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娇男主的反派师尊》小说章节目录颜仓溟,小弟子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穿成病娇男主的反派师尊

小说:纯爱

作者:满杯百香果

简介:【无女主】【双男主】【清心寡欲妄图拯救徒弟的傻师尊vs装模作样腹黑小白兔孽徒弟】人人都知道,师尊是一个高危职业。一时手抖穿成里面最大的反派师尊,且死相又极为惨烈,本想掐死徒弟,以绝后患。谁知…心软下不了手,只能费尽心思想把徒弟培养成根正苗红的小徒弟。日积月累,徒弟对自己越发好了,旬离以为自己成功了…直到…自己被软禁在阁楼的那一天,旬离才猛然发觉,徒弟早已不是原来的小白兔了…

角色:颜仓溟,小弟子

《穿成病娇男主的反派师尊》小说章节目录颜仓溟,小弟子全文免费试读

《穿成病娇男主的反派师尊》第1章 开局性命堪忧免费阅读

“小小年纪就敢欺师灭祖,你这小子,留不得了。”宋河一身深蓝色的道袍在微风中微微摇曳,一双睿智的双眼紧紧盯着跪在地上身子单薄的少年。

燕云台下站满了人,可无一人为这少年发声。

听着宋河的决断,颜仓溟更是连头都没有抬过,死就死呗,没趁此机会杀了他那位好师尊,是他的失误,他认就是。

“颜仓溟,五长老座下首席大弟子,因毒杀师尊未遂被擒获,故,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清冽的嗓音伴随着冷寂的风传遍整个仙宗。

咚——咚——

律堂的钟声响起,连响两声,代表律堂堂主亲自处置十恶不赦的罪人!

颜仓溟,今年刚满十七,在旬离座下,刚满三年,这三年,没有一天,他不想杀了他。

满头凌乱的青丝下,少年唇角扬起一抹凉薄的笑,今日,最好让他丧命于此,否则…

他与旬离,不死不休!!!

而正在雾淼峰沉思自己为什么会穿书过来的旬离,在听到这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时候,终于坐不住了。

说来旬离自己都不信,他看了一本爽文,书里的反派特别变态,对徒弟简直就是变态的虐待,他恨得牙痒痒,到了后面,甚至茶饭不思,彻夜挑灯夜读,所幸最后作者把那反派写死了,男主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简直大快人心,他一时激动,一时手抖,就从卡里划出一万打赏了出去。

还没来得及后悔,他就直接过来了,跟坐过山车似的,他看着自己白色的道袍,在听着小弟子喊着:“五长老…”

他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是什么感觉。

他想静静。

房里的人好不容易清出去了,他才静了没几分钟,就听到那么一句宣判,旬离脑子“轰”的一声。

要完!

男主就是在接受律堂惩戒的时候,觉醒了体内的魔种血脉,最后以一己之力杀出了重围,再回来的时候,就是找旬离复仇的时候!!

剜心挖眼,拔舌剥皮,做成人彘。

不行不行!!!

旬离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必须阻止!连外套都来不及穿,旬离连滚带爬从床上奔下来,鞋子也来不及穿,就急匆匆的跑出了门。

“五长老?!”门口端着药的弟子一脸懵的抓了抓后脑勺,满眼不解的看着那个赤着脚疯狂奔跑的男人。

等旬离跑下雾淼峰,跑到燕云台的时候,颜仓溟已经被绑在了惩戒碑上,满头黑发早已散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可那满身的窟窿洞和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却让旬离肝胆俱裂。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惨死的下场!

“住手!!!”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颜仓溟一瞬间就吼了出来,身子也瞬间脱离了地面,直接傲立在众人头顶。

旬离慌张得不行,这种身子凌空的感觉让他很没有安全感,可颜仓溟一直垂着头,没有半点反应的样子,更让他紧张。

“五弟?”宋河不解,皱眉唤了一句。

旬离平时里最是在意自己的形象,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只着里衣,赤脚,还不曾束发的样子还不曾有过。

旬离哪里听得到宋河在叫他,凭着一股莫名从丹田升起的灵气,他满目担忧的朝着颜仓溟靠近。

“旬离,你这孽徒,该杀!”律堂的堂主星河挡在了旬离面前。

星河:“门规废不得,哪怕你是他师尊…”

旬离抬眸,视线微冷:“既是我的弟子,那便只有我才有处置他的资格!”

宋河也来到了燕云台,严肃的面容上带着疑惑:“五弟,你不是向来不在意他的生死吗?何况他如今动了杀你的心。”

颜仓溟脚下的血越来越多,甚至从惩戒碑一路流下,仿若要染红整个燕云台。

旬离来不及解释得太多,可若是强抢,他和颜仓溟都讨不了好,只能看向宋河,眼里带着几分乞求:“二师兄,是我误会了仓溟,他不曾欺师灭祖,其中缘由,待我日后好好同师兄道来,现在可否先让仓溟治伤?”

宋河无疑是诧异的。

旬离这般凉薄的个性,竟然愿意当众为颜仓溟求情?

旬离等不到宋河的回答,也站不住了,拔腿朝着颜仓溟跑去。

颜仓溟四肢都被穿透了筋骨,直接钉在惩戒碑上,胸前,腿上,满是窟窿洞,触目惊心。

“月华!”旬离沉声凭着记忆唤了一声。

充满凌厉寒气的剑从远处划来,旬离手握月华,眼底是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的恐惧。

“要亲手杀了我吗?”冷淡沙哑的嗓音响在旬离耳边。

拿剑的手有些抖,旬离没多做解释,刚想用月华直接劈断惩戒碑,宋河就立刻胆战心惊的下了命令:“五弟,够了,来人,把颜仓溟放下来!”

底下的弟子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显然不明白为何旬离会来救颜仓溟,毕竟人人都知道,颜仓溟虽然是五长老唯一的关门弟子,可这关门关门…

是关起门来虐待吧。

没人想当旬离的关门弟子,可旬离的实力又高于其余几位长老,他们不得不尊敬。

宋河的话刚刚结束,颜仓溟就从惩戒碑上直接掉了下来,旬离心口微微一颤,连忙飞身而起,在颜仓溟落地之前,把人抱住。

“药老!让药老立刻来雾淼峰!”踩着月华,抱着颜仓溟,旬离火急火燎的离开。

早知道意念就可以召唤自己的灵剑,他就早点来了,兴许颜仓溟不用被折磨得这么惨。

旬离越想越是心惊,虽然没到最后一步,颜仓溟却也跟个废人差不多了,若是让他的恨意越来越深,他早晚小命要折在他手里。

怀里的少年,明明已经十七了,可旬离抱着,却感觉轻飘飘的,除了温热的鲜血在掌心,指缝流失外,他感觉不到少年身体的温度。

旬离一到雾淼峰就就急匆匆把人抱进了卧房,刚想把人放在床上,一双手臂就搂住了他的脖颈,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阴狠血红的眸:“怎么?师尊又想到别的法子来折磨弟子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满杯百香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