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小说章节目录姜雨夜,姜大祖师爷全文免费试读

后退不能,那么唯有前进和冲锋,姜雨夜是无所畏惧的,因为他的心如同磐石一样坚定。

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人虽说心里面也或多或少有些不安,不过现在也容不得他们多想了。

湍急的水流将竹筏直接冲向了石兽的嘴里,一进腹中便能感觉到本就阴冷的山洞,此刻似乎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这段河道极窄,却很深,笔直向前,犹如倒坠的陨石一样,姜雨夜右手翻转,手上的竹竿猛然撑住地面,他的力量奇大无比,自然也能让快速下滑的竹筏速度减慢。

这石兽的腹部机关重重,以献王当年的阴险和狡诈,根本没有理由不设置机关,尤其那倒悬的石人俑就仿佛像是嘲笑他们的军队一般。

这也实属正常,这些石人俑本就是献王用‘痋术’炼制而成,这一条可以通往《虫谷》的通道,如果他不加以埋伏又怎么可能对得起他‘阴险狡诈’的描述?

此时此刻,这些石人俑头冲下、脚在上,双手负于身后,就仿佛像是被生生的捆绑再此。

这是用一个一个鲜活的人炼制而成,再加上遮龙山山腹内环境潮湿阴冷,这些石人俑的体表已经浮现除了一抹灰黑,尤其经过这么多年的洗涤,这些人的样貌特征都已经模糊不见。

“姜爷,你说这石人俑该不会是用活人炼制出来的吧?”胖子站在竹筏的中央位置,饶是他心理素质强大,此刻也是不免感到震惊。

要知道这石兽的腹中上面倒悬的石人俑少说也得有几百个,倘若这些真的是用活人练就的,那献王这个老不死的魂淡得害了多少人啊?

“对,这些都是用活人炼制出来的,当年献王精通‘痋术’,他强迫奴隶吃下‘痋术药丸’,再将他们倒悬在此地,久而久之自然就成了这石人俑。”

姜雨夜无喜无悲,当年他一念之仁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现在想来也必须要找机会弥补了。

取了雮尘珠,毁了献王墓,解放这些石人俑的灵魂,这就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不仅仅是为了完成‘祖师爷系统’赋予的任务,同样也是一种救赎。

“如果这么来说的话,这献王当真是太残忍了,这些石人俑连性别都分辨不了,仅能从身形特征上来推断。”

老胡也是蹙了蹙眉头,作为军人出身的三十五岁怪蜀黍,他天生就带有一种使命感。

他见不得自己的同胞死于非命,尤其从这些石人俑的惨状上来看,这献王当年绝对是一个弑杀的主。

“这就是古代的帝王,一个血腥而又残忍的过去。”姜雨夜也是轻叹一声,他何尝不希望国泰民安,只是古代人命如草芥,这真的是无法去直视的。

这是一个无比残酷的事实,众人也没了心思扯皮,竹筏继续顺流而下,他们发现溶洞的顶端,似乎有绿迹斑斓的锁链将这些石人俑倒吊在两侧。

有些铁链的链条似乎已经脱落,上面的石人俑也已经坠入水中,再加上献王刻意的设计,那石人俑一个一个就像是吊死鬼一样,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在这漆黑幽暗的山洞里,就算是心理素质强大的人尚且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摸金三人组。

他们每一个人的面色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好看,不过好在姜雨夜心念电转,在一边用竹竿降低竹筏速度的时候,一边也是不忘伸手指了指石人俑。

“千万不要碰这石人俑,这上面寄生有虫卵,估计只要碰一下就会被传染,而且只是这么观察我也不敢断定献王当年到底下的是什么样的‘痋术’。”

现在是关键时刻,容不得有哪怕一丁点的马虎,《虫谷》就在眼前,说什么也得闯过去。

“这个我也听说过,献王时期,痋术就已经臭名昭著了,而且当年献王自称是巫王,也不知道当时坑杀了多少人。”

雪莉杨看着溶洞上方悬挂着的百余具人俑,嘴里也是不免有些叹息,古代人的生命如草芥,这真的是极具讽刺的啊。

竹筏继续向前缓慢前进,姜雨夜断言这里应该是当年修筑献王墓的时候,那些工匠利用天然的溶洞加以人工疏通出来的。

当时在古代人力、物力都比较匮乏,这修筑献王墓的工匠们也算是拥有大智慧,懂得利用水路进行运输。

这石兽的腹中就仿佛像是一个人俑坑(死人坟),这些倒悬的死者估计绝大多数都是奴隶、还有少部分是修筑献王墓的工匠。

这应该是献王为了不至于泄露陵墓的位置,所以当工程完毕,直接将他们就地正法,并且为了让他们能永生永世的守护陵墓,强迫他们吞服下‘痋术药丸’,这样一来几乎就万无一失了。

痋术,乃是献王当年凭借天纵之姿创造出来的,而且古代的各种典籍、野史记载的都比较少,所以除却姜雨夜之外,在当今这个社会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明白‘痋术’的可怕之处了。

“当年他能在建国,一则,是透过‘痋术’让寻常的军队进不来。二则,当时滇王也没心思过来收复,否则的话他又岂能活这么久?”姜雨夜冷冷的诉说着,这献王十恶不赦,他是深有体会的。

至于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人虽说没有经历过那个时期,但单从这人俑坑(死人坟)之中,就可以窥见古时地区在献王统治下是多么的残酷无情。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老胡和胖子的身上也是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献王的残忍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料。

原本在出发之前,陈瞎子曾言这《献王墓》远比《滇王墓》要来的恐怖,现在想来陈玉楼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啊。

竹筏继续往前挺进,那些倒悬的石人俑已经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老胡觉得古代的统治太过于残酷了,所以当下也是不免骂了一句。

“他娘的,这些古代的王公贵族们真是不拿人当人看,如果他们还活在现代我恨不得将他们全都突突了。”

这也实属正常,老胡本就是军人出身,有这样的思想觉悟也是显而易见的,只是对于此姜雨夜则是摆了摆手。

“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统治在里面,你就拿胖子来说吧,在现在这个社会是有为好青年,如果拿到古代估计能充当三个奴隶使了。”

这话不是埋汰,而是一种变向的夸赞,胖子这种人就是一个字‘莽’,如果你真的把他折服了,那他能为你两肋插刀、生死与共。

所以试想如果这货真的穿越回了古代,以他这个脾气当个小头目应该不成问题。

“姜爷啊,你这话就说的不对,咱胖子好歹也是土生土长的祖国花朵啊。就算你想举例可以拿老胡、外国妞来举例呀,干嘛总是一言不合就说我。”

胖子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他自认为男人三十而立,三十岁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凭什么他就只能换三个奴隶?

“因为你胖,不是壮。”

姜雨夜随口怼了胖子一句,随后观察了一下地形,他们这一趟是彻底的走错路了,而且这献王指不定后面安排了什么后手,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殊不知伴随着河流顺下,竹筏忽然像是刮到了什么河中的什么东西,猛烈地颠簸了一下,随后恢复如常。

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不过却也让姜雨夜心生警觉,献王当年在自己手底下拜师学艺的时候,这个人就是以‘阴险狡诈’闻名。

如今人俑坑(死人坟)都已经出现了,如果在没什么准备的机关,恐怕这真的不太符合献王的性格啊。

只是……正当他这样的念头刚刚升腾而起的时候,却听见河流之中忽然传出了‘哗啦’、‘哗啦’的金属碰撞声。

那声音听上去既像是锁链,又像是什么不知名的东西,其他三个人那是面色大变,唯有姜雨夜面色凝重的看向后方,沉声吩咐了一句。

“快划!”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这河流之中传递的声音也是渐渐的变大了起来,紧接着四个人便听见身后传来了‘噗通’、‘噗通’落水声。

这声音越来越密集,到最后几乎听不到落水声之间的空隙,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恶鬼正举起了手中的屠刀,准备对无知的人们动手一样。

雪莉杨的耳朵很敏锐,她判断这掉下来的极有可能是之前倒悬的石人俑,难……难怪彩云客栈的老板娘还有孔雀曾言‘有许多人走这条水道也有不少人没有回来’,感情这帮子人都是误入了此地葬身于此了。

老胡和胖子两个人飞快的舞动竹竿,力求让竹筏的速度快起来,而且胖子这货嘴里也是每个把门的。

“干他娘的献王,不仅将陵墓建在深山老林里,在这水道上还弄了这么多的水鬼来翻咱们的竹筏!”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胖子在一边划水的时候,一边也是不忘拎起了早已经组装好的枪械。

干盗墓这一行的人,脑袋都是系在裤腰带上的,说好听点那是发家致富,说不好听点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别慌,这献王既然做下了机关,必要的时候我也有破解的方法,且先往前划就是了。”

姜雨夜的双眸当中也是充满了些许的狠厉,这鬼地方想必献王早已经设下了天罗地网,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估摸着那些东西也要来了。

当然,他也是不太慌张的,如果竹筏被掀翻、落水固然九死一生,但他的血液是可以驱逐蛇虫鼠蚁的。

当年张家之人不过获得了他一些稀薄的血脉就那般强横,所以试想姜雨夜的血液该厉害到何种程度?

听到姜雨夜的话,众人也是不疑有他,只是前方的河道笔直,约数百米的地方,也有一段用锁链悬挂着百余具人俑的地方。

如果说之前刚刚进入石兽腹中的时候,那些个石人俑仅仅只是打头阵的话,那么这些无异于是献王的尖兵。

这些个石人俑不同于外面的那些,他们的颜色更加的深邃,而且隐隐间似乎能听到一些鬼哭狼嚎,那种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夹击,也是让人越发的感到毛骨悚然。

“姜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胖子有些焦急的问道。

老胡和雪莉杨也是扭头看向姜雨夜,因为此时河道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在空旷的山洞中激起一串回声。

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只见那些倒悬的石人俑一个一个挣脱锁链纷纷脱落,随后一具具石人俑就仿佛像是水鬼一样尽数扑进水里。

顷刻之间,矿照灯照向的前方,就只剩下数百条空荡荡的锁链,以及那仿佛像是恶鬼奸笑一样的嘶鸣。

深吸了一口气,姜雨夜无喜无悲,这本就是他们必须要闯过的一环,只不过形势相较于过去更加的凶险而已。

他的目光当中闪过了一丝狠厉,同时嘴里面也是低沉的说道:“继续划,这机关极有可能会触发痋术,若真是如此,我便让它们有来无回!”

原创文章,作者:夏日冬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