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小说章节目录姜雨夜,姜大祖师爷全文免费试读

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个人又划了一阵,前方的河水静悄悄的,甚至连半点波澜都没有荡起,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石人俑掉入水中,沉入海底,根本就是泥牛入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溅起。

有的时候危险往往在一瞬间的,开始的平静、象征着后续的狂风暴雨,姜雨夜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

“随时准备战斗,记得拿点家伙防身。”姜雨夜叮嘱了一句,反手抽出了背后大金牙刻意为他准备的铜钱剑。

这剑乃是从汉代流传下来的,大金牙听说姜雨夜会道法术术,正好宝剑配良人,哪怕收这剑的时候花费了偌大的价钱,他觉得这么干也值。

见到姜雨夜已经蓄势待发,老胡抽出了工兵铲、胖子将组装好的冲锋枪端在手里,雪莉杨也是随时待命,四个人严阵以待那种感觉就像是要上战场。

只是,几个人拉开架势半天,却不见河流有什么异样的变化,这时候竹筏已经已经驶向了最中央的位置。

那头顶上锈迹斑斑的锁链就像是一条条随时袭击的巨蟒,倒悬在上面随时都有可能向下袭击。

这河流地势驳杂,时宽时窄,如果真的突然遇到特殊情况,确实不太好应对,所以姜雨夜吩咐老胡将强光探照灯的角度压低,往河水中照去,这也算是未雨绸缪了。

不过这样看去,透过那清澈的河流,依稀见能看到一具具石人俑在水下真切的面貌。

当年献王将他们尽数下了‘痋术’,之后口鼻都用泥巴堵死,现在遇水则融,那本来啊模糊的人脸也是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些个石人俑还保留着死前痛苦挣扎的惨烈表情,这个时候如果是心理素质不好的见到了,那绝对会吓死个人。

“卧槽,姜爷,这TMD到底都是些什么玩应啊?”胖子一边用竹竿往前划,一边看向水里那渐渐胀大、裂开的石人俑,嘴里面也是不禁骂娘。

因为从那裂开的石人俑眼耳口鼻当中,还有裂开的地方竟然钻出了无数干枯的虫卵。

这些虫卵遇水则融,紧接着在众人的目光注释之下,这些个虫卵就仿佛像是海绵一样,直接吸摄着河内的养分,而后迅速的膨胀,下一瞬全部都变成了指甲盖大小的水彘。

“这……这是水彘蜂,而且杀伤力极强,难怪献王刻意制作了这些石人俑,感情就是培育这些水彘蜂的啊!”雪莉杨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侧长鳍一样的生物。

这水彘蜂遇水则融,而且游动的速度奇快无比,而且不过就是眨眼的功夫,直接全部向竹筏这边靠拢。

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个人大惊失色,这种浅水生虫类,十分喜欢附着在漂浮的物体上产卵,有时候在以南的地段,甚至在水田之中都会寄有水彘蜂。

胖子是北方人,从来没见过这水彘蜂,此刻突然见到这些水彘蜂密密麻麻的冲了过来,他赶忙伸出手中的竹竿去拍打,激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见状,姜雨夜连忙上前一把抓住胖子的胳膊,眉头在微颦之际,嘴里也是不忘说道:”别乱攻击,这东西出不了水,而且我有办法对付。“

说完,姜雨夜用眼神示意老胡看着胖子点,别让他胡作非为的同时,他从怀里也是掏出了一枚符箓。

将符箓点缀在铜钱剑上,姜雨夜嘴里面念念有词,这水彘蜂在其他人眼里固然凶狠如斯,然而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些胶原蛋白。

这水彘蜂如果用火去烤、在配以佐料那味道也是杠杠的,君不见未来贝爷吃啥都是卡路里吗?

水彘蜂怕火,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它们现在贴附在竹筏下,这使得竹筏微微有些下沉。

自古铜钱剑驱鬼镇邪,现在加之姜雨夜的火焰符箓,这些个水彘蜂如果不退散的话,只有被烧死的下场。

诵读完毕,姜雨夜将手中的铜钱剑猛然刺于水下,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之前还做势欲扑的水彘蜂,几乎在铜钱剑刺下的瞬间,靠的近些的水彘蜂尽数燃烧了起来。

姜雨夜符箓召唤出来的火焰,除非他本人想要熄灭,否则的话就算是遇水也能燃烧。

“啪!”

“啪!”

“啪!”

水中的水彘蜂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一个一个猝不及防直接被烧死了一大片,这样的成果在姜雨夜的预料之中。

不过其他人见状,则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尤其是胖子那看的更是心驰向往。

“卧槽,姜爷,神人啊,虽然早就知道你有这么一手,但没想到这一手在水下都能起作用。”

自从知道了姜雨夜是摸金老祖宗的身份之后,平日里大家也都是有意无意的把他抬的很高,为的就是能在关键时刻捞自己一把。

虽说这位爷总是喜欢以物易物吧,但能用金钱去衡量,他绝对不待让你欠他人情的,如今事态危机,对方悍然出手,绝对有着宗师级别的风范。

“这些东西杀不可能尽数的杀死,这献王估计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准备了成百具石人俑,为的就是将误入此地者尽数干掉。”

姜雨夜连续向水中击了几下,在清理掉一些水彘蜂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是看向了远方。

因为眼瞅着不远处,那白花花的水彘蜂是越聚越多,层层叠叠地贴在竹筏底下,数量多得根本数不清楚。

姜雨夜的攻击确实有效,却也是杯水车薪,因为络绎不绝的水彘蜂加入进来,那根本是杀不干净的。

见到不过眨眼间,这些水彘蜂就聚拢到了竹筏的下面,一直负责划水的胖子顿时骂了一句。

“卧槽,怎么越来越多了,这是要沉船的节奏啊。”

“别慌,对付它们我自有办法,只不过过程危险了一点,到时候你们定要撑好竹筏。”

姜雨夜又灭杀了几波水彘蜂,不过这对下面的水彘蜂群来说根本无关痛痒,无奈之下姜雨夜也只能另想他法了。

他记得这条水道里应该有一条小青龙(大蟒蛇),这种东西想要饲养成型需要成百上千年的时间。

那小青龙(大蟒蛇)应该就在不远处,他到时候操纵那条小青龙(大蟒蛇)吞噬这些水彘蜂即可。

“姜爷,您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手段赶紧使出来吧,兄弟们再这样坚持下去极有可能翘辫子了。”

老胡也是比较焦急,这么多的水彘蜂如果全都沉淀在竹筏下面的话,万一吃不住承重就有可能坠河。

如果只是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个人,兴许他们还真是别无他法,不过姜雨夜是何许人也?

摸金祖师爷、所有倒斗行业的老祖宗,这样的人会没办法?反正老胡、胖子、雪莉杨他们是根本不信的。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三个人看向姜雨夜的目光也是越发的凝重,只是当事人此刻从怀里掏出了三张符箓扔进水里。

这样既可以消灭水彘蜂,同样也不至于让竹筏沉下去,做完这些姜雨夜重新将铜钱剑置于身前。

他的目光凝视着远方,那时不时闪烁而过的精光,似乎也是标志着他看透了未来。

“在坚持一下,到了前面我自有解决的办法。”

姜雨夜吩咐了一句,道法术术讲究的是驱动天地大势,那小青龙(大蟒蛇)也算是具有一丝灵智,想要沟通驱动也不是太难。

听到这位爷的吩咐,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个人也是抄起家伙疯狂的往前划,只是那水彘蜂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以至于速度根本快不起来。

“姜爷,咱们这竹筏越来越沉,如此众多的水彘蜂,既然是用痋术大费周折寄生在死尸当中的,我大概能猜到献王这么做的目的了。”

雪莉杨经过这段时间查找的资料,发现‘痋术’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此刻面临这样危险的情况,她也是诉说出口:“痋术的本质是玩弄灵魂,所以它们的共同点应该就是转换和寄生。”

话说到这儿,雪莉杨也仿佛像是触摸到了献王隐藏的一些秘密,又补充道:“这痋术是以死人的灵魂为媒介,换而言之是把怨魂转嫁到其余的生物身上,使无毒无害的生物,变成置人死命的武器或毒药。

当然,这或许只是咱们接触的冰山一角,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所以还得姜爷你指正、指正。”

“确实没错,痋术乃是道法和蛊术的结合,而且献王一向喜欢玩阴的,这水彘蜂一会儿就可以完全解决掉,你们不用慌张。”

说话间,竹筏已经载着众人穿过了这段笔直的河道,进入了一片更大的山洞,这里已经储满了水。

众人军用头盔上的矿照灯扫视了一圈四周,发现这处山洞也是更为空旷,对面仅有一个出口,水流从那里流淌而出。

姜雨夜知道只要继续往前走就能过了遮龙山,最后汇入《虫谷》的蛇河,到时候献王墓就是近在咫尺了。

时间也是快速流逝,竹筏下面此刻已经不知道附着了多少的水彘蜂,竹筏被坠得往水中沉了一截,不过好在姜雨夜时不时的用符箓灼烧它们,否则的话河水没过脚面可就惨了。

献王这个老东西一向以阴险狡诈著称,如果仅仅只是水彘蜂的话还不致死,所以姜雨夜知道对方一定安排了无数的后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不过好消息是从山脚顺流而下,根据时间的估算,他们应该很快就能驶出此地了。

一旦上岸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人也不至于成为废物,所以此刻只要拼命的往前划即可。

前方的出口又是和先前一样,是条经人力加工过的直行水道,从那里顺流而下,不用太长时间,应该就可以顺利地从遮龙山内部出去。

只是,这段路程划了一半的功夫,忽然听见山洞角落中一阵碎石声响起,黑暗中好像有某个庞然大物,在山洞边缘的岩石间快速移动。

“……”

“……”

“……”

来了!

其他人不明所以,唯有姜雨夜精神一振,他之前一直在与这条小青龙(大蟒蛇)沟通,如今碰了一个照面,也是时候让它为自己所用了。

念及此处,姜雨夜手中的铜钱剑在半空中刻画了一个剑花,随即嘴里也是高声呼和道。

“蛇虫鼠蚁一家亲,我欲乘风天地来,蟒蛇驱使终得道,今朝因果还复来。”

伴随着他声音的落下,那青铜剑的剑尖上似乎也有一道精光一闪而逝,紧接着莫入黑暗之中。

要想对付这些水彘蜂必须要用到一些手段,当初在古蓝县他奴役了铁头龙王,如今驱使一条小青龙(大蟒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只是,他是如此想,众人将矿照灯照过去,每个人的脸上此刻也是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色。

只见在不远处的蘑菇岩上,正盘绕这一条小青龙(大蟒蛇),它昂着脑袋对着众人吐着蛇信子。

这条小青龙(大蟒蛇)身上的鳞片在探照灯下闪烁着不祥的光芒,估计这货应该是再此守候的异兽,而且看样子在这里蜗居已经有很多年的时间了。

蟒蛇出海,必有异象,就在众人吃惊之余,姜雨夜掐了一个法决,随即铜钱剑猛然一指,呵道。

“去!”

原创文章,作者:夏日冬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