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小说章节目录姜雨夜,姜大祖师爷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

小说:悬疑

作者:夏日冬寻

简介:穿越到“盗墓的世界”,开局在《虫谷》获得各种摸金祖师爷人物模板,寻龙点穴,移山倒海……各种技能应有尽有。千回百转,时代近迁,当摸金三人组乘坐大巴车来到《虫谷》的时候,发现身边这个面如冠玉的家伙竟然直接栽倒在了雪莉杨的肩膀上。老胡:这……兄弟,你醒醒,你这是咋的了?胖子:卧槽,老胡,你可得有点危机感了啊。雪莉杨:怎么回事儿,他身上怎么会有摸金符、而且还有我们搬山一脉的金刚伞?

角色:姜雨夜,姜大祖师爷

《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小说章节目录姜雨夜,姜大祖师爷全文免费试读

《盗墓虫谷:什么?你是摸金祖师爷》第1章 相识免费阅读

云贵地区。

大巴车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快,而且地区的本来路途就比较颠簸,姜雨夜四人需要前往地区省境内山脉河流最密集的地方,那里距离边境还有些距离。

当然,大巴车你也别指望它能有多块,尤其最后一段更是难开,因为大巴车需要在悬崖上的坡道行走,那就跟过山车似的刺激。

坐在车后沿的座位上,姜雨夜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美丽的江畔,心头也是不自觉的升腾起了一些想法。

闻言,一直在座位上挺尸的胖子,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翻一下,他挺着个大肚子,嘴里也是骂骂咧咧的道。

“你他娘的,这、这车固然开的猛烈了一点,但你也不能靠在咱们杨参谋身上吧?”

看得出来这家伙似乎是有些难受,而且非常想下车,但奈何还没到地方,如果现在下车那无异于要走很远,所以胖子也很识时务。

不过除此之外,他还是想要教训姜雨夜一下的。

三个人之中,老胡和雪莉杨泰然自若,唯有胖子非常不喜欢眼下的方式和情况。

“?”

姜雨夜歪了歪脑袋,他刚才睡着了不知道咋回事儿,不过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能占人家便宜吧?

害。

虽说事实证明,便宜确实也占了,所以来而不往非礼也。

想到这儿,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三粒药丸递给他们。

“这样啊,那我送你们三粒药丸醒脑丹,你们把它吃了,吃了估计你们能好受一点。”

姜雨夜随手将三粒丹药递给众人,三个人相互对视一眼看上去有些犹豫,不过坐车实在是太难受了,反正胖子是忍不了了。

不管了!

拼了!

往嘴里面一扔也算是生死都看淡不服就是干了。

至于这醒脑丹功效还是蛮多的,是姜雨夜闲暇之余炼制的,功效是解酒、醒脑,在这种鬼地方也算是一味良药了。

胖子吞服下去过后,姜雨夜也是给对方递了一瓶矿泉水,在吃完了药之后,也是笑呵呵的询问道:“咋样?”

“感觉还真挺好,老胡,杨参谋,你们也赶紧吃了吧。”

吞服过后,王胖子顿时觉得自己精神了不少,所以当即也是不忘催促其他人赶紧吃,吃完了可能也会好不少。

听到这话,老胡和雪莉杨也是不疑有他,也是直接把醒脑丹给吃了。

确实!

还真挺给力的!

牛逼啊!

三个人这个时候看向姜雨夜的目光也是变了,这绝对是一个高人啊,刚想询问姓名的时候,却发现旁边一个跟他们顺路的茶叶贩子看过来,然后笑呵呵的道。

“瞧你们的样子,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竟然能碰到咱们姜大祖师爷,也是人品和造化啊。”

茶叶贩子还是一脸的热情,加上那蹩脚的普通话,如果你不仔细去听,还真听不太懂他在说啥。

没办法,地区当地的方言太过于驳杂,不好学、也不好懂,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倒斗都需要找向导的原因之一。

这不,听到这话,坐在旁边的老胡也是冲着那茶叶贩子笑了笑:“啊,是这样的,我们打算去遮龙山捉点蝴蝶做成标本。另外跟您打听一下,这里到遮龙山还有多远,我们在哪里下车比较好?”

老胡这货过去当过军人,而且明目张胆的说去倒斗也不好,所以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措辞,一边忽悠这茶叶贩子的时候、一边也是不忘询问了一下遮龙山的方位。

根据陈玉楼提供的《献王墓》地图来看,所谓的《虫谷》就在遮龙山后面,所以只要到了遮龙山脚底,他们应该就距离《虫谷》不远了。

听到老胡询问,那茶叶贩子也是一个热心的主,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笑道。

“你们看到那座山峰没,那里就是遮龙山,一会儿转过了山湾就是遮龙山下的蛇爬子河。正巧,姜大祖师爷,还有孔雀都要去,一会儿你们一起结伴而行也算是有一个照应。”

这个年代地区的民风很质朴,再加上山里确实也不好走,结伴而行已经成了地区的传统。

“确实如此,不过你们想要去遮龙山确定只是想要抓蝴蝶制成标本吗?” 未等老胡接过话茬,一直看向外面的姜雨夜忽然扭过头来,看着这帮人插了一句嘴。

俗话说得好入乡随俗,云贵地区是有着诸多规矩的,现在这帮人想要进山自然要按照规矩来。

不过这三个人到底是为了制作蝴蝶标本呢,还是为了其他来的,这些事儿姜雨夜都是了然于胸的。

要知道姜雨夜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很多年了,而且他也知道这是一个盗墓的世界,而且听这三个人的对话,应该就是摸金铁三角了。

只是,就在他刚刚把话说完的时候,还未等人回答的时候,车身突然猛烈地摇晃,好像是压到了什么东西。

还好这司机也是一个老手,猛然煞住了车,车上的乘客们也是前仰后合,这种事儿一般不太常见,就算是一些总坐大巴车的人,此刻也是不免有些慌乱。

姜雨夜稳如泰山,依旧还是那副姿态,不过透过缝隙,隐约间他似乎也是看到了车压到的东西,眸子当中也是不自觉的闪过了一丝狠厉。

人俑。

这是他最痛恨的一种痋术,因为这痋术的诞生跟他也有一定的关系。

当年秦皇汉武时代,他为了将倒斗技术发扬光大,所以收徒也是比较广泛,其中也不乏一些心术不正的人。

这些人利用学到的皮毛,在辅以自身的见解创造出了这‘痋术’,而其中这所谓的献王便是其中的翘楚。

当年他曾经下山清理门户,却不料这货借助太岁逃过一劫,要不然也不会发生之后的一些事儿。

这时司机也从车上跳下来,刚才那晃动的感觉,非常像是撞到人了,他下车去查看情况,发现后边路上有两道醒目的绿色痕迹,有一些好事者也下来驻足观望了一下,发现那撞到的并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个被车直接压扁的石人俑,跟真人一般的大小。

姜雨夜一眼就看出了这绝对是用‘痋术’炼制出来的石人俑,这种邪恶的法术极为残忍,是让人活生生的吞服‘痋术药丸’,之后由内部产生变异才形成的。

当然,能认出这东西的人这个世界上也没多少了,所以当地的地区人只当这是一种不祥的征兆。

无他,因为这石人俑并不结实,外层不过就是年代久远生成的石壳,里面吞服了‘痋术药丸’也已经不成人形,所以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蛪虫也是被车轮压的稀巴烂。

恶心。

绝对的恶心,这种恶心的场面老胡、胖子、雪莉杨都是首次见到,前两者过去下过乡,勉强能够克制出,但雪莉杨真的是差点就吐出来了。

她强忍着倒胃的感觉,指了指地上的一块石片,扭头向老胡问道:“老胡,你看这石人俑是仿汉制的造型,会不会是献王时期的产物?”

这一趟众人是过来倒献王墓的,雪莉杨虽说生理上有些反胃,但心理上却让她眼前一亮。

老胡过去观察了一下,这地方按照常理来说,确实是献王当年统治的地界,而且根据‘痋术’来看,确实也是那货的手笔。

“应该就是了,当年献王修炼‘痋术’,这石人俑恐怕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淬炼而成的。”

他说到这儿的时候,那本来无喜无悲的面容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惊骇,倒是旁边的姜雨夜蹙了蹙眉头。

当年献王凭借这太岁躲过一劫,如今摸金三人组过来倒斗,除了寻找雮尘珠之外,实际上也能替自己斩草除根,彻底毁了献王墓这个鬼地方。

众人也没有说话,姜雨夜在深吸了一口气的时候,也是大手一挥示意众人跟着大巴车司机回到车上。

“先上车吧,有些事儿你们不太了解,一会儿结伴而行的时候,我可以好好给你们说一说。”

八十年代的地区远远没有未来开发的好,诸如这种地方以后都是会加上护栏的,但现在看来……

万丈高崖,云雾环绕,就算时不时落下一些碎石,你也瞧不出来到底是从那做山崖上掉下来的。

回到车上,众人一言不发,唯有那茶叶贩子拍了拍胸,向众人解释道:“这样的石人俑遮龙山附近还有很多。据说啊,这里当年是献王统治的地界,此人乃是一个‘痋术’高手,最擅长利用‘痋术’对敌,这石人俑恐怕就是他炼制的一种。

当然这只是传闻,许多人也没有见过就是,当地人都很厌恶这种东西,认为是不吉的征兆,预示着疾病和死亡,今天咱们倒霉遇到了,不过还好遇到了姜大祖师爷,也算是谢天谢地了。”

这茶叶贩子是当地人,知道不少的传闻和秘密,而且为人特别热情,所以经过他这么一解释,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个人也是有点恍然大悟。

感情这里还真是邪门啊,而且刚才那个靠在雪莉杨身上的年轻男子,好像也是当地非常有名的大佬啊。

不过这也难怪,献王当年本来就是姜雨夜的门生,只不过这货利用‘痋术’为非作歹,最后被逐出师门了。

对于此,姜雨夜自然不可能多说什么,老胡跟这茶叶贩子虚与委蛇的扯皮,聊了两句话锋一转,又说到遮龙山上。

他是想要打探地形,不过这遮龙山也是一处险地,因为很少有人能够翻山过去。

并且地区的蛇虫鼠蚁很多,有些地方甚至还有毒雾,再加上山谷中潮湿闷热,瘴气常年不散,已经在那里失踪过很多人了,所以那里也都快成为一个禁忌的传说了。

当年陈瞎子带人翻山,那还是有向导带队,毕竟上面天气变化莫测,时不时来个冰雹、大雨、下雪、狂风什么的,那也是非常要人命的。

车继续缓缓的向前行驶,自从这大巴车的司机撞碎了石人俑后,他开车的速度也是渐渐的慢了下来。

这可能也是规避霉运的一种,所以这一路上大巴车也是屈居平稳,约莫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大巴车也是停了下来。

姜雨夜还有旁边一个名叫孔雀的小妮子,在招呼众人下车的时候,期间他也是不忘说道:“下车吧,我们走着去遮龙山。”

三个人跟姜雨夜还有孔雀一同下了车,这里的云贵地区,当地人分为黑苗、白苗、以及青苗……看姜雨夜猜测不出来什么,但是看孔雀就一目了然了。

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人对于同行没啥意义,倒是姜雨夜让他们帮忙临点东西,毕竟“这里人烟稀少,如果没有熟悉的人带路,是会在山中迷路的,相互扶持帮忙这是当地的习俗。

姜雨夜知道这遮龙山到底有多危险,况且地区遍布蛇虫鼠蚁,一个不慎就有可能翘辫子,所以结伴而行也是比较安全的。

不过有他带路,再加上雪莉杨也知道入乡随俗的道理,老胡和胖子无奈也只能一起跟着走。

这遮龙山附近全是高山深谷,人烟罕至、而且树木高耸、路也比较崎岖蜿蜒,确实不太好走。

姜雨夜闲来无事,也是跟孔雀扯扯皮,透过闲聊,其他三个人也知道了姜雨夜是当地的祖师爷,只不过到底多大没人知道。

至于孔雀则是遮龙山山寨里的村民,这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叫孔雀,她在山寨内跟哥哥相依为命,也算是孤苦无依了。

手上帮忙扛着一袋大米,老胡也是不忘跟姜雨夜还有孔雀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姜祖师爷,孔雀,从这儿到遮龙山应该还有挺远的路程吧?”

有些地方老胡也没有去过,所以打探消息、寻找导游还是很有必要的。

“没错呀,这里距离遮龙山还有蛮远的路程呢,你们就跟我们走吧,保准把你们带到山脚下~”

孔雀这小妮子天性纯真,再加上姜雨夜还在身边,她自然也是乐于带路帮忙的。

老胡、胖子,雪莉杨三人闻言,也是暗自庆幸幸好没有自作主张,否则的话想要到达遮龙山脚底下可不容易。

“那就麻烦你们啦,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不要推辞。”

雪莉杨从怀里掏了一张大团结塞进孔雀的怀里,这也算是投石问路,能用金钱解决的问题,他绝对不会想其他的办法。

当然,对于此孔雀是一万个不同意的,地区当地人民风质朴,没有白收人钱的道理。

所以孔雀一边拎着各式各样的柴米油盐,一边也是不忘将怀里的大团结拿出来重新递还给雪莉杨。

“这我不能收,我虽然没读过多少年的书,但无功不受禄,而且咱们姜大祖师爷还在身边,有啥事儿其实你们问他也是一样的。“

是的。

询问姜雨夜确实也没啥毛病,只不过刚才姜雨夜一直没有说话,所以众人也是有些噤若寒蝉罢了。

毕竟他是从秦皇汉武的年代一直长生至今,估摸着当这帮人的祖先都绰绰有余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摸金三人组的探寻目光,姜雨夜冷冷的瞥了三人一眼,随后将大团结退了回去,义正言辞的说道。

“孔雀说得对,你们帮我们拿东西就行了,其余的一概不用。”

“喵~”

他的话刚刚落下,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似猫非猫的猫叫声,在这山里头什么蛇虫鼠蚁都能见到。

众人本来是打着不理不睬的态度继续往前走的,可是姜雨夜这个时候则是心神一动。

他在云贵地区也算是待了挺长时间了,而且他一直在寻找一种宠物,并且根据‘祖师爷系统’的提示,那东西也就在这附近。

亶爰山,这东西姜雨夜也曾听闻过,在《山海经》曾记载,亶爰山号称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面如大猫,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

当初自己教导张三链子、吴老狗的时候,传授他们的《相猫辨狗》里面就曾记载,这亶爰山可以算得上是异兽类的顶峰。

相传这东西,视昼夜如无物,蛇虫鼠蚁均当它是天敌,而且驱鬼镇邪是许多道教众人梦寐以求的灵宠。

姜雨夜蹙了蹙眉头,将肩上扛着的大米袋托付给胖子,他打算寻着声音一探究竟。

孔雀见状,连忙一把拉住姜雨夜,脸上也是带着些许的不安:“姜祖师爷,你还是别去了,这山里头一直不太安宁,而且时不时还有狼、豹、熊……这类肉食动物经过,我……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大家也都是这个意思,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真的遇到了那些个畜生,没有强力的武器根本是驱散不走的。

原创文章,作者:夏日冬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4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