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来还罪》小说章节目录三祖,辉煌全文免费试读

一角古老沧桑残破不堪的石碑,静静漂浮着,其上道道划痕,恐怖的渗着毁灭之力。

凛冽的霸道气息,与仙灵之气混乱的交织在一起。

虚空显化着几个散发微弱金光的残缺古字,

“镇天古碑,镇一方天地,守………….”

古非白感受到了周围弥漫的悲凉,感同身受道:

“残缺的古碑,到底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又有怎样无法倾诉的苦衷?”

内心泛起本族的命运,催的几滴泪水划过哀伤的脸庞。

“感受这里的气息,就像我一样透着无奈和悲愤啊!”

感叹同命相连的时候,虚弱无力的声音响起。

“小家伙,你终于来了。”

古非白惊讶了一阵回道:

“晚辈感谢您的多次帮助,这次也是误打误撞的进来了。”

“长话短说,我现在很虚弱,你认真听”古碑庄重严肃的说道:“我是镇天古碑的器灵,由于一些变故,本体破碎成六块,我因你之天命而来,这片天地即将发生动荡,你需要尽快寻找剩余五块碎片。”

“前辈可否告知大概的方位?”

“具体探查不到,肯定的是,它们都在镇古大陆某处,未来感知到,我会随时提醒你。”

“好,晚辈一定达成所愿!”

“嗯,我要陷入沉睡中了,现在的我异常虚荣,暂时能帮你的有限。最后提醒你,完整的镇天古碑涉及到你未来的存亡!”

古非白心里犹如被压了一块巨石,呼吸都变得急促,退出古碑的空间。

“我的存亡?太神秘了,我先提升修为走出煞灭界再打算吧,”

了解了古碑的事宜,古非白开始参悟灵觉道瞳。

经过几个月的融合感应。

灵觉道瞳赋予了古非白一项神通:破妄感知!看破幻觉和心魔,感知破绽和危险。

“历练争斗的无上神通啊!富贵险中求是真理,生来罪身又如何,命由己不由天!”

结束了修行,古非白走出房间,陪母亲打理家务,亲昵的闲聊着。

一晃禁闭的两年时间飞逝。

优秀的天赋,以及功法和道瞳的辅助下,古非白的修为彻底稳固在聚气境六重天。

随着惩罚结束,古非白被老祖召见,来到议事厅中。

“非白,你真是我古族的希望,十岁的聚气境六重天。”

“感谢老祖们对我的爱护和认可。”

“这次召你前来,是送你前往家族秘地修行,你好好珍惜,三年后我们会接你出来。”

“好,我一定不负老祖所望!”

三祖起身,身上飘出古朴令牌飞向大殿上方的牌匾,牌匾感应令牌后,开启了一道圆形光幕。

“非白,你快进去吧,三年后见。”

古非白严肃的点了点头,怀揣激动的飞向光幕消失不见。

“希望他能快速成长起来,这段时间古族不宁静了。”

老祖们望着消失的光幕,低声的交流着。

“是啊,前段时间一道法旨降临明示,再过一个月,其他几个界域的天骄要来此,也不知道又会引起怎样的惨剧啊。”

“是啊,可恨!”

“将他送入秘地正好避开纷争。”

“如今的我们,没有实力只能委曲求全了,挺过去,我相信未来非白一定能改变古族的命运!”

几位老祖说完就陷入了沉默。

眩晕的失重感,让古非白落地一顿踉跄。

“这就是古族的秘地。”

空间不大,眼前一座简单的木舍,一小池清泉,几株灵药,再无其他的东西了。

走进木舍,里面几卷书籍,数十件法宝,几瓶丹药。

古非白感慨道:

“看来我族被当年盘剥的所剩无几啊。”

古非白对法宝和丹药不太感兴趣,而是先拿起了一卷书籍观看起来。

这是一卷古族记事录。

镇古大陆,原本叫镇魔大陆,分为凌青界、帝白界、楚雀界、古玄界和煞灭界。

煞灭界在中央,其他四界环绕。

传闻,五界以四象阵法排列,镇封着一位远古煞魔。

“大陆竟然还有这样的辛秘啊”

古非白继续看着。

四界由四族八圣地掌控,古族原本在古玄界,地位超然。

千年前,大陆全部顶级势力,以古族出现叛徒为由,开启了杀戮。

整个古族几乎被毁灭,存活下来的族人,苟延残喘的被驱逐到这罪渊之中。

受限于此地的环境,外界还有封印和看守,古族越来越衰弱。

各个界域的势力,千年内持续的压榨着古族。

古族至今难以查清楚,这场灾难因何而起。

“整个大陆都是敌人么!”

读到这里,古非白血液翻涌,双眉紧皱。

接下来就是一些界域势力的介绍和村庄大事件的记录。

——千年前,族内百名修行者被强行带走,一去不回。

——六百年前,几十名幼童被带走,下落全无。

…………………………。

一行行的记录,述说着古族的血泪!

接着一条引起了古非白的注意。

——煞灭界一千三百年,两名婴儿诞生,神秘势力降临,可能其强者预感到古族有天骄诞生,逼迫我族交出新生婴儿,一番抵抗,族内折损一位老祖,无奈藏匿天赋尚佳婴儿,舍弃了另一名。

“我的出生竟然伴随着这样的血债。”

古非白狠狠的合上书籍,没有心力看下去了。

闭目调息体内的躁火和愤怒。

古非白吐出满腔的怒气吼出:

“罪!罪孽!”

“当我站在这方天地的顶点,就是你们最大的罪过,等我来还罪吧!”

走出木舍,无心再看其他书籍和修炼。

一个人静静的望着,身旁灵气氤氲,灵泉翻涌。

素未谋面的父亲,举世皆敌的境遇,

降罪其身的压迫,未知灾难的讯息,

替死的族婴,族人的期盼。

林林种种的血泪史,摇曳着心神,不屈的意志随着煎熬凝聚不散。

古非白心中的意志越发坚实,也感悟出了自己对世界的看法:

世间无对错,生死由己握;

能者一言,掷地有回声;

弱小无语,降罪唯忍受。

“当我俯瞰世人时,一切都是云烟!”

这时的古非白身上发散着道道利芒,气息冲撞的周身灵气溃散。

随着话音结束,一切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平静。

转身,回到木舍继续看起书籍。

原创文章,作者:小言书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