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的体内藏仙墓》小说章节目录叶辰,叶宁全文免费试读

“哈哈,叶辰,吓傻了吧!化灵境修者才可以随意的灵力化物,踏入玄境,幻化的灵力巨兽才具有了灵魂,才具备攻击力!”

叶宵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就好像看到叶辰被鹰爪抓穿了锁骨,一命呜呼!

所有人都一副看戏的表情!

没有人同情,有的只是嘲讽!

人群中,一位少女满脸的紧张之色,纤细的小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裙,眼中尽是担忧,她想呐喊,却又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眼前的一切!

滚烫的泪水汪汪而流,凄凉无助之意在少女的心中涌动!

“叶辰哥,你一定不要有事!”

少女心中祈祷!

此时,鹰鸣震天,黑色的翅膀挥动,狂猛的气流在空中翻滚,一道道飓风呼啸,飞沙走石,黑云遮日!

锋利的鹰爪穿过虚空,狠狠的向着叶辰的锁骨抓去!

然而,叶辰满脸凝重之色,宠辱不惊!

手印变化间,一道黝黑的剑气刺破虚空,精准的洞穿了苍鹰的头颅!

同时,一道森寒的掌印抚过,野蛮的一掌把苍鹰拍飞!

巨响震天,苍鹰眨眼间成了飞灰,一道道金色的灵力在空中飘过,满空都是凄凉之色!

“叶辰哥,赢啦!”人群里,少女嘀咕,那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不可能!叶辰,你这个废物,天生丹田坚如磐石,十六岁了,依旧处在聚灵境!”叶宵喃喃自语,犀利的目光扫过四周,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谁?出来!敢跟本少主作对?出来……”

叶宵歇斯底里,他认定,一定有人暗中出手保护叶辰!

然而,他又岂能知道,此时的叶辰早已今非昔比啦,阴阳二气在体内流动,叶辰的修为更是踏入了天元境的门槛,只要叶辰愿意,捏死地元境初期的叶宵,就如同踩死一只臭虫!

“我还没有死呢,你就想取代我上位?”叶辰的目光冰冷起来!

经历了前世的沧桑,他的心坚如磐石,此时,就是杀人,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叶辰,你,你隐藏的好深啊!”大长老面色阴沉起来,满是浓浓的杀意!

“大长老,叶家有规矩,任何人想要上位,都可以来挑战本少主!”

“叶宵,既然你想当少主,你敢放马过来挑战我吗?”

“不敢,就老老实实的做小弟,以后见到本少主,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绕着走!”叶辰霸气十足!

“辰儿,说的好!”叶藤山一阵大笑!

“爹,虎父无犬子,从此,叶家的辉煌由我来带!”铮铮字言,傲傲铁骨,这一刻,叶辰自信满满!

“好,我要挑战你!”叶宵感觉自己的肺要气炸啦。

当着众长老的面认怂,他做不到,更何况,众长老都看好他,要他取代叶辰少主的位置!

“好啊,既然是挑战,那就去叶家的生死台!挑战分丹比和武比,不知道你要挑战本少主的哪一项?”叶辰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有着灵韵仙子传授的天品炼药术,此时叶辰可以轻松的炼出玄品丹药。

有着阴阳二气,叶辰可以轻松应对突发情况,就是天元境的长老一起上,叶辰也自信可以逃走!

“叶辰,去吹箫楼睡了一晚,你不会抽风了吧?丹比?你能凝练丹火吗?武比?呵呵,你才是聚灵境而已!”

“与其自取其辱,不如主动让位,我们没有人笑你,叶家给你父子一笔安家费,如何?”大长老道。

“哈哈,你算什么东西?不服吗?不服叶家生死台见!”叶辰白了大长老一眼,满脸的怒气!

“大长老,息怒!我挑战他!一个废物而已,我要让他知道什么是装逼不成反被吊草!”

“三天后,生死台见!”叶宵怒吼,被一个自己耍了几年的废物打脸,叶宵气的面庞都青了!

“好,三天就三天!”叶辰轻笑,对于生死台比试,浑然不在意!

“爹,咱们走!”

叶辰实在不想看众人的丑陋嘴脸,拉着叶藤山离去!

“叶辰,生死台上,我要把你挫骨扬灰!”叶宵怒吼!

“哼,叶藤山这个老东西,明面上逆转功法,身受重伤,实则根本没有!他跟叶辰配合,做了一出好戏!”

“二长老,联系碧云山的慕容世家,他家的千金可是跟叶辰有着一纸婚约啊!”

“慕容雪可是天之骄女啊,岂能甘心受一纸婚约的束缚,嫁给一个废物?”大长老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让慕容世家悔婚?哈哈,这一招实在是高!三天内慕容世家悔婚,三天后,叶家生死台之战,叶藤山这一脉,也该死绝啦!”二长老捋了捋胡须,笑道!

“不,想办法让慕容雪来看看他的未婚夫是何等的窝囊,到时候,你我暗中操作一番,宵儿来个英雄救美,呵呵……”大长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宵儿,叶家藏宝阁,各种武器,功法随你挑,记住,三天后,不管什么办法,一定把叶辰整死,既然已经翻脸啦,就没有缓和的余地啦!”大长老叮嘱道!

远方,少女听着大长老等人的谈话,随即火急火燎而去。

“爹,你怎么样?”

昏暗的房间里,看着面容憔悴的叶藤山,叶辰一阵心酸!

上一世,他是孤儿,三岁被叶家收养,在叶家打杂谋生!

机缘巧合下,他得到了一块至尊骨,修为突飞猛进,踏入了天元境巅峰,更是成为登仙榜上的红人!

叶家这才开始注意这位庶子,并封他为叶家少主!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这一世,悠然醒来,在豪华的棺冢内,看到叶藤山那心碎的目光,毅然决然的逆转功法,要陪自己共赴黄泉,叶辰心酸了!

他发誓这一世不让这位孤苦老人难过!

“辰儿,咱们连夜走吧!爹知道你的底细,过过嘴瘾就行,不要真个上生死台!”叶藤山苦笑,叹息的同时,殷红的血液喷落!

“爹,孩儿说过,我是你的骄傲。从今往后,孩儿再也不是废物。”叶辰自信无比!

“辰儿,可是……”

“没有可是,三天后,孩儿一鸣惊人!”叶辰伸手握住了叶藤山的手腕,精纯的阳气喷薄,如同滑溜的泥鳅,钻入了叶藤山体内!

原创文章,作者:北弦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