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家宿主真不是反派》小说章节目录林好,林崇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快穿:我家宿主真不是反派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冰红茶冰

简介:【女攻,互宠,1v1】退休后的书好过上了佛系的养老生活,可是·······“师父,救命啊,小世界出现问题,我需要你的支援!""主人,我饿了,我想吃棉花糖!""姐姐······呜呜”书好忍无可忍的堵上了他的嘴,小少爷一张脸红了个透。众人大跌眼镜。唉,书好悠悠喝口茶叹气,她就想过个悠闲的退休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啊!

角色:林好,林崇

《快穿:我家宿主真不是反派》小说章节目录林好,林崇全文免费试读

《快穿:我家宿主真不是反派》第1章 世界一 书好免费阅读

‘滴……滴……’

书好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上方洁白的天花板,一动不动。

先让她躺一会儿,这具身体还没缓过劲儿,没力气。

三分钟后,书好眨眨眼,从床上坐起来,简单的巡视了四周。

这是在……病房?这具身体躺多久了也挺累的,书好伸了个懒腰,活络活络筋骨。

书好微微垂眼,注意到包扎好的手腕,眉头微皱立马放松,看这情况是想不开自杀?

“主人。”

意识中传来云朵的声音。

“嗯。”

书好低声应下,走进厕所确认没人后,转身打了个响指,将云朵放出来。

“啊,主人,你终于放云朵出来啦。”

一朵雪白的云漂浮在空中,激动绕着书好转圈圈,云尾一抖一抖的。

书好抱着手,懒洋洋的靠在洗漱台上,看云朵转圈感到头晕,伸手拽住它。一双清冷的眼睛瞥它一眼警告它,在云头上轻轻敲了两下:“剧情传送。”

云朵被敲她了一个激灵,才想起正事,忙不迭的打开数据传送剧情,末了讨好的笑着,蹭着她的脖颈。

“主人。”

无事的时候主人可好说话了,主人在正事面前可不含糊,差点耽误了。

吓死朵了,云朵在心里嘀嘀咕咕,。

被蹭得的脖子发痒的书好拨开它的脑袋,一只手压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她迅速浏览剧情,了解原身目前的情况

书好蹙眉:“书元这家伙,投放的什么世界。”

——

自从她退休后,她那徒弟看着她每天喝喝茶看看话本的退休生活,一天十次的从她面前走过,欲言又止还叹气,也不知道想什么。

最终,书元还是没忍住。

“师父,您有没有考虑过去小世界里溜达溜达?”

书元笑的一脸谄媚,给书好一会儿捶捶腿一会儿捏捏肩的。

书好放下话本,淡定的抬眼睨他。

“说吧,又有什么事?”

“师父,最近一些小世界出现异常,但是现在我人手不够,您看您能不能屈尊帮帮徒弟我去处理一下。”

书元迅速的接过书好放下的茶杯,又倒了一杯,递到书好手上,笑道:

“您看,小世界里好玩的东西很多,是不是比您在这喝喝茶看看书有趣多了。”

书好仰头随性地喝完茶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双手背后正面向他挑眉。

“啧,你这家伙,我在这看你处理事务有这么不自在吗?”

“我不是我没有,这不是看师父太无聊了嘛!”书元笑着摆手,赶紧否认,端正站好。

“行了,帮我登记任务信息,有什么事传消息给我。”

她确实无聊了太久,也该找点事情做做。

书好叮嘱完他,随手打了个招呼就消失在书元眼前。

书元一愣,反应过来笑得合不拢嘴。

又上前几步向已经没人的方向招手。

“好嘞,师父玩的开心啊!”

“呼——”

书元终于松了口气,虽然美人师父对待自己挺随和不会教训人,但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偶尔盯着自己还是有点紧张的。

听说师父以前也是从快穿者上来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摩挲下巴想着,又想到任务所的事情,感到沧桑。

唉,努力力努力力,啥时候我也要收个小徒弟过过退休的日子。

——

接收完剧情的书后,关闭数据。

她脚尖点地,敛眉低头思考着,浓而长的睫毛垂下,投下一片阴影。

三千世界,每个小世界都有着它自己运转的规则,连快穿任务者也不可以打破,所以便衍生出了一套交易法则。

快穿任务者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选择收取帮助对象相应的灵魂力,因此少了部分灵魂力的原主在任务完成以后可以选择留下与离开,当然留下的人身上就会相应的出现多病多灾、寿命减少等等情况,有得有失。

而这个世界——

原主林好的父母都是军人,他们在一次做任务的过程中牺牲,只留下十六岁的林好。这时多年没有联系过的大伯林崇知道了她的情况,找到她,跟她说明来意,因为这么多年他和大伯母唐伶霞没有生孩子,一直想领养一个小孩,所以现在就想接林好回家里住,过户到他们名下。

林好虽然有点犹豫,这么多年没有见面,小时候的印象也模糊不清,但当时父母的牺牲令她大受打击,正是极力想寻求安慰的时候,林崇的到来,无疑给了她安全感。就这样林好被林崇接回了华市,转到江市裕禾一中读书。

可没想到这是一切噩梦的开始。

林好在学校努力学习、上进,也交到了几个朋友,渐渐从父母去世的阴影中走出,下定决心要考取军校,从事相关行业的工作,好好孝顺大伯和大伯母,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就这样过去一个学期之后,林好却隐隐察觉到不对劲。跟着大伯来到江市林家后,大伯母就以学习为由,没收了自己的手机,渐渐的以前的朋友没了联系,可想到交了一些新朋友,林好又觉得没什么。

可奇怪的是,家里到了半夜总是会传来微弱的哭泣声,好几次林好醒来,就看到大伯坐在床上握着她的手。林好吓到,有点激动的收回手,可是大伯只是安慰她,说她是做噩梦还试图拍拍她的背,林好躲过他的手说自己想睡觉了,才阻止他。

每次第二天早上就没看见大伯母,晚上回来看见她眼角就有伤,林好试探着询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大伯母也只是以“不小心”、“小孩子少问大人的事”来打消林好的怀疑。

林好以为只是正常的夫妻之间小打小闹而已,但没想到后来越来越严重。林崇开始在家里对林好动手动脚,对她说着不堪的话,甚至在她睡着后抱着她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后,林好吓出一身冷汗,也是在那天后双方吵了一架,林好搬到学校住宿。

可是慢慢的,学校里传出林好出去勾引男人当小三,甚至书好是小三的女儿的谣言。朋友渐渐疏远她,同学们对她言语暴力以及冷暴力,没有人相信她。林好不能接受父母被如此诽谤,一遍遍解释,一遍遍被嘲讽,即使老师制止,也于事无补,谣言难尽。

林好害怕见到林崇,于是给父母的战友夜叔叔写信,希望他能帮帮她,可是信件石沉大海。就在林好以为没希望的时候,夜凛转校过来了,他们小时候是玩伴。林好以为他收到信是来帮她的。于是放学后拦住他,想对他说声谢谢,可是还没开口。

夜凛不带一丝感情的回复让林好凉透了全身。

“让开。”

自那以后,林好在学校越来越艰难,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才能有精力学习,考了好大学就可以离开这里。可是她吃了吐吐了吃,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渐渐的她身形越来越消瘦,意志也越来越消沉,走在学校里也是一言不发。

最后学校向她提出暂时休学的建议,没办法,林好只好打电话给林崇。可是林崇来到学校后却是向学校道歉,他一脸歉意地说:“很抱歉我没有教好孩子,导致发生这样的事,我这就带着孩子回去反省一下。”

看着林崇丑陋的一张脸说着模棱两可的话,一瞬间将林好打入十八层地狱。这时候她才感到恐惧,她歇斯底里的怒喊让他们报警,但是她孤立无援。

回到林家,她把自己关进房间,不吃不喝,想着报警却没有手机。房门被打开,林崇狰狞着笑,试图侵犯她,大伯母救她,哭着求林崇放过她。因此也被当着林好的面揍了一顿,林好才明白过来一切幸福都是假的。

晚上,怀着悔恨的心情,林好自杀,被送到医院救治才知道林好患有严重的厌食症和抑郁症。

现在书好出现的节点正好是原主自杀后的时候。

书好眼眸微暗,转过身,看着镜子里的人。

两颊微微凹陷,太瘦导致双眼很大,整张脸瘦得脱相,可仍然看得出这张脸长得很美。

难怪,原主都这个样子了,林崇还想着打原主的主意。

之前没注意,这回云朵给吓了一跳,这人也太瘦了。

它紧贴书好的脖颈,抱着蹭蹭,弱弱开口:

“主人!”

书好瞥云朵一眼,安抚的顺了它一下。

“闭眼。”

“哦。”云朵乖乖闭上眼睛。

书好看着镜子,懒散地摸着手臂,随意上下捏了捏,只听“咔”的一声,

折了……

她低头再抬头,从镜子里和听到声响睁开眼睛的云朵大眼瞪小眼。

云朵:“!!!”糟了。

云朵眨巴眨巴眼睛,迅速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闭上眼睛,往书好脖子后面躲。

边躲边说:“主人,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怎么这么脆,她用力了?

书好收回眼神低下头,面无表情的把手臂恢复正常。

这次的任务是帮助原主脱离她大伯的掌控,解除谣言,考一个好大学好好生活。

大伯?

走出厕所的书好漫不经心的甩着手上的水

漆黑一双眼看着床上的人,心里泛起恶心。

正躺在病床上来回摸着被子的男人, 微胖的身材,油腻的头发,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污秽的话语,令这具身体生理性反胃。

男人终于注意到站着的书好,忙坐起,一双细小的眼狞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缝,下意识搓搓手掌。

“小好,大伯刚在帮你铺床呢,怎么样,身体有没有感觉好点?”

林崇走近,向书好伸出手。

书好歪头无害的轻轻抓住他伸过来的手,林崇脸上一喜,正要开口。

“啊啊!,放……放手。”

手被猛地向下一掰,顿时,林崇脸上因痛楚而浮现狰狞。另一只手挥舞着想抓向她,书好反手一翦,将林崇抵在了墙上。

低沉着嗓音,像似索命:“大伯,你就在医院好好呆着吧。”

说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

书好彻底将他手臂折了,林崇瘫倒地上浑身发抖,难以置信的转过头怨恨又恐惧的盯着她。

咬牙切齿:“林 好! 你……你怎么敢!”

书好丢下他,看都没看他一眼,走进厕所里外搓了遍手,才离开病房。

这样的人渣仗着原主没有依靠才肆意妄为,在医院待四个月,等高考结束,原主正好成年,到时候就是警局在等着他。

林崇在身后瞪着双眼朝书好大吼大叫,看着她走出去,眼眶欲裂。

原创文章,作者:冰红茶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