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来:满朝闺秀想撩我》小说章节目录叶蓁,崔妈妈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嫡女归来:满朝闺秀想撩我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酒歌爱吃虾

简介:大龄单身女青年叶蓁带着系统穿越了,本以为可以谈甜甜的恋爱。系统却靠收集女性好感度为生,自此,叶蓁被迫走上撩妹路程,女扮男装。出口成章,土味情话疯狂输出,撩成大文朝第一男偶像。只是,撩着撩着,风雨飘摇,山河破碎。乱世女子,命如草芥。叶蓁带着粉丝天团揭竿而起,姐姐妹妹站起来吧! 文朝第一才子柳文彦痴恋祭酒府嫡女叶蓁,某日,柳文彦的面具被顾远扒掉了。你是——叶蓁?

角色:叶蓁,崔妈妈

《嫡女归来:满朝闺秀想撩我》小说章节目录叶蓁,崔妈妈全文免费试读

《嫡女归来:满朝闺秀想撩我》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又是一年好时节,春光好,天初暖,上京城遍植杏花,此时正争先恐后的竞相开放,将半个城池掩在一片粉色中,连空气都带着一丝腻人的甘甜。

城东,国子祭酒府。

一群丫鬟仆妇正抬着头,双手高举头顶,嘴巴嚯嚯作响,仿佛在举行什么诡异的仪式。只见她们一齐向左迈了几步,一齐向右迈了几步,忽而又一齐后退,有两个人一不小心撞在一起,东倒西歪的带倒了一片。

“哎哟,小姐啊,小姐你可快下来吧,这摔下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小祖宗哎~”

“我偏不,摔死了才好呢,我丢了如此大的脸,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呜呜呜呜……嗷嗷嗷嗷……”

一个妙龄少女在房顶走来走去,她左手提着一个酒坛子,另一只手不停的抹着眼泪。两道眉毛又粗又长,脸上的蜜粉被泪水一冲,左一团右一团的糊在一起,鲜红的口脂也被擦的满脸都是,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还说长大后娶我,骗人的,你们都是骗人的!顾远,你这个大骗子!”

少女用力一扔酒壶,带着身体踉跄了两下,一时没站住,从屋顶滚了下来。

“小姐!天爷啊!来人!快来人!小姐从屋顶上摔下来了,快去请大夫……”

第二日。

痛,好痛,叶蓁艰难的动了动手指,感觉浑身酸痛,像被巨大的卡车轧过,喉咙也干的仿佛要冒烟。

“水……咳咳……给我水……”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奴婢了。”

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圆脸丫鬟凑到床前,她穿着粉衣,杏眼圆脸,眼距稍宽,看起来一脸的娇憨。

另一个长着瓜子脸身着绿衣的美貌丫鬟倒了杯水走过来,小心的扶叶蓁坐起,一边喂她喝水一边轻抚她背:“小姐,你慢些喝。”

叶蓁脑子还有点懵,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水,便抬头去看四周。刚扫了一眼,一团白胖的人影就挤到了眼前。她定睛看去,却是一个容长脸的白胖老婆子。

那胖婆子将圆脸丫头一屁股挤开,坐在叶蓁榻上,厚软的锦被便陷下去一大块。她一脸怒气的瞪了叶蓁一眼,重重地拍了下她的手。

“小姐,不是老奴说你,你真是太胡来了!大闺女家家的,爬屋顶,还喝酒!将这府里搅的人仰马翻的。大夫都不知来了几个,亏的你没事。珍珠翡翠两个丫头守了你一整夜……老爷夫人现在也才刚歇下……”

嗡嗡嗡嗡嗡,叶蓁看着眼前古装老太太的嘴皮飞快的上下翻动,只觉得脑仁疼的更厉害了。

我醒了?还是在做梦啊?

我昨夜明明是在庆功宴上,对了,庆功宴上我喝的烂醉,哦,我现在还在做梦,继续睡吧。叶蓁将眼睛一闭,向后倒去。

“啊!小姐!小姐又昏倒了!”

珍珠满脸紧张,飞扑过来掐叶蓁的人中,一旁的翡翠也赶紧握住叶蓁的手,大力的去掐她虎口。

嘶!这下,叶蓁彻底清醒了,坐起来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丫鬟。

叶蓁来自一个普通的南方小镇,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知名风投公司当研究员。

最近她接手了一个新项目,更是连着爆肝多日,每天月亮不睡我不睡的。终于在昨日,她跟的项目公司成功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叶蓁一时高兴,在庆功宴上喝的烂醉如泥。被司机送回公寓后,又趁着酒劲独自下楼买宵夜,在马路上走出一个漂亮的s型,只记得一道刺眼的白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是吧,我这是钱没花完,命就没了?

“嗷──”

叶蓁悲痛的喊了一嗓子,吓得崔妈妈和珍珠翡翠一个激灵。

“小姐,呜呜呜……小姐啊,奴婢知道你心里不好受……”珍珠见状,难受的抹起了眼泪。翡翠也上前,安慰的轻抚着叶蓁的手。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

叶蓁双目无神,老娘辛辛苦苦打拼那么久,没有时间谈恋爱没有时间旅游,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嘴炮调戏下公司里的小弟弟。

好不容易到要享受的时候了,你不给我吃肉,好歹让我喝口汤啊,现在直接把我桌子给掀了!你是古惑仔里的乌鸦吗?贼老天!!!

咦,不对啊,我死了,这阴曹地府还有丫头婆子伺候吗?

“黑白?无常?”叶蓁试探的对着两个丫鬟问道,怎么黑白无常是女的么?她又转头看向崔妈妈:“孟婆?”

“小姐,奴婢是珍珠啊,你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崔妈妈,这可怎么办啊……”珍珠急得团团转,上来扶着叶蓁,用手去贴她额头:“昨晚烧已经退了啊明明。”

温热的手心贴上额头,叶蓁只感觉大脑一阵刺痛,一股杂乱的记忆钻进脑中。

“顾远哥哥,这是我费了半个月时间绣的香囊,上头是你最喜欢的青竹呢。”

“不必了,叶蓁,男女有别,这些东西我自有丫鬟绣娘,不劳你费心。”

“顾远哥哥,你,你为何这么说,我又不是外人,大家都说咱们……”

“住口!叶蓁,婚姻大事,自有父母之命,你知不知廉耻?”

“噗嗤,这便是叶蓁啊?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这等颜色也敢肖想顾世子。”

“哈哈哈,她本就脸皮厚,你看她脸上糊的那些粉,加一起可不就比城墙还厚了。真是笑死人了。叶祭酒不知如何养的女儿。”

……

一幕幕片段闪过。

啊──

叶蓁大叫一声,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瞬时,祭酒府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大夫来了一个又一个,丫鬟仆妇进进出出,等到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已是明月高悬。

原创文章,作者:酒歌爱吃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