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来:满朝闺秀想撩我》小说章节目录叶蓁,崔妈妈全文免费试读

“害喜?慧姐姐,莫非你是──你又有啦?”

叶蓁高兴的扯住柳书慧的衣袖,柳书慧害羞的点点头,拉着叶蓁用帕子仔细擦她的泥脸,一边慢慢的同叶蓁将自己的情况说了。

“唔,爱闻竹子味和泥土味?哈哈哈哈,你太奇怪啦慧姐姐。”

叶蓁才明白过来,她在现代的时候就听说女人刚怀孕头几个月会有各种怪癖,以前一个同事的媳妇,刚怀孕时特别爱闻汽油味,每天都要站在马路上闻一会,还有什么爱吃橘子皮菠萝皮的,没想到刚穿越来就又见了一个。

柳书慧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姐夫这几日正等着放榜,整日坐立难安的,连书也看不进了。我不愿拿这事去烦他。”

“小姐是想等姑爷中了进士,再给他一个惊喜呢!”

小满一脸憨厚的笑道。

对哦,过几日正是贴杏榜的时候,叶蓁恍然大悟。

文朝以科举取仕,文臣非科举不得为官,哪怕你是豪门大户,只要想做官就得走科举的路子。考试分为童试、院试、乡试、会试、殿试五级。

童生参加院试,考中为秀才。乡试为省一级的统考,三年才有一次,考中乡试的为举人,举人便有了做官资格,称的上一声老爷。在现代,清华北大的每年录取人数加一起将近七千人。而举人三年才录取一万人,乡试之难,可见一斑。

柳姐夫便是正儿八经的举人老爷了,以他这个年纪,中举极为不易,真可称得上青年才俊。各省的举人们同往京都参加会试。会试在一万多举人中只取三百,考中的为贡士。通常贡士就是大家所说的进士了。

“我却是记得好像还有人今科也参加了会试的,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叶蓁眯着眼睛说道。

“叶小姐,还有大公子呢,大公子今年才十九岁,就已中了举,夫人每日见人就嚷嚷的,你怎会想不起来呢。”

对哦,舅舅柳文翰的嫡长子,叶蓁的嫡亲表哥,柳修文却也是今科下场,不知道他考的怎么样。

“我看啊,她想说的哪里是修文弟弟,她分明是找个由头要提她那顾远哥哥呢。”柳书慧拿帕子捂着嘴,轻笑一声,推了叶蓁的脑袋一下。

“往日三句不离顾远哥哥,我还当今日改了,却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小满也露出一脸了然的神色。

“顾世子文采出众,乡试还夺了经魁呢,大公子却是比不过的。”

叶蓁叹口气,真是哪里都避不开这个顾远啊。

“慧姐姐,你别提他了,我真是被他害死,以后再也不会同他来往了。”

“这是怎么了?”

柳书慧携了叶蓁的手,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寺院方向走。叶蓁便将当众递香囊被拒,被老太太关祠堂的事说了。

“好一个顾远,他既不喜欢你,便是当众接了,私下偷偷还你又如何。非要这样当众下人脸子,真是,真是——”

柳书慧气的跺了一下脚,柳眉倒竖,红了眼睛,竟落下泪来。

“可怜我蓁儿妹妹一片痴心错付。”

叶蓁感动的看着柳书慧,柳书慧自幼便待她极好,以往她未出阁时,她每次回柳家都要和柳书慧一张床睡觉的。她大了性子刁蛮任性,打扮古怪,柳书慧也从未说她半分不好,一直待她和往日一样。

“慧姐姐,你这是怎么啦,我并没有如何伤心,你快别难过啦。”

“叶姑娘,我们小姐自打有喜了,便整日里多愁善感的,便是看见花落了片叶子,也要哭上一哭的。”小满捂着嘴偷笑,

叶蓁闻言一脸好笑,怀个孕原来这么麻烦。她低声哄了柳书慧,姐妹两个亲亲热热的往寺内走去,一同去拜见叶老太太。

一间雅致的禅房内,叶老太太手里握着一串佛珠,黑着一张老脸,叶泱泱挂在她腿上。

“祖母,呜呜呜……嗷嗷嗷……我要蓁姐姐,我要和蓁姐姐玩。清姐姐是坏人,清姐姐不让我挖笋……嗷嗷嗷……”

孙氏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支着桌子。

“清丫头啊,你带她回来做什么,她要上山下河都随她去,我们好不容易能混个半日清净。”

叶清一脸的严肃。

“婶娘,那怎么能行呢,大家闺秀举止如何能这般粗鲁!”

于氏在一边点头,

“清儿,你做的对。”

哎,孙氏叹口气,真的烦也烦死了。

“多日不见,亲家老太太还是这般康健。”

柳书慧携着叶蓁进来,行了个礼。

孙氏眼前一亮,

“书慧丫头!”

她急急的迎上前来,扒开柳书慧朝身后看去。

“欣欣和容容呢?”

“那两个丫头在家同祖母玩呢,今日未曾带她们。怎么,婶娘只欢迎她们,不欢迎我吗?”

柳书慧捂嘴轻笑。

叶泱泱正摆着手臂冲过来,闻言停在原地大哭起来。

“我要欣姐姐!我要容妹妹!嗷嗷嗷……”

“泱泱别哭了,改日我带你去慧姐姐府上找她们两个玩,把你的布娃娃也带去。”

叶蓁上前牵起叶泱泱的手,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刷分机会啊。

“真的吗,蓁姐姐最好了!”

叶泱泱喜爱+1……

叶老太太努力摆出和蔼的笑容,拉着柳书慧的手问她婆母的安,又问柳姑爷这次会试的情况。

“当有六七成把握吧,现下却不敢说大话呢。”

柳书慧谨慎的回答了。

“慧丫头还是这般谨慎,跟我们有什么不能说的,便是不中,难道还能有人笑话你了。”

于氏在旁接话,想了想,又试探着问道。

“柳家哥儿这次也下场了?若是一同中了,你们家一科双进士,可是极大的佳话了。”

叶老太太闻言,笑的越发慈善,她轻拍了拍柳书慧的手。

“待得柳姑爷中了进士,你再给他生个大胖小子,可就再好不过了。今年可还是没有动静?我那里得了一道方子,吃了专生儿子的。”

“母亲!你说这个做什么,清儿和蓁丫头还在这呢。”

原创文章,作者:酒歌爱吃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