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神榜现世,苟不住的我被曝光了》小说章节目录王玄,王少爷全文免费试读

听到王玄竟然真的敢答应,司马归感到很惊讶,毕竟这王玄是什么货色,他可是清清楚楚。

论文才就是狗屎,论武力更是渣渣。

除了有一个好爹以外,别无优点。

当即司马归便笑了。

“王玄,先文后武还是先武后文,由你来选。”

司马归很自信,他双手环在胸前,一脸傲然。

司马归虽然是一个文人,但也会几手功夫,所以无论是文是武,他都有完虐王玄的信心。

这可是一个光明正大教训王玄的机会。

“完了!”

王贲顿时捂着脸,丢人丢大发了。

“先文后武吧,我怕若是先动手,把你打趴下,就无法显示我的文采了。”王玄悠悠道。

“怒气+99。”

听到王玄的话,司马归肚子快要气爆炸了。

这个家伙也太嚣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竟敢当众羞辱自己。

“那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司马归一脸冰冷。

“你先来吧,我怕我的神作问世,你便不敢下笔了。”

“你…”

怒气+99。

司马归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怒火。

他知道绝不能让王玄先开口。

那张嘴太气人了。

司马归直接一挥衣袖,然后朗声吟道:“富平有佳人,美颜似白玉。欲笑先颦眉,最是勾人魂!”

司马归一首诗写完,立刻有人开始点头。

“这诗不错,早就听说司马归少爷很有文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诗虽然只有短短几句,但将对紫烟姑娘的爱慕表现的淋漓尽致。”

“好诗!好诗!”

就连二楼的周紫烟都微微颔首,表示认可。

她这个专业最喜欢的就是才子。

自古才子配妓女。

而坐在最后排的王贲则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就凭自己那草包儿子,绝对做不出这样水准的诗,今天怕是输定了。

一首诗做完,司马归得意的望向王玄。

“王少爷该你了。”

霎时间,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玄的身上。

看到司马归那得意的样子,王玄嘴角不由掠起一个弧度。

这家伙这是找虐啊!作为穿越大军的一员,后世那么多诗词,唐诗三百首,一天抄一首,都能抄一年,这家伙这回算是撞在枪口上了,不,是撞在唐诗三百首上了。

“王少爷,你要是不会作,我们可以直接进行下一项了。”

“若是你下一项能赢了,我依然把紫烟姑娘让给你。”

对于司马归而言,周紫烟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他真正要争的是一口气。

“看来你很自信啊!”

王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实不相瞒,我觉得你刚才作的那首诗…就是垃圾。”

“你…”

司马归气的牙齿快要咬碎。

这可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诗句,半年前就已经作好,只等着哪天拿出来扬名立万的,竟然被王玄这么贬低。

“姓王的,你太过分了!”

“怒气+130。”

王玄有些惊讶,这司马归还是个潜力股,能提供130的怒气点,这是要爆表啊!

照这样下去,自己的体质很快就会有质的飞跃。

“既然你作了一首有关紫烟姑娘的诗,那我便勉为其难的作上三首吧。”

王玄开口,众人一阵哗然。

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王玄竟然是要作出三首?

要知道别说是当场作出三首,即便是提前写好,也不大可能。

毕竟那些好的诗句往往来自于灵感一瞬间的迸发。

而灵感可不是常有的,所以从古至今那些名句才能可以广为流传,因为少所以才珍贵。

“那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司马归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王玄能作出什么狗屁诗词,不过是贻笑大方罢了。

“这个司马小子太猖狂了,故意给玄儿下套。”

王贲气呼呼的说道。

同时看向王玄的目光充满了气恼。

恨铁不成钢。

“这个蠢货,人家设了圈套就往里钻,哪儿像我的儿子!”

………

“你们听好了,我要作诗了”

王玄大声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首诗吟罢,王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潇洒无比。

栏台之上,周紫烟顿时眼睛异彩弥生。

周围许多人细细品味,纷纷点头。

来这种地方的客人中,有许多是书生,他们喜欢附庸风雅,也有很高的鉴赏水平。

所以当王玄的诗词一出,他们便路转粉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第一句便显示出超强的文采。

相比而言,司马归的那首诗,那就是粪土一般,高下立判。

原本觉得王玄必输无疑的众人,顿时都对王玄刮目相看。

最后一排,王贲原本快要藏到裤裆里的脑袋,缓缓抬起,脸颊庞之上充满了震惊和意外。

自己儿子什么时候这么有文采了?

这颇有自己当年的风范啊!

“不愧是我儿子,我儿子虽然武功不行,但这文采绝对够用。”

旁边的番阳不由无语,刚才你还说他哪像你儿子呢。

“好!”

王贲情不自禁的喊出一声。

顿时旁边的人也被带动起来,纷纷叫好。

司马归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自己竟然被王玄给比了下去,他眼中露出几分阴沉。

这个王玄肯定早有准备,不知道让谁写好的诗,故意拿来羞辱自己。

“我还有两首……”

王玄正要开口。

李白的《清平调》既然抄了,自然要抄个完整,毕竟一家人整整齐齐才好。

谁知,这时司马归突然开口:“等一下,王玄,这是真的是你作的吗?该不会是别人代笔吧?”

“怎么,司马少爷是输不起吗?”

王玄撇了撇嘴。

“王玄,既然你有这样的文采,那我随便出一个题目,你作一首诗,能作出来,我司马归心服口服。”

“司马归,你让我作我就作啊!”

“怎么,你不敢是吗?

周围的人也都露出了质疑的目光。

就连王贲都点了点头。

自己的儿子花钱买诗这种事情,还真做得出来。

“司马归,这样吧,你出一个题目我现场作诗,我若作出来,你跪下来给我磕头怎么样?”

“你若作不出来呢?”

司马归大声道,他可不傻。

“我若作不出来,你去我府上找我爹拿三贯钱,怎么样?”

闻言,司马归顿时眼前一亮。

三贯钱,那足够他挥霍好长时间了。

“好!一言为定。”

“坑爹啊!”

后面王贲听到这话,只感觉心在滴血。

这个败家子,非要把自己那点家底都给败光不可。

“出题吧。”

王玄傲然说道。

“好!”

司马归向前跨出一步。

“我也不为难你,你祖父王翦乃当世四大名将,屡立战功,威名赫赫,你便以你祖父为题,写一首诗吧。”

听到司马归让王玄以王翦为题作一首诗,众人都安静下来。

命题诗可不好作,一般来说,在一个时辰内能够勉强作出来,那已经不错了。

若还想作出来的诗意境高远,文采斐然,那无异于登天一般。

别看古时候经常举行什么诗会,你一首我一首,其实都是提前作好的。

哪有几个真正能够临场发挥出来的。

就连周紫烟也叹了一口气。

刚才王玄做的那首诗,不管是自己写的还是花钱买的,都很称她的心意。

心中有些为王玄担忧。

原创文章,作者:乔木1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