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狂抱反派大腿》小说章节目录黎莞尔,莫婉婉全文免费试读

……

黎莞尔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圈,这才发现原来莫婉婉他们那一行人被吊在头顶上。

再钟灵毓秀天生丽质难自弃的修士这会也狼狈至极。一个个被五花大绑蝙蝠似的倒吊在金色穹顶下,衣衫破烂,脸上污脏,丝毫感觉不到灵气的波动。

果然是大boss,武力值牛。

虽然她修为废柴,可看法器的眼神还行。绑住他们的粗麻绳好像都是倾注了法力的,直接隔断了他们身上修士特有的气息。连莫婉婉陆定川也不例外,所以她无法感知。

黎莞尔的目光搜寻了一圈,发觉他们两个被吊在中心,由外头吊的人包围着,看不大清模样。

要是莫婉婉知道她黎莞尔在场还看见了她的狼狈模样,不知道会不会气的金丹爆裂。

她眼珠子转了两圈子,瞥见手上凝了一团火地危险分子,忽的心生一计,脸上显现出三分狗腿两分谄媚:

“大能,中间两个面对面吊着的就是莫婉婉和陆定川。果然如大能所说不错,他们修为远不比这些妖怪。可是大能,万一他们俩这会突然突破境界什么的会不会逆转情势?我记得天才修士总是在逆境里修为大增来着…”

她忽然一瞬间就不怕了,不小心翼翼了,反而有些格外地迫不及待。

黎莞尔觉得裴景澜这个大反派肯定是个大聪明。

既然聪明,那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话中话?

让他俩修为涨慢点,千万不能让他们逆境翻身!

她就是恶毒女配龌龊小人本人,就要龌龊卑鄙到底。

似乎没料到黎莞尔会说这么一番话,裴景澜看她的眼神瞬时意味深长起来。

黎莞尔眨巴眨巴,努力把眼睛睁地圆滚滚。上扬的眼尾给这毫不掩饰邪恶的目光增添了几分狡黠。

“你这样心性的,修炼不起来也是好事。”半晌,裴景澜轻嗤移开目光。

这话说的,黎莞尔不知道怎么第一时间接。不过如此情景,更凸显身边这位淡然自若的牛掰来。

能让这七个大妖魔都看不见的法术,那肯定很高深。法术这么高深,那施法的人肯定更高深。

无形之中已经在积极抱大腿的黎莞尔笑眯眯:

“大能说的都对。”

“…”裴景澜长而浓密的睫羽垂下,跟着他转身间黎莞尔恍惚觉得自己看见了他的白眼。

“呼————”一团形状如莲的蓝色火焰毫无预兆地冲进正在作乐的宴席中。

七个妖魔纷纷大惊,厉声喝道:

“谁?!”

“哪个狗娘养的胆敢暗杀我等!”

在黎莞尔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妖魔们一把扔出手中酒杯,哐一下砸烂几根柱子,接着又砸回来,漫天的血肉洒了黎莞尔一头脸。

“呕——!”她直接抓着块布弯腰吐了一地酸水。

这特么也太重口了。

强忍着腥臭睁眼,还从头发上滑下一块不知是什么生物的皮来。

黎莞尔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点能耐还敢妄想拜师罗刹门?便是给守门小厮提鞋都不配。”

双眼看不清,迷迷糊糊好似听见裴景澜嫌弃的嘲弄,随后手里的布就被恶狠狠拽走,黎莞尔呲溜一下摔了跤,刚想张口,血气霎时刷拉拉往嘴里流,她连忙闭上嘴,蹲下捧着还干松的裙子劈头盖脸地擦。

“是谁?是师傅派来救我们的吗?”

“婉婉,定川,你们能否趁机念诀破了这烂绳子?”

“不管来人是谁,我们快尽量自救!行知师兄的腿再不医治就废了!”

吊在顶上当蝙蝠的一群纷纷躁动起来。

莫婉婉涨红着脸,与一样仪态尽失的陆定川对视一眼,凝重地点点头。

只有这个办法了。

二人一齐闭眼,在小周天里运起金丹,以全身的鲜血做媒介,灵识做引子。

“砰!”

二人眼中顿时流出血泪,一滴一滴,所滴之处竟然顿生滔天业火。

一旁面色惨白的少年苟行知见状,文弱的脸上禁不住流出了泪,哽咽难言:“师兄师姐这是何必……师傅教我等这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禁术,不该用来救我这个废人的…”

陆定川强忍着每一寸血肉撕裂的剧痛,咬牙:

“无妨。你素来体弱,本就该由我与婉婉照顾。可却因着我们卷入极乐天,还受了这样的伤,是我对不住你…咳,咳咳!”

“师兄,师姐!!!”

“不要怕,那位能人好似压制着这些妖怪,我们都别怕!等师傅来!”

几个弟子纷纷哭了起来。

这样惨烈的境况,是他们从未想象过的。

可即便破例施展禁术用自己的身体献祭,也一时半刻不得脱身。

业火虽滔天,可也会烧到他们,只能防着那些妖魔鬼怪,让他们一时半会不得近身。

黎莞尔方才擦干净血,就目睹地上燃起红色大火一幕。听到来龙去脉,一瞬沉默。

苟行知的身体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不好。

所以这章里,他死了。

不过看裴景澜将那些妖魔鬼怪打得毫无招架之力的模样,再看那一群哭的一抽一抽的小蝙蝠,黎莞尔觉得很微妙。

再说裴景澜,自送了一团大火去后,便在那些几米高的妖魔中瞬移似的,速度快且狠,偏身姿还极为好看,抬手就是一团大火,而后自火中化出一柄直挺挺的狭长长刀,随手一挥就是一颗头。

黎莞尔一瞬看痴,嘴巴禁不住张得老大。

她只能勉强看见那头潇洒的黑色长发,随着主人狂风乱舞,恍如铺展开的遮天蔽日的网。身动间那张邪气森森却极为俊的脸半露不露,更多的却是那把长刀。偶能看见他那双眼睛,格外地沉,尽集了三界六道的黑暗。

精光闪烁,劈刀断血。

他砍得似乎不是头,好像只是瓜农闲着没事拿刀砍西瓜。一刀下去就是一个,脆溜溜硬生生,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黎莞尔是这战况里唯一一个啥也不干的。

七个魔头里头还在的就剩一个了,莫婉婉陆定川都掉下来互帮互助了,她还不知道干什么。

干什么好呢?

黎莞尔:我真的不知道。

地上的业火慢慢消散,黎莞尔伺机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拔下头上的桃花枝跳上去,正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剩下的最后一个头好死不死朝她这冲过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wushi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