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太子后,疯批摄政王火葬场了》小说章节目录小太子,老太师全文免费试读

长宁宫外,血流成河。

他跪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慕安行到他身边说:“恭喜殿下,奴才这就带您去见摄政王。”

“……..”

月皎手指抠紧,声音颤颤:“好……”

“将这些残尸拖走!”慕安吩咐道,一扶太子身体,将他带起来。

月皎的手很凉,白色的中衣被鲜血溅上,可怜又无助。

走过长长宫道,慕安停在宫门口一指,“殿下,摄政王便在那里。”

他瞬间将身隐在黑暗中。

月皎抬眸,一辆奢华高贵的紫色车辇停在宫外的护城河边上,两匹鬃色的马在原地垂头吃草。

车辇的帘子掀开,坐在里面等了很久的男人气场强大眼帘紧闭,手中把玩着两颗玉石。

车外,少年清致的声音传来:“王爷……”

慕兰迟勾起笑,道:“上来。”

月皎的脸上手上都脏极了,身上可见他擦拭血迹的痕迹,便连锦靴也被染上殷红。

慕兰迟睁眼打量他,笑出声,“像个小花猫….来,本王帮你。”

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示意他过来。

月皎刚贴近,男子气息便贴过来,张唇吻上他眼睫,又将眉心的血舔去。

慕兰迟道:“太子如此肝胆对本王,本王心慰的很。让本王来抚平你心惊的伤嗯?”

他被抵在车壁。

连绵的吻落下,月皎浑身发抖,咬紧牙始终不喊一声。

长夜寂寂。

太子发了烧,似这晚宫外的荒唐让他染了病,也似,他那一直憋屈的心找个方式发泄。

他被慕兰迟抱了回去,之后的几日他一直昏昏沉沉,躺在床上说胡话。

做了很多梦,梦到儿时,梦到他见慕兰迟的第一面。

那时的他五岁,被父皇抱在怀中,慕兰迟来宫中请安,冲他笑了笑。

皇帝说,这小家伙似乎很喜欢你,一见皇弟来眼睛都睁圆了。

慕兰迟伸手摸了摸他头,温柔唤了句:“皎儿,叫本王。”

其实,这并不是他与他的初见。早在他降生的那晚慕兰迟便抱过他,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哭泣着,被他用一根手指抚慰到吸吮。

月皎在梦中喊着不要。

身姿修长的摄政王坐在他床边,凝着被高烧烧的通红的脸,他拿起冰凉的帕子放在他额头,轻轻拍了拍他。

寝殿内跪了一地的太医,摄政王声音清冷问:“什么时候能退烧?”

“回禀王爷,太子殿下这是身骨弱,心思郁结所造成的症状。臣们也无法确定…….”

“一天,本王只给你们一天时间,明日,本王要看到太子苏醒。”

摄政王暴戾,能给他们时间已是格外开恩。太医们纷纷叩首,忧心该如何让太子醒过来。

若是宫中不行那便可以去求宫外,听闻最近天宁来了位神医……

一众太医退下,慕兰迟政务繁忙,仅陪了他一会儿后便也走了。整个寝殿内只有月皎一人,浑浑噩噩在床上。

小全子身影利索从侧门进来,掀开帐帘一瞧太子脸色叹气。他将拎着的食盒打开,里面放着一些瓶瓶罐罐。

掏出火折子,又将食盒内的一把艾草拿出,点燃后便在月皎床边走动挥舞。

口中念念有词:“艾草燃,驱病魔。路过的各位神仙们,求你们保佑我们殿下吧,他太苦了,保佑保佑!”

小全子冲着四面八方磕头,又来床边看月皎,打开一些瓶罐,将里面的药擦在月皎眉心、手心、脚心。

如此反复,小全子用了一晚时间才将月皎的手脚弄凉,高烧退去,体温逐渐恢复正常。

小太监累的睡在床边,手中还拿着半干的湿巾。

天方大亮,在床上躺了好几日的月皎终于醒了 。

头是疼的,他全身如水洗,中衣早已被汗塌透。侧转头,他看见睡在床边一角的小全子。

眸色瞬间变冷。

原创文章,作者:哀水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