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小说章节目录姜雨夜,姜大祖师爷全文免费试读

机会!

这绝对是机会!

姜雨夜明白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弄到手。

亶爰山,或许这似猫非猫的叫声就是亶爰山的叫声了吧!

“你们可以跟着,也可以不跟着,反正无所谓,我先过去看看情况,你们先往前走,一会儿我就追上你们。”

说完,他也不待众人劝阻,直接一个翻转腾挪便施展轻功朝着声音的源头冲去,这山里头极容易迷路,不过好在姜雨夜记得路,所以也不怕失了方向。

不一会儿的功夫,姜雨夜在一处密林当中看到了一只好像是是受了伤的猫狸。

这猫狸通体皮毛火红,嘴角两端印有两撇胡须,整张脸似乎被毛发掩盖,唯有那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昭示着它的不同凡响。

如果是普通人粗略的看去,估计会把它当成一只杂种的猫咪,唯有姜雨夜心生感应知道这应该就是亶爰山幼体了。

他缓步的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抚摸着这亶爰山幼体,看着它身上各式各样的伤口,一看应该就是遇到强敌了。

在这地区的山林之中,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出现,偏偏亶爰山又是许多动物的克星,所以趁着它尚未成长起来的功夫,应该是被其他的动物群起而攻之了。

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圆瓶,拧开盖子发现里面是他早已经调配好的药膏。

姜雨夜一边给亶爰山幼体涂抹,一边也是不忘柔声的说道:“你应该就是亶爰山了吧,也真是难为你在这里等候我这么久,不过以后没关系了跟着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都说‘祖师爷系统’出品,必属精品,这亶爰山幼体似乎也是能听懂人话,当下在低头叫了两声时,看样子应该也是同意了。

见状,姜雨夜也是微微一笑。

自己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果然也是不负众望啊,不过摸金铁三角想要找雮尘珠,自己倒也可以帮他们一把。

只不过……

山寨里的情况,有些不容乐观啊,而且自己也得遵循‘祖师爷系统’去完成一些任务,否则的话自己来到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不是?

念及此处,姜雨夜在双手将亶爰山抱在怀里的时候,嘴里也是不忘淡淡一笑的说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带你跟他们汇合,之后回到山寨里猛猛的吃一顿,咱们在做打算。”

“喵~”

两个多小时之后。

山寨。

当众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的时候,先前去寻找亶爰山幼体的姜雨夜,也是抱着它与众人汇合。

其他人虽说心中微感诧异,但自古以来喜欢猫狗、甚至利用猫狗来盗墓的那也是大有人在。

别说的不说,近代摸金校尉的传承者,佩戴有三枚摸金符的张三链子,便是借由猫来完成探寻。

九门之中平三门的吴老狗那也是养宠物的一把好手,甚至下墓的时候它们比人还要更加的有用。

姜雨夜将亶爰山幼体安置好后,也开始带摸金三人组逛一逛山寨,这山寨看上去有些冷清,兴许是在遮龙山脚下的缘故,居住的人也不多。

当然。

云贵地区当地的民风也是非常的质朴,外出从不锁门,就算偶尔有路过的客人,你也可以随意住在里面,缸里有水,锅中有饵饼和米,酒足饭饱可以睡到天亮,走的时候你只需要把钱放在米缸里,主人回来自然就能看到了。

这是当地的一种习俗,也是云贵地区人质朴的一种表现,像未来二十一世纪有些总喜欢吃白食的,在这里其实非常罕见。

因为摸金三人组跟姜雨夜还有孔雀聊的不错,再加上这一路上众人都有轮流帮忙,所以孔雀也是收留了他们。

“几位稍坐片刻,我这就去做饭、煮茶,一会儿咱们饱饱的吃上一顿,也算是没白辛苦一天。”

这是孔雀在临去做饭前说的话,孔雀之前没有收摸金三人组的钱,但是该尽到的义务还是得尽到的,毕竟在云贵地区这么偏远的地方,有些情况就是这样的。

没一会儿的功夫,孔雀将已经煮好的茶端了出来,胖子这货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主。

他忙上前闻了闻,随即贪婪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称赞道:“这茶真香啊,过去人们都说云贵地区的人美、风景美、茶更美,现在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胖子有意撩人家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所以一上来说出来的话那也是油腔滑调。

老胡今年三十五,胖子也差不多,早在来的时候,胖子这货就像拐一个云南妞回去结婚,现在想来这货是真TMD有这心思啊。

一旁的老胡见状,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呵斥了胖子一声:“胖子,你大爷的,人家小姑娘才十六、七岁,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是的,在老胡看来,胖子这货都快大人一旬了,现在还没个正形的,你要真想找对象就好好找,别总祸害人家善良的云贵地区的妹子。

“老胡你这说的哪儿的话啊,古人们总说‘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胖爷我这不是为了传宗接代嘛,况且如果真能讨得一方媳妇回去,就算是给我下蛊术我也愿意啊。”

胖子不以为然,他觉得云贵地区这地方挺好,茶香、人美、如果不是为了倒斗,他还真想留在这里。

只是,他是如此想着,却不料一旁的孔雀忙不迭的说道:“胖哥,你可不能这么说咧。

咱们这儿白苗、黑苗、青苗族都有,而且阴盛阳衰,如果你在外面说这话,指不定就会被人家下了蛊术了。”

孔雀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在古代云贵地区号称苗疆,这苗疆的女子一般都会两手蛊术,尤其是情蛊那更是神鬼莫测。

其他人都是将信将疑,唯有姜雨夜端起茶杯,在抿了两口茶时,看向胖子的目光也是带着些许的玩味。

“呵呵,想在云贵地区找媳妇的人很多,但真正成功的又有几个呢?

而且,你没感觉自己已经中招了么?”

孔雀这话说的也不算是危言耸听,而且现在王胖子就已经中了一种蛊术。

姜雨夜从来不说谎话,之前他们在坐大巴车的时候,车撞上过石人俑当时那情景把众人恶心的够呛。

胖子这货甚至闲暇之余还上去踩了两脚,并且还拿手拾取过石人俑碎片,这就给了痋术一个趁虚而入的机会。

痋术,乃是结合了姜雨夜传授的道法术术以及云南的蛊术形成的一种阴损手段,当年献王尚未死绝之前曾言,他的墓穴除非是天地崩塌、否则的话就算是姜雨夜想要安然无恙的进出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自信的来源便是痋术的传染性,现在胖子右手的皮层下面应该种有虫卵,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解决的办法也是再简单不过。

用热水冲一冲,之后在用强效杀毒剂一搞,基本就能将寄生的虫卵置于死地了。

不过这话听上去有些玄乎,胖子却有些不信,他一路上也没接触什么蛇虫鼠蚁,甚至就连走的路都跟大家是一样的,现在姜雨夜跟他说自己中招了,你觉得他会相信吗?

“你不信,你且伸出右手来。”姜雨夜撇了撇嘴,将喝剩下的茶端起,示意胖子将右手伸出来。

胖子依言将右手伸出,却不料姜雨夜直接将那滚烫的茶水一股脑的倒在了胖子的右手上。

“卧槽,您这是要——”

这茶是刚煮出来的,就算经过时间的洗涤也比较烫手,胖子这货哀嚎了一声,也是不太明白姜雨夜这么做的用意。

包括一旁一直胡吃海喝的老胡、雪莉杨、以及那茶叶贩子也是颇为不解。

只是……没等他们开口之际,便见胖子右手的皮层下面,忽然渗出了些许固态状的虫卵。

这些个虫卵在高温的刺激下,直接脱离了皮层的表面,之后直接化作一团液体死的不能再死了。

“……”

“……”

“……”

众人看的有些惊骇,显然他们没想到胖子竟然真的在不知不觉间中招了。

孔雀在一旁看的也是有些震惊,她们在云贵地区生活了这么久,也曾经见过那石人俑、并且也有人捡过碎片啊,怎的他们就没事儿?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胖子也是看的目瞪口呆,他也不管自己掌心传来的烫感了,当下也是略显焦急的询问道。

这货可还没娶媳妇呢,可不能就这么英年早逝了,姜雨夜既然知道他中招了,那么想必有破解的办法。

“痋术,这是当年献王创造出来的痋术。”

姜雨夜示意孔雀在给自己斟上,他在一边抿着茶享受的时候,一边也是不忘继续说道:“这种痋术传染性极强,不过你们也不要太在意,一般只要不是直接吞服‘痋术药丸’,像这样的寄生一个月内只要冲一次热水澡就可以化解了。”

是的,只需要一次热水澡,这间接传播的‘痋术’便可轻松的化解,这也是当年献王始料未及的。

要知道在古代热水是很珍惜的东西,因此想要洗一次热水澡那绝对是极难的,但放眼现在嘛……那简直就是想洗就洗的节奏。

“原来是这样,吓我一大跳。”

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胖子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他差点以为自己无药可救了,还好姜雨夜及时提点,要不然带着这样的隐患,他睡觉都睡不安稳。

几个人又寒暄了一阵,孔雀闲暇之余也是不忘询问了一下老胡、旁人、雪莉杨等人是过来干什么的。

这纯粹是唠家常式的询问,正常来讲一般人是不会编理由的,倒是一旁的老胡连忙接过话茬,跟孔雀说了一下他们是自然博物馆的,这一次来云南是为了抓大蝴蝶做成标本,往大了说是振兴行业发展、往小了说那也是做出个人的贡献。

嘿,你还别说,老胡这货的嘴皮子还真溜,这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直把孔雀都给说激动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军人连长,老胡没点嘴皮子功夫那怎么可能呢?

所以听完老胡的叙述后,孔雀和也是兴致勃勃,她觉得这件事儿非常的有意义,只不过寨子的规矩,让她有些纠结。

没办法。

寨子里面的规矩多的吓人,虽说旁边有姜雨夜在掩护,但是谁也不知道帮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老胡的脑门上冒出了汗水,他连忙又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什么每个人都是国家的砖瓦,每个人干的工作就是为国家做建设,工作不分高低贵贱、所以同志们还需要继续坚守岗位。

如此这般,众人这才不在赘述,大家胡吃海喝了一通之后,姜雨夜独自一人来到山寨外,在眯着眼睛远远的看着遮龙山的时候,心里面也是有了计较。

首先是那高耸入云的山峰,,两边全是陡峭的山崖,绵延起伏,没有尽头,再加上山顶汇聚的也不知道是云雾还是雪花。

山下郁郁葱葱,瀑布森林横跨山脚,这一派美丽的原生自然风光。与附近的山川河流相互交织,简直是美不胜收。

原创文章,作者:夏日冬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