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小说章节目录魏忠莲,萧无嫣全文免费试读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今天是不会走的,你们现在的重中之重也是尽快将阉党余孽铲除,而不是救我。”

萧无嫣叹了口气,“是我太自私了,许统领你先出去,我想单独跟庆大人说几句话。”

许新安与其余黑衣人走了出去。

牢房中只剩下了庆尘与萧无嫣两人。

庆尘心中一跳!

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萧无嫣该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吧?

她该不会想强来吧?

要是她真的强来,我是该享受,还是象征性的反抗几下?

我自从穿越过来之后,可还没有体验过情爱之事呢!

这个牢房的地面铺上干草也有些硬,体验会不会有些不太好啊?

一时间,庆尘的脑海被种种想法填满!

萧无嫣一双丹凤眼紧紧的盯着庆尘,许久之后,才缓缓地开口,“庆尘,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

“陛下想怎么叫便怎么叫,我没有意见。”庆尘表面平淡如水,内心却有些着急,你到底扑不扑倒我?

“你能不能别叫我陛下,那样显得太生分了,叫我无嫣好吗?”萧无嫣此时一反平时冷淡的女帝模样,而是多了一丝女人味。

“无嫣,你想说些什么?”

“我……我……我想抱你一下可以吗?”萧无嫣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庆尘的眼睛。

此时的萧无嫣哪里像一个帝国的执掌人?只是一个寻常动了心的女子罢了!

“我也是快死的人了,无嫣你想抱,那便抱,想抱多长时间,就抱多长时间!”庆尘面对着微笑,张开了双臂。

其实庆尘心中也是挺开心的,毕竟萧无嫣的身材是实打实绝对的完美身材!

让她带球撞自己一下,也是极好的!

就当萧无嫣鼓起勇气要扑到庆尘怀中的时候,牢房外的许新安却突然叫喊了一声:“陛下,这天牢的守卫好像要醒了,咱们要赶紧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萧无嫣听后长叹了一口气,“庆尘,你要记得你临死之前还欠我一个拥抱!在我抱你之前,你不许死!”

说罢,萧无嫣便走出了牢房,然后与其余黑衣人一起离开了天牢。

庆尘很是无奈,“拥抱一下又不用花多长的时间,刚刚直接抱完你再走不就行了吗?”

不过无奈归无奈,庆尘心中还是很喜悦的。

至少萧无嫣已经将救他出天牢这个执念放下了。

他终于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应该没有意外了吧?

…………

今夜。

宫中的暗卫将所有从前东厂势力所控制的地方全部掌控!

东厂群龙无首,遇到暗卫的攻击之后,如同鸟兽惊散,溃散而逃!

赵郜和萧棣派出来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宫中已经彻底被萧无嫣的势力所掌控!

萧无嫣这个皇帝,也终于算是在朝廷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

第二天。

早朝被取消了。

本来萧无嫣是不想见人,想独自一个人静一静的,可刑部尚书李安民带着一众官员,一定要求见萧无嫣。

李安民是萧无嫣重点的争取人员,也是当今朝堂中的清流之首。

要是李安民决定投靠萧无嫣,那萧无嫣的手中的权柄,才能更加的像一个真正的皇帝。

于是萧无嫣也只好在偏殿见了众人。

“李卿家,你带众多官员求见,所求何事啊?”萧无嫣淡淡的问道。

“回禀陛下,老臣乃是为了礼部员外郎,庆尘庆大人一事求见!老臣以为,庆大人实在是罪不该死啊!”

李安民说完之后,他身后的群臣也是纷纷附和。

“陛下,李尚书所言极是,庆大人的品行,胸怀,对秦国之帮助,绝对能抵消掉他的罪过,要是庆大人死了,这天下所有的读书人,修道之人,都会心中落空的!”

“是啊!陛下,庆尘大人如果被处决,那势必会有无数的人才流失至别国,我大秦本就在三国之中实力偏弱,要是长期的人才流失,后果不堪设想啊!”

“庆大人如果身死,对整个秦国都是不可估量之损失啊!”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传达的中心意思就是:庆尘不能死啊!

萧无嫣不禁叹了口气,“你们所说我当然知道,在庆尘入狱之时,送他去天牢的许统领便劝说过他,可是没有用,甚至……

甚至朕都亲自去过天牢,劝说庆尘离开,可是没有用处。

庆尘说了:

‘死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心中底线,不可逾越,今日有一,明日必有二,今后三四七八,无穷患也!故,底线之所以谓之底线,便是永不可逾越之意!’

我何尝不想将庆尘从天牢中救出来呢?可是在庆尘看来,如果这样做的话,律法的尊严将置之何地?

庆尘愿意用死,来维护律法!”

说到这里,萧无嫣已经有些哽咽了。

可以说最不想让庆尘死的就是她了!

(庆尘: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众人听完之后,也沉默了,不过片刻之后,李安民却开口说道:

“陛下,臣有一个办法可以合情合理的把庆大人救出来,而且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让律法的尊严与庆大人的活命可以两者皆得!”

萧无嫣一愣,“李卿家你说的可是真的?”

“老臣不敢胡言,句句属实!”

“那你有什么办法,快快说来!”萧无嫣急切的说道。

“老臣认为,要想让律法的尊严庆大人的活命可以两者皆得,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改大秦律法!”

“改大秦律法?”众人皆是一惊!

萧无嫣刚开始也是一惊,不过随后眼前一亮!

这是个好办法!

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

不过人群中有一人,翰林院侍讲学士徐正却提出了质疑。

“大秦律法自从修订以来,八百年间,完善修改次数只有区区七次,当今权臣当道,如果赵郜与萧棣在修改律法当中阻挠的话,恐怕不会顺利啊!”

此话一出,刚刚还很是激动的众人,又偃旗息鼓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尘如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