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和初恋闪婚了》小说章节目录周凝云,许妮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所以和初恋闪婚了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醪糟千岁

简介:年少的错过,是否还有机会弥补。年少时候的情窦初开,能否成为成年后的相濡以沫?一别十年,周凝云和北逐明再见面时,还是一个想娶,一个毫不犹豫的想嫁。他说,无奸不商,但是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出于满怀爱意她说,众生平淡,但是你是唯一的与众不同感谢重新相遇,让我把前些年没有给你的爱,用余生补足。

角色:周凝云,许妮

《所以和初恋闪婚了》小说章节目录周凝云,许妮全文免费试读

《所以和初恋闪婚了》第1章 结吗?结!(上)免费阅读

“请柬收到了吗?”

手机消息的提示音响起,周凝云拿过来打开一看,是许妮的消息。

她回复:“收到了,难得啊,我们班当年的情侣这么多都无疾而终了,他们两个还修成正果了。”

许妮问:“那你怎么说,去不去啊?”

周凝云愣了一下,过往种种仿佛排山倒海般朝她袭来,她想了想,说:

“去吧,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怀着美好心情去祝福一下的。”

而且,去的话,应该会遇见那个人吧……

许妮的消息紧跟着发过来,说:

“那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去吧,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周凝云从烤箱里端出刚烤好的饼干,说:

“现在。”

从A市回B市自驾需要三个小时,但是高铁只用一个半小时,再加上考虑到小区车位拥挤的问题,周凝云果断选择了坐高铁。

火车进站,周凝云进了车厢找到座位,走廊的另一边是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

“明哥,我们这才刚开完会,而且十六号还要去和苏州那边对接项目,这都十三号了,您现在回去,会不会有点着急了。”

另一个男人回答说:“没事,该带的资料都带了,我今明两天晚上开个夜车,问题不大。”

这个声音熟悉的让周凝云心里一紧,她抬头想看清说话人的脸,却发现对方戴着黑色口罩。察觉到周凝云的目光,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周凝云,问:

“有事吗?”

周凝云有些尴尬,说了声“抱歉,失礼了。”就连忙转回头,暗暗嘲笑自己都这么多年了,还对那个人念念不忘。

戴口罩的男人盯着周凝云看了几秒,也转过头去了。

高铁到站,周凝云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戴口罩的男人也在这里下车。她没好意思多做停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上去了。

B市在近几年发展成为了旅游城市,周凝云看着沿路的宣传标语和建筑,深深地感觉到了回家的喜悦在心里蔓延开。

门铃被摁响,开门的人是周母,看到是周凝云有些惊讶,说:

“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我好去买点你爱吃的菜。”

周凝云放下手里拎着的饼干,换了鞋进门,说:“这有什么好准备的,你做什么菜我都爱吃。主要我也是临时决定要回来,车票都是上火车前一个小时买的,就没和你说。不信你看,连饼干都是出门的时候刚烤好,我一口都还没吃。”

楚秀慧提着锅铲进了厨房,边走边问:“那你这次是为什么回来了?”

周凝云窝在沙发上翻着老周的《苏东坡传》,回答她说:“初中同学结婚,回来做客。”

厨房里响起了炒菜的声音,楚秀慧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度,问:“连你都叫上了,那你们初中同学都请了吧?”

这话说得,是亲妈无疑了。周凝云无奈地说:“差不多吧,我们班就成了他们这一对,应该是初中同学都会到吧。”

厨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楚秀慧从里面探出头来,说:

“那你那两个前男友不也会去?”

周凝云:“……会吧”

楚秀慧笑了,“这种场面我想想都尴尬的脚趾抓地,你还能淡定地往上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猛士啊你周凝云。”

周凝云:“……你能不能盼我点好,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没准人家孩子都有了好吗,再说当时我们班没成的多了去了,有什么好尴尬的,再说了,你就这么笃定我会遇上他俩,人家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加上亲朋好友,怎么也得两层酒店了吧,怎么可能刚好我就碰上呢,别做梦好吗了。”

楚秀慧摇着头说:“不不不,你错了,一般这种你越是觉得遇不上的情况,就越容易遇上,要不你带我去吧,或者刚好这两天周末,你弟弟也快回来了,你带你弟弟去也行,总要有人去见证你的尴尬。”

周凝云偏头问她:“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还记得你锅里的火关没关吗?”

果然,这话成功的让楚秀慧闭上嘴,回去炒菜了。

楚秀慧的话,让周凝云瞬间觉得手里的书没有那么好看了。她当年总共只谈过两次恋爱,一次突如其来,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两个月,中考前两人就分手了,另一段也是初中同学,两人大学的时候在一起,大二那一年,对方说要带她回家见家长,她退缩了。

那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原来她以为她对这个人爱意深刻,却没到想和他共度余生的地步,于是她提出了分手。

分手以后,她和这两个前任都没有再联系。

婚礼的开宴时间定在下午七点,周凝云因为送周宇轩回学校,回来赶上堵车的原因,迟到了半个小时,不过好在堵车的不止一她个人,所以她到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往里走。新郎新娘还端着喜糖的盘子站在酒店门口迎宾,周凝云递了红包,走了进去,许妮和男朋友到的早,隔着老远对着周凝云招手,周凝云走过去,发现那一桌还剩三个空位,而且坐的都是老同学,大部分都是没有带“家眷”的。

周凝云看着许妮和她男朋友席思平,开玩笑说:“你们俩坐这桌,不合适吧。”

许妮说:“我们特意照顾了你的感受。”

周凝云坐下,大家各自寒暄,过了一会儿,周凝云抬头,看到有三个人分两拨从不同的方向走过来,一波是周凝云的“僚机”莫和润和前男友卢边奇,另一波,是单枪匹马的,周凝云的前前男友,北逐明。

这一刻,周凝云怀疑楚秀慧是个半仙。

北逐明离桌子要近一点,比莫和润和卢边奇早一步坐下,紧挨着周凝云,坐下。卢边奇和莫和润两个人,桌上只剩一个位子,自然是不可能再在这桌坐了,于是转头去了另一桌,周凝云松了口气。

如果坐下的是卢边奇,其实周凝云是可以面不红心不跳的吃完这顿饭的,因为她心如止水,但是这个位置上的是北逐明的时候,周凝云知道自己所有的淡然都是假象。

北逐明和桌上的人打了招呼,然后转头对着她说:“这么多年不见,瘦了好多。”

周凝云喝了口桌上的果汁,客气地说:“还好吧,很久没有注意打理身材了。”

北逐明轻笑说:“怎么,前天还在高铁上盯着我看,今天就变得这么客套吗?”

原来真的是他,所以,他当时也认出自己来了吗?

周凝云心里的感觉说不上来,却忽然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整个桌上的人都静默了。周凝云被这样的场面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北逐明旁边的一位同学插话说:

“哎你俩,这是要重归于好啊?就算是,那也得分分场合,这可是人家婚礼,你们尊重一下主角,这种私人情感,你俩私下再说。”

尴尬的气氛被缓解,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在新人身上,两人细数这些年的种种,最后相顾无言,唯有泪两行,周凝云不由有些感慨。

仪式结束,一桌人边吃饭边聊天,谈起近况,有一个忽然说:

“哎逐明,我听说你现在创业了,都成老板了,最近发展怎么样啊?”

北逐明一如既往的对人寡言又缺少表情,说:

“还好,小生意而已,勉强糊口。”

那人看出来北逐明的敷衍,又转了对象问周凝云,说:

“凝云,那你呢,现在在哪上班?”

周凝云笑了笑,说:

“我没有上班,平时就靠写小说维持基本生活,大概也就,够我活着吧。”

那个同学一听,有些略带敷衍地说:

“那你也挺幸福的了,时间自由还有钱赚,真让人羡慕。”

周凝云没有再说话——反正这个人的目的很明显,也不是真的关心每个人的现状,大概就是为了某些功利性原因罢了。

许妮低声和周凝云吐槽,

“人家好好一个婚礼,老同学难得见面,他非得搞这么一出,有意思嘛。”

周凝云笑着对她说:

“这不是很正常嘛,你就安安心心吃饭就好,待会儿逛街去呗,听说晚上苏家古楼有灯会的。”

许妮点点头,转头去和席思平说了什么,周凝云继续埋头吃东西。身旁的北逐明安静了很久,忽然说:

“灯会花前月下的,人家小情侣如胶似漆浓情蜜语,你去做电灯泡不合适吧。”

周凝云有些不确定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往他的方向转头,看他确实是盯着自己,这才反问他:

“所以,你是在内涵我是个单身狗吗?”

北逐明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她,示意她擦擦嘴,说:

“不全是,不过,也差不多。”

周凝云脸不红心不跳毫不尴尬的接过纸来擦了擦嘴,说:

“我单身怎么了,也没见你带家眷出席啊。”

北逐明面不改色地说:“很正常,因为我也是一个人。”

周凝云:“你什么意思?自己也单着还嘲讽我。”

北逐明短暂的沉默了几秒,说:

“带我去,就不是电灯泡了。”

周凝云转头看向他,脸上满是“??????!!!!”的意味,她低声,有些严肃地问北逐明:“你是不是有病?”

北逐明没有回答她,继续风轻云淡地问:

“还谈吗?”

周凝云有一瞬间不知道他在问什么,心里已经忐忑地难以自持,表面上却还是风轻云淡地说:

“谈啊。”

闻言,北逐明放下筷子,双眸定定的看着她,问:

“那你,要不要带我一起去?”

周凝云脑子一下子就懵了。

于是周凝云就这么不清不楚得带着北逐明和许妮席思平一起离开了。往苏家古楼去的路上,许妮终于找到了机会一把拉过周凝云,问:

“你和北逐明什么情况,你俩不都快十来年不联系了吗,现在是干嘛,旧情复燃?”

周凝云有些迷糊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吧。”

许妮震惊了,“你疯啦周凝云,这些年什么样的你没见过,北逐明这些年是什么样你一点都不了解,你怎么就吃这棵回头草了呢,你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周凝云叹了口气,对她说:

“对啊,即使过去了将近十年,在这个人面前,我也还是没有理智的。况且我来的时候遇到他了,刚刚路上我也百度过他了,应该不会被骗 ,骗色的话,以我的战斗力,他还不行。”

许妮想起来自己这些年每次和周凝云谈到感情的事,她就说再等等,忽然明白了她这些年为什么不肯看身边的人一眼——周凝云不是冲动的人,她会这样,也许是因为,她心里一直有个忘不掉的人。

四个人两两并肩走在路上,正如北逐明预料的,许妮和席思平有说有笑,自带磁场,如果没有北逐明,周凝云这颗灯泡就显得很亮了。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北逐明忽然说: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单独出门,就是走这条街。”

周凝云点了点头,那个时候还是初中,十二月份,B市天最冷的时候,两个人头一晚十点多才约好,第二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出门,当时B市这条街还不像现在这样走文化路线,北逐明带着她在满街卖家具的店铺中找吃的。

想到那时候她告诉北逐明那条街没有吃的的时候,北逐明脸上的迷茫和疑惑,周凝云不禁笑出声来,说:

“你还是那个时候可爱,明明从小在这里长大,却连哪条街上有什么都不知道。”

北逐明一把搂住她,说:

“也就只有你会觉得我可爱。”

这么一搂让周凝云直接懵了,她试图从他怀里挣脱开,但是北逐明搂得很紧,周凝云只好作罢。她叹了口气,说:

“所以你以前多可爱啊,又不高,又白嫩,一看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北逐明在和她耍嘴皮子这方面从来没有示弱过,他说:

“人总是会变得,我不像你,这么多年了,感觉也没怎么纵向生长过的样子。”

周凝云被戳到了痛处,不甘的争辩道:

“哪有,我长高了五厘米的!”

北逐明笑着顺着她的话说:

“好好,五厘米五厘米。”

苏家古楼在这条路的中间的岔路上,四个人拐弯进了岔路,整条路上挂满了花灯,街边摆满了货摊,有卖花灯的,有卖特产的,有猜灯谜的,总之一看就是个适合出游的好地方,席思平不是B市的人,所以没有见过苏家古楼的灯会,许妮不知道是想带他见世面还是有意给周凝云和北逐明制造机会,总之,她带着席思平左逛右逛,不一会儿就没了影。

周凝云一直很喜欢这些附庸风雅的东西,北逐明陪着她走到猜灯谜的摊子上,摆摊的是个本地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墨色的唐装。对着周凝云说:

“小姑娘,买灯猜灯谜吗,猜对了,灯就送你哦。”

周凝云看着摊上挂着的各式各样的花灯,最后指着一盏昙花式样的说:

“我要这个。”

摊主把花灯递给周凝云,周凝云接过来,打开花灯底下吊着的灯谜,谜题是:

“淮海又见水退时,双人换走阻碍石,月顶右手不见口,青葱少年树心旁,世上何物最知心。”

谜题读完,周凝云也知道了谜底,但是她却迟迟没有说出口。摊主说:

“小姑娘,这题可不难呀,你想到了吗?”

周凝云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掏钱买下来,一旁沉默的北逐明开了口:

“难得有情人。”

摊主笑呵呵地把面前放着答案的木牌子翻开,木牌子上写着:

“机缘如昙花只一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

周凝云转头看了眼北逐明,对方也看着她,说出了她心里想的那句话。

北逐明说:

“真是应景。”

花灯到手,周凝云提着走在路上,北逐明跟在她后面,周凝云停下看什么,北逐明就上前扫码付款,周凝云拦都拦不住。过了不一会儿,北逐明的手上就大包小包的提满了。

周凝云说:

“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会谈恋爱呀,看来这些年,没少勾搭女孩子吧。”

北逐明反将她一军,说:

“所以你现在承认了,你在跟我谈恋爱吗?”

周凝云不说话,北逐明接着说:

“大二以后,就在忙着写论文和找工作,毕业以后,又忙着把家里的生意做起来,算起来,也单身了五年了吧。我这个人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变过,每次谈恋爱都被人家说直男癌,对你这样,无非就是想对你好而已。”

周凝云双手环抱看着他,说:

“北老板可是商人,无奸不商,生意人最懂套路,你的话我怎么敢随便信?”

北逐明想揉她的头,但无奈两只手都被大包小包的东西占满了,他只能作罢,说:

“十年不见,我都还是一眼就被你套牢,论套路,我怎么敢和你交手?”

他太会了……周凝云在自己脸红的前一秒转了身,说:

“哪里哪里,北老板真是谦虚,对十年不见的老同学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甘拜下风。”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醪糟千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