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狂抱反派大腿》小说章节目录黎莞尔,莫婉婉全文免费试读

没想到五年过去了这些黑历史居然还有人记得。

…她好恨。

拔出发髻上的法器桃花枝,棕黑色的小枝条立马变大千百倍。黎莞尔站上树枝,御枝直接飞回了灵玉峰。

进了门口,只有在试验田里种西瓜的几个师弟在。小伙子们种地热火朝天,丝毫不曾发觉隐居一年的师姐回来了。

黎莞尔额角蹦出一个井字,想来山里其他人还在磬云山。她径直回了自己的闺房,翻翻找找,终于找到当时自己记下的几个重要节点。

一张皱巴巴的纸被反复摊开,黎莞尔满怀激动,睁眼看了却沉默了。

上头就写了三个节点。

①陆定川突破金丹斩杀万妖

②陆定川莫婉婉一齐入化神

③陆定川带着十余小老婆追妻火葬场

“……”系统带她走剧情时她不该嫌男主恶心打瞌睡的。

当时只走到第八章,后头预计还有十万多章。

而她,原本在第五章就该死了。

若不是黎莞尔为了苟命装着要突破而隐居,现在她已经重新投胎了。

如今莫婉婉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找陆定川,顺便报当年她打碎她灵器白犀盏之仇。

黎莞尔握紧了拳。

与磬云山比,她灵玉峰着实微不足道。莫婉婉这一次在西天莲花佛法境里获得的突破,是继陆定川这个稀世天才厚的头一个。

现在磬云山的名声更为远扬,仙门头把交椅坐的稳稳当当。

这下,修仙界谁都知道两个最年轻的金丹修士都在此派。

纤长的手捏捏眉心,黎莞尔尽量冷静下来。

系统一开始要她走剧情。

可黎莞尔却不想死。

上次没死,这次更不想死。

莫婉婉这人她了解其实不多,之后会不会再对付她,黎莞尔不知。

目光转移到右手腕上的檀木手串,黎莞尔眸色暗淡。

这是陆定川当时给她的护身法器。为了报她相救之恩。

如今想来,不过施舍乞丐一般随手拿出来而已。

…那几个月过得也算简单纯粹,至少黎莞尔是这么以为的。她日日给陆定川端自己催熟的桃子与众色灵气充沛的蔬果,陆定川也礼尚往来地点拨她修行几次。

夜色二人坐在篝火旁,也温馨过。陆定川甚至抬手给她梳理过被风吹乱的发。

黎莞尔母胎单身,偶尔也小鹿乱撞。

毕竟陆定川天纵英才,人也俊秀端方。身上的男主光环大到抵挡不住。

好在,莫婉婉回来了。回忆慢慢淡去。

黎莞尔无意识地抹了抹眼角不知何时泛出的水花。

她一下子就能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一个,炮灰女n而已罢了。

精巧白皙的鼻子抽了抽,黎莞尔站了起来唰一下扯过床帐擤干鼻涕。晶亮的眸子坚定异常。

她要想办法,想办法好好地活下去。她才不要死!

·

磬云山上的热闹终于告一段落。

毗邗掌门谢酒三巡,又大大夸奖了一番徒孙莫婉婉,这才宣告宴会散去。

“老舍门下一共五个弟子,两个都已突破金丹!行知,妙简,你们可要好好努力!”

一男一女两弟子闻言纷纷不好意思的点头。女弟子看眼右手边低着头好似不被众人看见的少年,想到了什么,无奈地摇摇头。

陆定川坐在莫婉婉左手侧,看着一年不见的师妹眉眼间不自主地带笑。

等到散会,莫婉婉却冷着一张小脸先走了。

陆定川见状忙追上去。

“婉婉,怎么了?大好的日子为何冷着脸蛋?”

直到人迹罕见的悬崖处,莫婉婉才转头,漂亮的鹅蛋脸气咻咻:

“若是我出关再晚些,师兄你怕是就要和那黎莞尔成就好事了吧?我在远处都看见了,你居然给她抚琴听!”

“你说什么呢?我不过感念黎莞尔相救之恩。当日我绞杀了魔境来的几只妖魔,自己也受了重伤。御剑时昏过去,醒来才知落在了黎莞尔的洞府。你那时尚在西天佛境里,我哪里能给你传音影响你?”少年哭笑不得,抬手顺莫婉婉的发。

莫婉婉闻言撇嘴。

“师兄,你知道的。黎莞尔从前打烂了你给我做的白犀盏,又爱到处说我坏话给我使绊子,甚至从未与我道歉过。

我便是放下芥蒂喜欢这天下万物,也对着黎莞尔喜欢不起来。

她实在讨厌地紧,你以后不要再与她有任何纠缠好不好?”

最疼爱的师妹发了话,陆定川如何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叫她不开心。只是轻笑:

“黎莞尔与我们又不是一路人。你说我应便是了。不日我们就要动身一路向南修行。哪里还能再与她相遇?动动你的小脑瓜。”

莫婉婉这才想起此事,面色微妙,不过也算好了起来。

她扯过陆定川的胳膊,撒娇似的:

“师兄明白我就好!走了,我要去听师兄弹曲儿!”

脚步声伴着说笑渐渐远去。

晚风拂过。四周静谧无人。

悬崖岩石上这才伸出一只手。黎莞尔爬上悬崖呆了半晌,半天才回神,揉了揉发疼的手心又拍了拍身上的灰。

她抬头,望着脚印离开的方向,蓦地咧嘴笑了。

只是这笑,反而像哭。

“不是一路人……”

陆定川从来君子翩翩。虽然后来是个大种马,可这会都能说出这话,看来是真的很烦她。

还好,她不是真正的黎莞尔。

心头的酸涩出自这具喜欢他多年的身体。兴许也掺杂着一些自己的心绪。

不过黎莞尔吹了会冷风,酸涩也就慢慢散了。她望向还通明的宅院,知道老爹还没走。要去找他说道别的念头止住了。

……上回她闭关,老人家便不高兴了。

这次还是悄悄地走吧,别让他知道算了。

摸把脸,黎莞尔火速回了灵玉峰,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包裹皮大塞了一通东西留下一张字条便离开。

他们往南走,那她就往北走!

离他们越远,活的可能性越大就是!

清风微拂,空气里淡淡的桃子味很快就要消散不见。

一直躺在远处通天婆罗树上俯瞰一切的少年嗅了嗅鼻子,慢慢转头,皱了眉。

原创文章,作者:wushi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