一天了,在今天晚上12点之后,统计就将结束。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多数青年修士,已经从狩猎地回来提交毛皮。不过9阶妖兽的毛皮,至今仍未出现过1张。

除此之外,本届大会还有丰厚的奖励机制。比如前100名,每个人奖励2颗黄品上阶的《初级修炼丹》,用以加速修炼。

但这其中,最让刘刕感到在意的,不是丹药、不是功法,而是前5名奖励的2万块灵石,和一个玄品下阶的炼丹炉。

这两样东西,是刘刕目前最迫切需要之物!

但是大会有规定,只有周边镇甸的青年修士,才有参与此次狩猎大会的资格。其中以每个人的身份令牌为证,要想弄虚作假,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刘刕本来没打算那么高调,奈何这个大会的奖励太过诱人。他要是不去“偷鸡”试一试,总觉得自己会血亏一大笔钱。

因为常年赚不到钱的缘故,所以意外来到这里的刘刕,此刻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财迷。

就好像除了挂机练级以外,就没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的事了。

收回心神,对那名告诉自己众多信息的路人道了个谢,刘刕就往非常规的交易场所走去。

因为在此之前,他需要一个新的储物戒。虽然《神来之笔》,已经消除掉现场有关的痕迹。

但是因为刘刕当时的境界不够,导致王陵他们3个的储物戒,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外观,抹除掉他们3人的气息。

但是有关于他们拥有储物戒的这段记忆,刘刕始终没办法进行更改。

为了慎重起见,刘刕就来到镇北的临时摆摊区。

经过一路问价下来,刘刕又走回那个卖价最便宜的地摊。然后花500块灵石,买了一个空间大概30立方的储物戒。

但就在刘刕买完那个储物戒,转身离开这里之后。那个摆地摊的,穿着白黑服饰、但袖子上却纹着一个“王”字的青年修士,却一直盯着他看。

直到刘刕走远、消失不见,他这才收起地摊,不知道往哪里走去……

往下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刘刕在走回来的路上,还顺便买了几套备用衣服。

虽然他现在这身装扮,没有特别奇怪的地方。但他全身就这一套衣服,总不能不换吧?细节可不能忘。

如今,刘刕正在一家名为《同福客店》的小店,付钱开了一天一夜的房间。

接下去,上到3楼房间,检查房门、窗户什么的全部关好,周围也没发现什么人偷听或者偷窥,刘刕这才拿出《神来之笔》,准备试着修改一下剧情:

修改身份令牌:刘刕,来自鱼米镇,最好是挑那种早已覆灭,但是仍留有信息的某个村落。

就这么等了5秒钟:

滴!权限通过,持有者来历,已经修改为:鱼米镇—刘家村、唯一幸存者刘刕。

身份令牌,已发放至持有者脑域临时空间,请及时收取,物品将在3小时之后失效。今日可修改次数2/3,冷却时间24小时。

没有任何犹豫,刘刕直接从脑域的临时空间,把那块身份令牌取了出来。

只见那是一块半个巴掌大的玉牌,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流光,正中写着几个字:飞龙城—鱼米镇!

研究了几分钟身份令牌,没发现任何破绽,刘刕就把那块身份令牌,收进刚买的储物戒里。

接下去,刘刕又尝试了一下,看看能不能采用戒指套戒指这种,非常规的套娃方式。

结果很遗憾,每一枚戒指上都有好几个阵法,因此它们之间是相互排斥的。

不过这些问题,在刘刕这个“主教练”看来,全都不是事。

反正他可以修改很多东西,就算现在修改不了,大不了他去到其他地方以后,再转手把那3枚储物戒给处理掉。

抱着想到什么就尽量去尝试一下的心理,刘刕又在虚拟界面上敲下一行字:

更改储物戒指模式,使储物戒指可以存放储物戒指。

又是5秒钟过去:

滴!权限通过,模式已生效。今日剩余修改次数1/3。

爽!!!

又通过一个修改提案,刘刕差一点就要高兴得放肆大笑了。往后有了这个无限套娃的便利,他就再也不怕没空间塞东西了。

收回心神,让《神来之笔》回到虚空,刘刕便尝试运用了几下ELS套娃的具体功能。

果然,结果和他预料的差不多。往后刘刕只要有足够的空间和储物戒,他就能无限的套下去。

就这么玩了几分钟,感觉自己有些无聊的刘刕,就没再继续玩下去。而是收好东西,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然后下到客店一楼去个吃饭。

由于这会儿,时间差不多到了6点半左右,距离狩猎活动结束,还有将近5个多小时。

因此刘刕也没有着急前去“冒名参赛”,而是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然后趁着这个饭点的时间,店内客人多,他也能收集一下最近有用的情报。

趁着上饭菜的这段时间,刘刕便静心凝神,仔细的倾听周围,有可能听到的一些有用的情报。

果不其然,刘刕隔壁聚集了几个40来岁的中年人那桌,此刻正信息爆棚、聊得火热!

只见他们当中,一个留着八字胡,身形微胖的男子,正在眉飞色舞的说道:“不是我跟你们哥几个吹牛。”

“哎哟,隔壁牛栏村那个牛老三寡妇,那个活好的,简直是要人老命!我跟你们说具体点啊……”

咳咳咳,听错了,并不是这一桌。

回过神来,听错的刘刕顿时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转而听听旁边那一桌,明显是参与此次活动的几个青年修士,低低的在那谈论着什么。

只听其中一个20出头的青年人,神神秘秘的对另外几个同伴说道:“我跟你们说个秘密啊,本地王家二长老的干儿子死了,听说死得奇奇怪怪、稀里糊涂的。”

闻言,另一头的青年修士,则是一脸不屑的回答道:“这算什么秘密,如今整个千灯镇都传遍了。要听还得听我的,我表哥可是在王家当差的,手上绝对是第一手资料。”

说完这番话,跟他一桌的青年修士,马上凑过去问道:“你真行啊,快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那个青年修士,顿时压低声音对他们说道:“这事我只对你们说,出去可别乱传啊。”

“听我表哥说啊,王霸道的干儿子王陵,和他的那两名护卫,都是安乐死的……”

原创文章,作者:混世摸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6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