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狂抱反派大腿》小说章节目录黎莞尔,莫婉婉全文免费试读

系统音来的毫无预兆,黎莞尔心如死灰地也毫无预兆。

眼前的一切皆因系统的出现而暂时停止时间流逝。裴景澜那状似含笑实则布满阴煞的眉眼还直挺挺地盯着她。

瑞风眼一勾,眼波里流转的皆是玄色。似乎总有一道尤其黑的墨点,若有若无地在双眸里飞速滑动。细看,却又无从发现。

得知了这段介绍后,即使明明知道他这会等于静止,却更叫人被盯地不寒而栗。

她忙叫住系统:“等等,你先别走!光介绍算什么事?好歹给我个活下去的办法啊。”

前有狼后有虎,自己跟的又是个大疯批。这怎么活?

他绝对是个精神病。

杀尽弟子门人,各大修士和自己的…道侣,用流成河的鲜血来扑直上九霄的路。

这不是正常人能做的出来的事。

眼前这个人,看着分明就和她一个年岁,却其实是个一千多岁的老妖怪。早早看遍人间,将阴谋从开篇铺垫到结尾,甚者,兴许桩桩件件的事情都在他掌控之内?

难怪她夸莫婉婉陆定川的时候他轻蔑至极。原来根本连嫉妒都不算,只是他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些晚辈罢了。

非修仙世家的凡人,五岁就能筑基,那着实让人无话可说。

可这种变态鬼畜反派已经超乎黎莞尔给自己预先框架的承受范围了。

而且他居然有道侣。

他他妈的还把和自己有关的一切都杀个一干二净,妄想独身一人登天。

真的是去死吧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自私自利到极致了。

【……宿主,我们已经说过了,抱大腿是你最好的选择。目前九州十方大陆没有一个人的修为能比得过你吐槽的老妖怪。当然我们是很人性的,等你的任务完成到某个点数就可以兑换东西为己用。

你还是好好摸索吧。】

叮——系统离开。

黎莞尔在这段时间里给自己勉强施展了一个净身诀,由于技艺太烂,只干净了一半,头顶上还顶着些不知名的腥臭物体。

眼前出现一阵冷风,黎莞尔心头咯噔,低头看着这个老妖怪的俊脸,心里怒骂面上讨笑:

“大能,野猪精在下面,我不是野猪精……”

头埋在墙里的野猪精哼哧哼哧地哭了两声。

“大能饶命……”

“不知兄台是何方神圣?修为如此高深,此次救我等于水火之中,便由我代同门们向您道谢。”

陆定川这时迈步上前稳稳站定,先是略诧异地看了坐在半空中的黎莞尔一眼,随后对她轻轻点头,似在安抚。

黎莞尔抿唇,下意识又拘谨起来,也颔首。陆定川仿佛得到了什么肯定的消息,站得笔直,体面地对着回首的裴景澜做个揖。

裴景澜面无表情地睨他一眼,却懒得张口。

端方君子陆定川嫌少遇着这样不给面子的,兼之失踪一月的黎莞尔居然也在这里,还与这高深莫测的人十分熟稔的模样…心头探究之意升起,面上微笑依然:

“我等乃是磬云山弟子。阁下年岁与我瞧着一般大,便唤我一声定川就是。敢问阁下名讳?”

裴景澜依然不理他,一副高高在上不可靠可的模样,在远处观望的一众弟子都不禁奇怪起来。

野猪精干脆装起死,黎莞尔本想一直作壁上观。可这架势不大对。

陆定川的脸有些沉了。

和这位九州知名少年君子相处的半年里,黎莞尔也没啥突破进展。

她虽然脸皮厚,但不如原身在男女之事上的厚。

即便月色很美,氛围很热,即将上头的时候她也会十分矜持地甩步回房。

一来几次,陆定川就淡下来了,此后大部分时间都是面不改色的浅笑君子样。

虽是笑着,但笑意有几分真假,有几分是对她黎莞尔的那就需要探究探究了。

总之黎莞尔大致总结出了这个男人的性格。陆定川不算十分小心眼的,毕竟是博爱的种马狗血文男主,人人都夸的端方清雅。

可,同时他的自尊心也很强。是那种乍一看好像淡若云烟无所谓但实际上什么东西都有根线横着,如果你越线就会温柔微笑着果断给你一剑的人。

两次不被搭理,还是在他形容狼狈被一众师弟妹和她黎莞尔看着的时候,可见他已经自尊受挫,开始冒火了。

虽则这个人轻易不动手,但是依照这个老妖怪阴晴不定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的性子,打起来的几率其实不小。

这怎么行?

老妖怪如果真在这把陆定川杀了,那以后谁来制衡他?

黎莞尔就在这无比诡异的气氛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然后微笑:

“好巧,陆定川你们也在啊。我和我…师傅一起来历练,不小心进了这个极乐天,居然就遇见了你们。不好意思,我师傅这人有时候就是莫名其妙的不爱说话,你一贯很会体谅别人,这次也不要在意就是。”

远处的莫婉婉握着佩剑的手蠢蠢欲动。妙简担心地望她一眼,拍拍她肩头安抚,小声:

“师姐稍安勿躁。且看看黎莞尔到底要做什么,你内伤重,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知羞耻的废物动怒。不过这黑袍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师兄都自报家门了,他居然还不为所动?我们磬云山陆定川的赫赫威名难不成他从未曾听过么?”

温润尔雅的少年苟行知这会子躺在几个师弟妹脱下外衫拼成的褥子上,满头的冷汗慢慢在消退,脸上也有了些许血色。

有人取出藏在里衣的丹药,一连喂他五六颗。这条腿倒是没有废。

黎莞尔远远地看了个大致,不由微微拧眉,心道这剧情走向变了。

苟行知本来是要死在极乐天里,尸骨无存的。

也不知会有什么影响。

一直坐在桃花枝上也不对劲,黎莞尔收了桃花枝重新插回头上,眼珠子在二人间转了圈,见气氛还是不对,正要再张口,忽然陆定川又笑起来:

“原来如此…莞尔,你离家出走一月,原是为了拜这位为师?不知是哪门哪派的大能,可否告知我一二?对了,前些天我听掌门闲谈,据说黎长老自你离家后便郁郁寡欢。既然我们相遇,不如带着你师父一同回去看望一番,道个平安。”

原创文章,作者:wushi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