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来:满朝闺秀想撩我》小说章节目录叶蓁,崔妈妈全文免费试读

崔妈妈走了进来,看见众人一齐呆立原地,急的催道。

“小姐啊,你怎么还在这里,老夫人都等你好一会啦!珍珠翡翠,你两个快伺候小姐梳洗好。”几人手忙脚乱的替她收拾好,一起出门了。

众人穿过亭台楼阁,花红柳绿,来到了一座清幽的院子。只见门口匾额上题了几个气派的大字:寿安堂。

进得院中,当中是一排五间气派的正房,两边各有一排厢房,和正房之间有着抄手游廊连接。此时正值春日,日头刚刚升起,日光漫洒在院中,游廊两边种了些不知名的花儿,沿着藤蔓爬满了游廊。粉粉紫紫的一片,煞是好看。

院内的丫鬟仆妇显然没人有心思欣赏这春景,纷纷缩着头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长寿堂中,叶老夫人钱氏戴着一条枣红色绣祥云的抹额,穿着一身富贵端庄的织锦如意彩缎衣裳,正慢吞吞的将一盏茶放下。

她沉着脸,一丝表情也无,那张颧骨高耸的瘦脸看着更加刻薄了。

钱氏本出身小户人家,叶老太爷死的早,钱氏守着点薄财供养两个儿子长大,长子取名斐然,次子斐章。寓意文才出众,斐然成章。长子果然出息,中了进士点了翰林,又娶了大儒柳泰林的女儿,一步一步将门庭支了起来。次子在其帮衬下,谋了个户部的闲缺,平常帮着打理家业。

“老夫人,大小姐到了。”一个容长脸的粉衣丫鬟打起门帘,面无表情的站到一旁。

“蓁丫头,跪下!昨日的事,你可知错?”

叶老夫人轻扣着碗碟,严厉的双眼扫将过来,看到叶蓁面上,便是一愣。

眼前艳丽的身影和十几年前那娇俏的人影渐渐重合,二八少女亭亭玉立,含羞带怯的唤她母亲,然后儿子便被她勾走了魂,老夫人的手颤抖起来。

“谁给小姐这样打扮的!”

老夫人重重的将茶盏拍在桌上。

“我自己打扮的,怎么了,祖母,这样不好看吗?”

叶蓁迷惑的看向老夫人。

“简直荒唐!闺阁少女当端庄稳重,怎能打扮的如此妖妖娆娆的?”

老夫人拧眉皱脸,颇为嫌恶的看着叶蓁。

叶蓁:……

不是吧,你自己粉擦那么厚,脸涂那么白,还说我妖娆。

叶蓁前世勤勤恳恳,低调做人,来不及享受就见了阎王,这辈子穿越总算能多活一世,她也想开了,再也不愿意亏待自己,有福当时就得享,有气就得撒。何况原主自幼被娇惯长大,也不是那等受气的性子。当下便顶嘴道:

“祖母,你头上簪子插的比我都要多,为何反说我妖娆。”

噗嗤,站在门口的两个小丫鬟轻笑出声,随即拼命的缩起脑袋降低存在感,仿若两只鹌鹑。

彩云好感+1……

奇怪的红色字体又出现了,叶蓁看着老太太身后的面瘫粉衣少女,彩云姐姐,你不对劲啊。

“简直岂有此理!”

钱老夫人摔了茶盏,用颤抖的手指着叶蓁:“目无尊长!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

叶蓁翻了个白眼,正准备继续怼回去。

“大老爷大夫人到——”

门帘一动,叶祭酒和于氏一齐迈了进来。

“蓁儿,蓁儿你怎样了,为父昨夜担心的一宿没有睡觉。”

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急急的朝叶蓁走来。叶蓁抬眼看去,只见他身量修长,肤色白皙,四十不到的年纪,留了两撇八字胡。脸庞清瘦,鼻梁很高,眼睛细长若流星,眼角略有点皱纹,却全然不损他的儒雅俊秀。反而更添了一丝沧桑成熟的味道。

哦和,我爹有点帅啊,叶蓁高兴起来。

“爹爹,我没事了。”

叶父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少女,一阵恍惚。

“语薇……”叶父喃喃出声。

“爹爹,你怎么啦,是我呀。”叶蓁看着神情突然失落起来的叶父,伸手在他跟前晃了晃。

“蓁儿”,叶父回过神来,强提起笑颜。

“蓁儿长大了,你今日这番装扮,甚是好看。”

老夫人生气的拉下长脸,自己刚说了她打扮妖娆,儿子转头就夸她好看。自己却又不好驳了儿子的面子,只能就此算了。

旁边的叶太太于氏恨恨拧着帕子,于氏三十出头年纪,容长脸,吊梢眼,容貌极为普通,只皮肤较为白皙,又精心上了妆,勉强能看出几分清秀来。她看着叶父魂不守舍的样子,内心一阵气苦:

柳语薇,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老爷还对她念念不忘!

想了想,于氏勉强打起笑脸,上前一步道:

“母亲,蓁儿身体不适。昨日的事,你好生教导着就是了,可千万不要动怒啊。”

不提还好,老夫人一想到昨日的事,狠狠的一拍桌子。

“大郎媳妇,你不要在我跟前弄乖卖好。叶蓁变成今日这样,责任全在你!”

老夫人板着一张冷脸,脸上的皱纹深的能夹死苍蝇。

“你一个当家主母,治家如此不严!好好的一个大家闺秀,让你惯成什么混账样子!”

于氏唬了一跳,那张白皙的长脸,变的更加惨白,眼睛却变的通红,斗大的泪珠一颗接一颗的滚了下来。

“母亲这话可真真诛心了!我——我却不是蓁儿的生母,她自小又是这般性子。我哪里敢管她。”

于氏抬手拿帕子抹了抹眼泪,

“人都说后娘难做,我稍稍严厉一些,她便跳起来叫我苛待她了。老爷也怪我,那柳家又巴巴的找上门来,我,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呜——”

叶祭酒上前扶住她的手,转头道:

“母亲!你这是做什么!夫人她平素持家甚好,蓁儿便是有什么不好,也是我惯的,你责怪她做什么?”

老太太见儿子如此护着媳妇,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齐涌了酸水出来。她用力顿了顿拐杖,落下泪来。

“你们哥俩都大了,做了官老爷了,原就用不上我这个老太婆了。还不如把我打发了,让我也能过几天安生日子。”

叶祭酒闻言,并不如何,只神色沉稳的说道,

“母亲,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这话若是传了出去,明日言官弹劾儿子忤逆不孝,索性这官我也不用做了,大家一起回了江州老家去种地,落个清净。”

原创文章,作者:酒歌爱吃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