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小说章节目录魏忠莲,萧无嫣全文免费试读

“魏厂公,这些事情,你该给群臣,给陛下,给大秦的律法一个解释吧?”

庆尘的话就像一柄重锤,一下又一下的锤在魏忠莲的心口!

庆尘所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人尽所知的事情。

宫中所有不顺从魏忠莲的宫女太监全都被杀了,尸体堆放在东阳宫,每个月才清理一次,这也导致了东阳宫从原来的‘冷宫’变成了‘臭宫’!

京都街上,那些为了给魏忠莲表忠心的官员士绅,供奉魏忠莲的庙宇几乎百米一座,这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

但,虽然众人心里都知道,连萧无嫣也知道。

可这种事情最忌惮当众挑明!

就像娱乐圈一样,无论圈里圈外,所有人都知道里面绝对是一滩污水,乱搞关系,权色交易绝对少不了!

可要是一旦有人被爆出来出轨劈腿,深夜幽会,还是会引起轩然大波!

有些事情,所有人都做,但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魏忠莲这个事情也是一样!

光是立庙这件事情,严重程度就够诛九族的了!

满朝文武全都惊了,这庆尘就这样将魏忠莲的事情在朝堂之上挑明,真是小母牛下崽——牛逼大了!

群臣中反应最激烈的,还要数丞相赵郜与恭亲王萧棣。

两人对视一眼。

“这个庆尘是你派来的?”

“当然不是,我还以为是你派来的!”

“我虽然和那个死太监不对付,但是也没必要用这种办法去搞他吧?我要是动手,绝对会在暗中下手!”

“那奇了怪了,不会是那个小娘们示意的吧?”

“看她震惊的样子,也不太像啊!”

…………

两人交流了一阵之后,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庆尘可能就是单纯的想要作死,并不是谁授意的。

反正火也烧不到他们两个身上,所以两人也就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而且两个人想的是:最好直接把魏忠莲扳倒!

那样的话,从前的三人把持朝政,就能变成两人了,他们的权柄又能进一步扩大了!

不过那样子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是深耕多年的东厂厂公,要是如此容易就能扳倒,萧无嫣也不会这么多次夺权失败了!

庆尘洋洋洒洒说完之后,一脚踢在了魏忠莲的小腿上面,魏忠莲也一个没站稳,径直跪在了宫殿正当中。

要知道大秦的官员是没有跪拜礼的,只有身犯大罪之人才会下跪。

“魏忠莲乃罪该万死之阉人,还请陛下下旨,治他的罪!”

庆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让坐在主位上面的萧无嫣一时都有些恍惚。

“庆……庆卿家,你认为魏忠莲该当何罪?”萧无嫣还是有些软弱,于是又问了庆尘一句。

“禀陛下,按照大秦律法,该如何,便如何!魏忠莲之罪,理应诛灭九族!不过看在魏厂公曾经为朝廷分忧的份上,可以酌情减轻。

依我之见,诛九族可免,魏忠莲凌迟处死,家产充入国库,魏忠莲的同党,门客,手下,如果主动投案,主动交代,可以免罪!”

魏忠莲顿时心中一凉!

萧无嫣眼前却是一亮!

庆尘所说这个办法可以说是十分的歹毒了!

若是庆尘不切实际的说要将魏忠莲的所有阉党全部处死的话,那魏忠莲还不害怕,因为那样根本不切实际!

只要庆尘敢说,就会有数不尽的人站出来为魏忠莲说话!

不过庆尘却没有说那么愚蠢的话,而是只要魏忠莲一个人死,其余党羽如果主动投案,可以免罪!

如果这样的话,就很巧妙了!

至少不会所有阉党都会跳出来给魏忠莲开脱!

庆尘虽然是作死,但临死之前也算给大秦朝做件好事!

“魏忠莲,你可知罪?”萧无嫣的脸上逐渐开始有了一丝笑意,而且看向庆尘的目光也变得柔和。

庆尘心中大汗,这娘们不会看上我了吧?

虽然我长的帅,为人正直,忧国忧民,国家栋梁之材,关键非常持久!

可现在女帝还是别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了,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跪在地上的魏忠莲本想站起身,可庆尘的脚却踩在了他的后背上,使得他只能跪在地上。

“陛下,老奴冤枉啊!外边那些供奉臣的庙宇,老奴全都不知情啊!还有东阳宫堆成山的尸体,老奴根本没有去过东阳宫!那些尸体怎么会和老奴扯上关系?

老奴一辈子为了大秦,如今耳顺之年还蒙此冤屈,陛下要为老臣做主啊!”

魏忠莲眼睛中饱含泪水,要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蒙受了多少冤屈一样!

“老奴唯一做错的地方就是太过于心软,有时候底下的人扯着东厂的旗号狐假虎威欺负人,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是老奴太过于心软了。

请陛下再给老奴一次机会,让我将宫中所有的人全都查一遍,这一次老奴保证绝不姑息任何人!”

庆尘听着魏忠莲的话,不由得轻蔑一笑,不愧是老狐狸,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

先是否认重要的两件事,声称和自己无关,然后承认最轻微的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以退为进,明面上说要整治一下宫中,实际上是在威胁萧无嫣:要对她的人实行清洗!

这样的奸佞之人,庆尘今天还就一定要跟他同归于尽!

“陛下,魏忠莲身为阉人,祸乱宫廷,结党营私,圣人有言: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今日我庆尘便当一次勇者,为民除害,为君除害,为天下除害!”

噌!

庆尘长剑出鞘,剑锋所指的方向,就是魏忠莲头颅的方向!

“今日,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庆尘快刀斩出,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魏忠莲的项上人头!

可魏忠莲能把持宫中朝政这么多年,除了依靠手下的强者之外,他自身也是一位修道者,只不过因为天赋实在太低,这么多年也没有踏出自己的道。

虽然还没有踏出自己的道,但是相比较普通人来说,魏忠莲还是有些实力的。

所以面对庆尘的刀,魏忠莲还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避开之后,魏忠莲还心有余悸,怒视庆尘:“你胆敢以下犯上!按照律法,你这是杀头的罪!”

原创文章,作者:一尘如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