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太子后,疯批摄政王火葬场了》小说章节目录小太子,老太师全文免费试读

他的功底,着实令月皎心惊。

仅仅一探便知所有事,他尽量避开太医问:“你有办法?”

“没办法。”聂绥双手一摊:“拖的太久,伤及五脏,有事,太难。”

“那你方才说的无事?”

聂绥笑:“只要辅以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四味日日饮,也可延长续命….只是,殿下您能吗?”聂绥话中有话,目光向四周一瞧,啧啧两声。

月皎一怔,这人果然不是普通神医,这么快就发现慕兰迟在他身边安插的诸多暗卫,甚至看透他眼中的为难。

他的确不能日日服用,甚至,他还要将这事隐瞒,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聂绥看懂他心思,朱唇一笑,回身对太医说:“太子殿下的确身体空虚,需要特别调理,你可回了摄政王,总体没大碍。”

太医点头,赶紧去报。聂绥冲月皎眨了个眼,将手放于唇边‘嘘’了一声。

月皎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不能让他就这样走掉,趁着四下无人,他快速以指在聂绥掌心写下几个字。

——先生可愿为我所用?

聂绥啧了一声,“你这个病症啊,还就得本神医出马,快快让人带我去写方子,本神医好拿钱走人。”

月皎当即命小全子领他去。

须臾,太医返回,聂绥也写完方子,将笔一甩,他冲太医说:“没什么事了吧,问诊费,拿来。”

太医立刻奉上银子。

这边小全子拿着那方子欲给月皎看,孰料便从外面行来两名黑衣暗卫,抢过纸来细细打量。

月皎知聂绥懂他话,也知他的答案定藏在这方子里。

手指微紧,他生怕暗卫会发现什么。

然而,并没有。

暗卫恭敬将方子递到月皎手中,请他过目。

快速看了下,过目不忘。

暗卫吩咐太医说:“照方子去给太子殿下配药调理吧,摄政王有令,好生伺候着,否则拿你们是问。”

“是。”

“小全子,将藤椅搬回去,本宫冷了。”随着人都消失,月皎平静吩咐,双手负后慢慢走回长宁宫。

进殿第一刻,他从书案上拿出宣纸快速写了几个字。

“君意为何?杀慕狗….拟或者,复自由?”

寥寥数笔,心惊胆颤。

这是月皎从聂绥写的医方中破译出来的。想不到这位神医还是《读心注》的书迷,此乃天宁一本专讲奇门遁甲的书籍,其中有记载一些暗语,可用于联络。

月皎从他写字笔画的横竖长短猜测出来。他看着这几个字,忽然笑了。

将纸撕成几片,他直接塞进口中,就着茶水吞下。

夜傍时分,慕兰迟又来了。沾着凉气的狐氅在殿外脱下,慕兰迟命宫人将身子熏热了这才踏进来,手中还拎着一些油纸包。

人未到声先传:“本王听太医说那位神医给你诊的很好,药喝了吗?”

“王爷手中拿的什么?”

慕兰迟一笑:“在宁京天盛楼买的水晶卷与熏凤爪,给你带来一些尝尝。”

月皎不可闻的蹙了眉——他向来不爱吃什么带骨头类的东西,口味与慕兰迟天差地别。

见他亲手将油包纸拨开,他无奈只好坐过去,淡淡说:“药刚喝,我嘴里还颇苦….能不能……”

男人斜眉一凛:“本王专程买的。”话中意太明了,你不吃也得吃。

月皎学着他的样子将手擦净,挑了一块极小的拿在手中,咬了一口。

年长的男人已然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笑:“知道本王为什么爱吃这个吗?皎儿…你不觉得这小小一只….颇有人形吗?这啃骨连筋的味道…….”

“咳——”月皎差点吐了。

眼中不可置信看他,寒眉邪佞、刀削斧凿的侧颜,浅薄的唇还在嚼动,他还真不愧天下人唤他一声‘奸臣’。

民间传,摄政王其名可止小儿啼哭,可吓夜行厉鬼。

月皎顿时放下凤爪,擦了擦嘴说:“我吃饱了。”

“呵,被吓到了?”慕兰迟冷声一笑,“你就是娇惯,本王像你这般大的时候…….”

早少年成王,血洗战场了。

说到这儿,慕兰迟眸色忽然变了,古怪异常,似想起了什么——

——

作者有话说:

年上哈,相差十三岁。

原创文章,作者:哀水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