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丑丫头,反派们抢着当小弟》小说章节目录田小安,周春娇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穿成丑丫头,反派们抢着当小弟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林家筱小

简介:田小安穿成了古代农村的丑丫头,看着”逆天“的颜值,她摇了摇头,既然都穿越了,必须要干票大的。可明明自己还没有努力,反派大佬们却抢着来给她当小弟……反派一:”我可是首富,但我的就是姐姐你的!“反派二:”那些你不喜欢的人,我统统干掉了!“反派三:”我和他们都不一样,咱们可是正经拜过天地的!“反派四:”我虽然年纪小,不至于差个辈吧……“田小安淡淡一笑:”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姐罩着你们!“

角色:田小安,周春娇

《穿成丑丫头,反派们抢着当小弟》小说章节目录田小安,周春娇全文免费试读

《穿成丑丫头,反派们抢着当小弟》第1章 初来乍到免费阅读

六月初五,晴,宜投井。

电闪雷鸣,妖风阵阵。

刚刚结束一场酒局,踩着恨天高,妆容潦草的田小安一头扎进了暴雨里。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做了一辈子的良好公民,竟然会被雷劈死!

电流穿过身体的那一瞬间,她有些恍惚,灵魂出窍了几秒,看见一个的模糊的人影扑上来抓住了她的手。

这二货是不是没学过物理,脑子抽筋了过来找死?

……

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脖子像断了一样剧痛无比,浑身湿透还打着哆嗦,耳边有嗡嗡的嘈杂声,七嘴八舌吵哄哄的。

这是在阎王殿还是菜市场?

她想睁开眼睛,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怎么都翻不开眼皮。

正要放弃,一个急促的脚步由远及近,人群中有人蹲了下来,抓住她的肩膀猛地摇晃,唾沫喷了一脸:“姐,你快醒醒啊,再不醒来娘就要跟着你去了……”

听声音是个稚嫩的女童,奶声奶气带着些哭腔。

田小安感觉脖子八成是断了,脑子里的浆糊被摇得稀碎。用尽最后一口气从喉咙里蹦出了几个字:“别……别摇了!”

听见了姐姐有了回应,女童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扯着嗓子喊道:“娘,娘,姐醒了,醒了!”

田小安深吸一口气,像是忽然回了魂,厚重的眼皮终于撑开了。

这才发现自己被一大群人围在中间,这些人个个皮肤黝黑,穿着古代农村的粗布衣服,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还未等她开口询问,脑子里忽然间涌入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短短几秒钟像是被强行看完了一个17岁花季少女的小半生。

这是……穿越了?

???

此时,人群中忽然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好了好了,既然都醒了,大家就散了吧,二丫头你先去把你娘扶起来,你姐的身子骨硬朗,既然醒了肯定没事!”

田小安随着声音看去,说话的是个颧骨高耸的中年大叔,正站在不远处,嘴里叼着根旱烟,胡子拉杂的。

话音刚落,众人果然都散去了,看来这人颇有威望。

田小安回忆了一阵,大叔应该是村长田富贵。

人都走完了,她才看清楚,此时此刻她躺着的地方在一个破旧老院子里,院子中间有一口水井,而她浑身湿透正坐在水井旁。

再往后回忆了一阵……

好家伙,这是赶上了跳井现场?

因为刚穿过来,很多记忆还没捋顺,看着眼前的老院子,不由得有些失神,院子的规模很大,像样的厢房都有七八间,这架势祖上不是一般人。

“大丫头,你快起来地上凉,娘拉你一把……”看见田小安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娘亲周春娇哽咽着抹了一把泪,转头吩咐道:“二丫头,去生火烧水,给你姐姐好好洗个澡!”

女娃娃松了口气,十分懂事地点着头:“好的娘,我这就去。”

田小安在娘亲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跑开的姑娘是她亲妹妹,叫田小菊,虽然才12岁,但眉眼间已经出落得相当标致,小鼻子小嘴粉雕玉琢,看着就招人喜欢。

娘俩慢慢往屋子里走,她被带到了一间十分宽敞的卧房里,虽然面积大,但里面的陈设再简单不过,角落里摆着一张大床,连个像样的被褥都没有,上面挂这个灰扑扑的帐子。

床边还放了个很有年代感的衣橱,看起来也是寒酸得很。

地板是泥地,不过被踩得油光锃亮,倒也显得很干净。

这配置……有那么一点点……低!

周春娇把床铺上的褥子扒拉开,免得女儿坐下的时候沾湿,小心地说道:“大丫头,你千万别再想不开啊,都怪娘不好,没有把银子藏好,被你那个杀千刀的爹翻了出来,都怪娘……”

说着说着,周春娇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田小安趁机回忆起了跳井的来龙去脉……

她在这个世界也叫田小安,刚满17岁,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

寻常女孩子都会在及笄之后就把自己嫁出去,如今世道太平,适龄女子可是很吃香的。

但她被剩下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长得丑……

在原主的记忆里,从出生开始,脸上就有块巨大的红斑,本来眉眼不算差,身段也好,整个人都毁在了那块红斑上。

因为这个,原主一直生活在阴影里,被嘲笑至今。

这得有多丑?

田小安暗自想着,环顾四周,诺大的屋子里竟找不到一块镜子,想看看自己到底长啥样都不行。

前些年有个云游的和尚来村子里,给周春娇指了条明路,说是东安城的西郊有个叫顺德堂的地方,历代堂主都是神医转世,能找到他们帮小安看脸,没准能治好。

但是那里的神医有个毛病,要么不死不医,要么第一次面诊就要收一锭黄金,收了钱才决定给不给继续看。

若是田家再倒退两三代,一锭金子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她祖上是开国大将军的左右手,置办了不少家业,可到了爷爷那一代,就败落了。

轮到她爹,更加不争气,上面两个伯父还算中规中矩,都在镇子上有自己的事情做,大伯做了些小买卖,日子过得最好,二伯虽然在帮一个大户人家看庄子,一家人也不愁吃喝。

到了田小安他爹田得旺这里,就变成了个嗜赌如命的烂人,在小安爷爷的张罗下娶了媳妇,刚开始还有长辈管着,不敢太放肆,学了些木工活勉强能糊口。

可就当小安弟弟田小军出生后不到三岁,爷爷撒手人寰,一切都变了。

大伯二伯为了划清界限这几年根本不敢明着来往,祖宅虽然留了下来,但地契却被大伯收了,生怕田得旺把老底都输光。

这一次更是过分,周春娇好不容易攒下的五十两银子,偷偷藏在地窖里留着给小安看脸的,却被田得旺一股脑全部拿走。

追债的人都撵上了门,罪魁祸首却不知躲去了哪里。

原主也是个有执念的,那些银子留在身边还有个盼头,总想着有朝一日能恢复容貌,再不济拿去做个小买卖,就算孤寡一生也不至于被人看扁。

谁能想到那个便宜老爹,不仅一次性全都输光,还欠了一屁股债。

原主这个怂包想不开,一气之下投井自尽了……

周春娇坐在旁边一个劲抹着眼泪,气得捶胸顿足。

田小安捋清了这些乱七八糟的烂事儿,叹了口气,妥妥的逆风开局!

“娘!”她抓起衣袖擦干净周春娇的眼泪,拍了拍胸脯说道:“你放心,死了这一回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后的日子,咱们好好过!”

周春娇愣住了,眼前的田小安眼神晶亮,而且从醒过来到现在,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总觉得跟原来那个自怨自艾的女儿有些不一样了,她暗自欣慰,情绪一下子就被拉了回来,有些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我先去洗澡!”田小安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十分自然地说道:“回头再去收拾我爹……”

周春娇瞪大了双眼:“你说啥???”

原创文章,作者:林家筱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