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回到1988》小说章节目录江哲,陈青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诡案:回到1988

小说:悬疑

作者:会喷火的赫兹

简介:江哲自幼父亲离奇去世,而成为了一名刑警,但案件扑朔迷离至今尚未查清,后因前女友林若然的拜托下调查“涂指甲杀人案”而卷入罪犯陈青的事件中。在出庭作证中江哲因为自己的偏执放走了罪犯陈青,次日林若然疑似被陈青绑架失踪了,江哲在追捕陈青的途中被神秘男子枪击倒地失去意识,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来到1988年的R城,只有调查各种连环杀人案才能回到未来。

角色:江哲,陈青

《诡案:回到1988》小说章节目录江哲,陈青全文免费试读

《诡案:回到1988》第1章 误放罪犯免费阅读

江哲很是艰难地撑开自己的眼皮,从躺椅上惊醒过来,像是缺水的鱼儿在岸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整个人都大汗淋漓,他坐了起来顺手按掉了在一旁滴滴答答个不停的闹钟,重新躺了下去回想起来自己脑中播放不断的记忆。

那年父亲离奇去世,而自己的记忆只有在火车轨道上急忙奔跑寻找父亲的身影废弃工厂里死去的女人她指甲涂满了红色指甲油以及一颗遗漏在火车的签名棒球。看着夜以继日在家里哭泣的母亲,江哲发誓必须找到父亲死亡的理由,一直努力读书考进了警察学校,顺利毕业进入S市警察厅工作,至今未查明真相。

江哲安静看着手中父亲母亲和自己的合照,一阵手机铃声将他拉醒过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妈妈,他接听了电话“喂,妈妈”电话那边传来关心的话语“阿哲,你声音怎么了,生病了吗?”江哲回应道“没有,刚刚起床的缘故,所以声音有点沙哑”江母放下心来接着说“阿哲,你爸爸这次忌日你要是太忙了,就不用回来了,我和你姑姑简单操办一下就可以了,大老远的跑回来也不容易,你父亲也理解你的”江哲放下手机开启了扬声看了看日历,确实是父亲的忌日快到了。江哲拿起了一瓶水咕隆咕隆喝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然后说“不,我回去,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妈妈了,我也想姑姑了,我回去”江母电话也说到“嗯,好,那你回来了再见吧,你姑姑难得见你,应该会很开心的”江哲此时也像冰山融化了一般露出了笑容笑着对妈妈说“嗯,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江母最后叮嘱道“嗯,好噢,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噢”便挂掉电话了。江哲拿着手中水瓶来到窗外看着天空发呆。

画面一转来到S市警察厅

江哲用证件打开了大门了,缓缓地走进警察厅,在走廊上听到一阵吵闹地声音。几名同事正在围着一名犯人,犯人满脸都是鲜血,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不停地挥舞着,周围的警察都不敢上前,只有江哲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一直走过去,犯人看着这个警察没把他放在眼里,就用刀子挥向江哲,江哲此时身体反应极为迅速后退了几步,接着右拳直冲犯人胸口,一下把犯人打倒在地上,周围的警察急忙上前抓住犯人,而江哲在一旁拍了拍衣服就走人了。“呀他是谁啊”一个新来的菜鸟问着自己的身边的前辈。前辈惊讶地看着他回应道“那个人啊哼是个内部告密者”

江哲则来到了科学搜查队的检测室,换上白色的衣服带着黑色防护镜开始了一天的证物检测工作,一阵忙活之后打开电脑记录报告“2018年 4月1日 14时31分 342号证据分析结果”“本试剂中的苯衍生物产生了荧光特性变化”“荧光波长为278nm荧光状态1.8”“试剂中检验出的是丙基苯与被害人内衣提取的成分一致”“在现场用的是显光光度法利用亮光源低浓度…”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大叫打断了他“江哲,江哲那个小子在哪里”“江哲在哪里啊,你给我出来”听到外面的吵乱声,江哲没有办法继续记录工作刚刚走出去就被那个闹事的男人抓住衣领,江哲皱了皱眉头对着他说“你干嘛呢”张海涛愤愤不平地吼道“干什么?你这小子,因为你告密我一大把年纪的人还要受到处罚”“同意作为警察你让同事这么难堪这应该吗?”

江哲淡然看着他说“那把无辜的人当成犯人就是应该的吗?”“班长你抓的犯人坐了三年冤狱”“比起他受的苦这是你应得的惩罚”张海涛再次情绪激动起来,江哲挣开他的手狠狠的甩开“不要只凭证言自述就当成犯人几十年的调查手段要用到什么时候”正要走开,张海涛又开始发作了“你以为你是哪根葱啊?你还以为自己是科搜队的王牌啊?出卖了同事还摆着一副样子呸恶心”江哲咬了咬牙离开了。

来到楼下的停车场正准备离开,一个标准职场打扮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向江哲边走边说“还是跟以前一样呢,不管在科搜队还是在哪里一样被人讨厌呢”他没有理会一眼打开车门插上钥匙就要开车,林若然急忙跟了上去熟练的坐在右边痴痴的看着江哲,他高冷地转头看着林若然说“干嘛?”,林若然用撒娇地口气说“有事找你呗!我们去外面找一个好吃餐厅慢慢说吧”江哲发动了车子淡淡的说“你总是爱自作主张”她便回应“不是因为喜欢我这样,才和我交往的吗?出发!!”一句轻飘飘的话出口“所以我们才分手的”正在喝水的林若然被呛到了。

林若然是S市地方法院的检察官,她带着江哲来到一个案发现场,打开案发现场的封条,她走了进去边戴手套边对着江哲说“干嘛呢进来啊”江哲看着案发现场一阵无语“这个餐厅气氛真是好呢!”林若然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走了进去拿起桌子上的合照这是一个漂亮的短发女孩,林若然解释道“李心洁, 22岁,在附近的工厂上班,抽空准备公务员考试”“你听说过涂指甲杀人案吗?”他附和道“杀死女人之后,在指甲上涂指甲油的人”林若然点了点头“没错目前为止确认的被害人就有6个加上李心洁7个”她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对着江哲继续说“一个月前在这里被杀害的,半个月前嫌疑人被抓,心证方面(主、客观因素如常识、经验、演绎、推理自由心理证明)是足够了”江哲开始查看卧室“物证呢?”林若然垂头丧气的说道“没有,没找到指纹和DNA,所以我才需要你,嫌疑人是个狠人,作案前磨平了自己的指纹”被拉来当作工具人的江哲顿时感到无语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林若然话还没有说完,江哲就自恋的说“因为长得帅,又聪明,还有能力”林若然笑着点了点头“差不多吧,暂时先不谈帅气的外表”还有就是“你是个不懂变通的原理原则主义者,傲慢而独善,不多情不温柔,加上到哪里都会惹起事端的”“但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喜欢你啊”江哲看着林若然开始了全身像起了鸡皮疙瘩连忙道“打住,我们还是谈谈案子吧”林若然就此打住从包包里拿出一包公文袋“这是现场的资料,这次你做得好,我可以跟爸爸提议让你出去跑现场,不用呆在检测室噢”林若然可是S市警察厅厅长林胜利的千金。江哲没有说话,林若然便开始阴阳怪气激他了“你不会,不想出现场吧,不会吧,不会吧”“也是,以前的你还可能做得到,现在可能太太行了”高冷的江哲淡淡的说“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吗”林若然脸红了,想到了俩人以前缠绵的夜晚,但是江哲打碎了她得臆想“别瞎想了,开始吧”两人换上专业的防护服开始搜查起来,不一会儿便结束了工作,林若然提出要去江哲的家“工作”,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直截了当的走了…

时间很快来到了开庭的那天,江哲作为提供物证的人选来到法庭,他在法庭外面的走廊等待法官的传唤,他正在看着手中的检测报告,此时法警也过来传唤他“江哲刑警,请进来”“好”他笔直而自信走进法庭,“这是科学搜查队细微证据分析组江哲刑警”法官抬头看了看江哲一眼道“好,那就开始吧”江哲上传物证和分析结果“这是通过观察李心洁案件得到犯罪方式,分析案发当日19时37分,被害人在某某便利店第一次见到犯罪嫌疑人陈青,陈青看着被害人孤身一人来便利店买东西便起了杀心,跟着尾随到被害人家中,在她打开家门的一瞬间扑过去,用麻醉剂浸泡后的手巾捂着她的嘴巴使其昏迷,然后拖入卧室放置床上,给被害人化妆在指甲涂上指甲油,随后用被害者内裤堵住她嘴巴,使其窒息而亡,死亡时间是24时左右”

“在水泥厂当焚烧工的嫌疑人穿着的衣服上检验出了废轮胎废塑料粉尘这物质在他经过地方和便利店都有”此刻对方律师开始提问“在现场出现了被告的指纹或DNA吗?”江哲看着对方的律师回答道“不,没有”一边的嫌疑人陈青嚣张的举起自己的双手脸前,显而易见所有手指都磨平了,没有指纹。对方律师继续辩解“废轮胎和废塑料粉尘这些东西,不只在被告衣服上有吧,这东西哪里都能提取吧”“除了这个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就是凶手吧”

江哲抬头看了正在咬手指的嫌疑人再回应道“现场时没有被告血液 DNA和指纹,但我没说没有其他证据啊”陈青停下咬手指的动作用像狼一样的眼神盯着江哲“人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细微痕迹,即使没有指纹”“手指上的毛孔会排出脂肪蛋白质等体内物质而排出物,根据人的特点呈现出不同成分比例,就像另一个指纹一样”江哲指着手中的照片在门上在桌子上在被子以及尸体留下的排出物“这是犯人留在现场的证据,经过检测结果铅汞砒等成分高出了正常比重的12倍而这个比例刚好跟长期接触水泥厂污染物质的陈青的体内成分一致”

法官听完心中似乎有了判断说道“辩方还有什么问题吗”林若然和对方律师同时回答“没有”法官便让江哲回去了“那么证人可以回去了”但是他还是站在原地不动,法官再一次提醒“证人,你可以回去了~”“证人,证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江哲终于开口了“我怀疑245号证物被污染了”在场的庭审和林若然都诧异的看着他继续道“在245号证物中发现了除被告外的其他几个男子的DNA”法官此刻也被影响了判断“身份确认了吗”江哲继续说“DNA比对比结果都是有犯罪记录的人现已死亡”一旁的陈青嘴角开始上扬,陪审团也开始议论纷纷“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可能?”对方律师听到江哲的话语也开始重拳出击“法官大人由于检方提供的证物存在被污染的可能,取证可信度低对此提出申请其他证物”法官大人思虑片刻便决定休庭。

法庭外的林若然很是愤怒的质问江哲“什么时候知道证物被污染的?”江哲站在窗边没有回头说“就在刚刚”她走上前逼问江哲“那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没有时间了,而且作证前不能先和检方透露”她提高了音量咬牙咧齿一字一句的话“好了,我知道了,你要是对我有一点点信任,也不会这样做”“你还是跟以前自顾自的,总是觉得自己是对的”说完便转头离开了。

“起立”再一次开庭经过法官和陪审团的商讨法官开始宣判“根据刑事起诉内容经过审议得出以下,判决检方提出的证据难以辨别真实性,故不能因此定罪,由于难以证实确切的犯罪事实,特此宣判被告陈青无罪”

已将移转释放的陈青遇到了正要离开的两人,上前对林若然笑着说“林检察官,这些日子辛苦了,别生气啊,脸上会长皱纹的”“林检察官,这身打扮挺美的,手也很漂亮应该很适合红色指甲油哈哈…”林若然气得脸皮都在抖动,对着陈青说“你千万不要再落我手里,我一定会让你进监狱的”然后甩着脸看都不看这个人渣就走了,江哲也跟林若然脚步想要离开,不料陈青继续开口“谢谢你了,警官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这份恩情”江哲反驳道“没必要,不是为你做的”陈青继续说道“你是江哲警官吧,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了,感觉很眼熟”江哲没有理会直接离开了法庭。

原创文章,作者:会喷火的赫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