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青楼剑仙,玩转三界》小说章节目录吕笙,范景全文免费试读

画上画的是一个老年道长,长须飘飘,慈眉善目。

他手执佛尘,背负长剑,腰间别着一只金黄色的葫芦。

远远观去,就如同谪仙下凡一般。

“公子请坐!先喝些茶水解解渴!还未请教公子尊讳呢!”

紫烟姑娘亲自给吕笙倒了一杯茶。

吕笙接过茶水,道了一声谢,这才坐到桌边,“在下姓吕单名一个笙字。”

“公子可是参加乡试的廪生?”紫烟又问。

“廪生?不敢不敢,在下才疏学浅,充其量算是个酸腐秀才而已。”

廪生也是考生不假,可是那是拿着国家补助的考生,须得成绩非常优异,但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却是地地道道的穷酸秀才。

紫烟听了他的话,似是非常奇怪,薄纱后面的一双杏眼很俏皮的眨了眨,“可是我听说今年的解元也是叫吕笙,不、不知道……?”

“也叫吕笙?”吕笙虽志不在当官,对这个榜单也不怎么上心,但听到自己得了第一名,还是有一点点的窃喜。

紫烟察其言观其行,就知道这一届的解元非眼前这人莫属了。

“公子要喝酒吗?”紫烟微微一笑,她并不是贪权附贵之人,对于吕笙的名望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这人真的很有才气。

而且人又谦逊,不骄不躁,着实算得上是青年才俊。

吕笙听了,连忙摆手拒绝,“适才多贪了几杯,有些失态,还望姑娘莫要嫌弃!对了,冒昧问一句,您这香案上供的是何方神圣?”

为免对方尴尬,又转移话题道。

紫烟姑娘薄纱拂动,轻笑了一声,“说起来,这位仙家还是你的祖上!”

“祖上?”吕笙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此为吕仙,一代剑仙丹圣,与青楼多有渊源,是以但凡青楼教坊多有供奉。”

“吕仙!吕祖!”

吕笙嘴唇蠕动,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心中却是涌起了惊涛骇浪。

“恭喜宿主激活签到系统,只需在这画像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便可获得吕仙传承!”脑海中蓦然浮现这么一段信息。

签到系统!

这可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但新奇就新奇在竟然真实的签到,不是那种意识里叫一声“签到!”,便是完成了签到任务。

而是需要切切实实的在实物中签下自己的名字,才算签到。

说起来还挺新鲜的,只是这样一来,在神仙的画像上签名,会不会对其不敬?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后在其他青楼里看到神仙画像,是不是也能完成签到任务?也有奖励?

这个问题很重要,关系到他今后的修仙大计。

果真如此的话,那今后还寻什么仙,访什么道,天天在青楼里晃悠得了!

“吕公子,吕公子!”紫烟见吕笙双目失神,直勾勾的盯着她,心里又是羞恼,又是诧异。

心道,这吕笙适才还是一副彬彬有礼的书生模样,怎地一转眼就变的这般轻浮,难不成其本性如此?

想到这儿,她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磕在桌子上,冷声道:“吕公子,请你自重!”

“自重?”

吕笙赫然惊醒,面色尴尬,连忙将头转过一边,呐呐道:“适才偶然想起一事,心神恍惚,以至于冒犯了紫烟姑娘,还请恕罪!”

紫烟面色稍霁,玉手复又端起茶杯,掀开面上薄纱,露出樱红小口,轻啜了一口茶水。

然后自袖中掏出一张折叠好的宣纸,展开之后放在桌上。

“适才公子在楼下作诗,我都给记了下来,还请公子过目,是否有偏差错误之处?”

吕笙接过纸张,大致扫了一眼,刚才喝的有点懵圈,背了什么诗,他也不记得了,但是看到纸上的一排排正楷小字。

心中大为惊诧,这紫烟的字竟也写的这般漂亮,如鸾飘凤舞,丝毫不亚于那些名家大作。

“没想到紫烟姑娘的字这般好看,当真是字如其人!”

他笑着将纸放回桌面。

“公子谬赞!”紫烟姑娘抿了抿嘴唇,“其实,小女子是想见识一下公子的墨宝呢!”

“哈哈哈,我就算了!”吕笙笑道,毕竟老是搬运别人的诗,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但是,不写诗,一样可以装啊!比如画画,那可是他的专业,专业的人就该做专业的事儿。

“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我倒是可以给紫烟姑娘画一幅画!”

“公子还会作画?”紫烟似是有点意外。

“略懂、略懂,哈哈!”吕笙暗道,我可是美院的高材生,想当年也算是才子一枚,什么抽象画,写意画法,写实画法,样样都会一点。

这紫烟姑娘倒也干脆,直接起身,到架子上拿了笔墨纸砚,放在桌子上。

“那就劳烦公子了!”紫烟巧笑嫣然,比之刚才也放松了许多,不再对吕笙心怀戒备。

她自小生在官宦之家,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只是三月前家中出了变故,父亲含冤入狱,她这才委身青楼,以期赚些银两,搭救尚在牢狱之中的父亲。

但到了怡香楼已是月余,始终没能放下身段,去迎合那些寻欢作乐的放荡才子。

眼看老鸨红姐催逼的紧,毕竟这青楼也不养闲人,是以今天她才鼓足勇气,选了一个多才书生,目的主要是为了练练胆子。

事实证明,她没看走眼,眼前这个儒生不仅是新科解元,而且多才多艺,品性算是淳正,非是那些浪荡公子可比。

吕笙看着对方一边研墨,还不时拿眼偷瞧他,那神情作态,像极了害羞的小媳妇。

这一幕也看的他心神荡漾,不过,也仅只荡漾而已,他现在对长生修仙有一种执念!

研好墨之后,紫烟回到内房,稍稍整理了一番仪容,还拿了一把团扇在手,然后坐在桌边,颔首支腮,摆了一个好看的pose。

吕笙只看了一眼,心想,是时候发挥我的实力了。

由于没有彩墨,只能采用白描的画法,但白描也是比较考验画工,需全神贯注,手法运转如意。

大概一刻钟之后,吕笙长吁了一口气,画成收功,见对方以手支腮,似要沉沉睡去。

他悄摸摸的后退几步,来到供桌跟前,对着画像拜了几拜,然后寥寥几笔,便在画像的右下角签上了“吕笙”两个小楷。

原创文章,作者:老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