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小说章节目录顾宁,高公公全文免费试读

这,顾宁眼睛一阵颤动。

“谁做的!”

她厉声问道,心脏又一次紧缩起来。

瘦弱的胳膊上,尽是针眼和刀痕,没有一块好肉;

掀开上衣,沈昭背上新旧鞭痕一层压着一层。

什么人能如此阴狠,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顾宁满心怒气无处发泄,一拳打在没搬走的门廊石柱上;

石柱四分五裂。

沈昭害怕的哭起来,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昭儿不哭,昭儿不疼……”

沈昭拍着肚子,轻声安慰自己。

顾宁压下心中毁天灭地的愤怒,扯出笑容抱住儿子,

“昭儿想哭就哭,没关系的。”

“丽娘娘不让昭儿哭,越哭就越疼。”

顾宁诱导着,

“为什么会疼,丽娘娘打你吗?”

“嗯,丽娘娘会掐我,把烫烫的茶泼昭儿身上,昭儿哭,就用鞭子打昭儿。”

“你父皇不管吗?”

“父皇?”

沈昭歪着脑袋思考,对这个词汇很陌生。

“那个和丽娘娘一起睡觉的男人很好,他来了,丽娘娘就不打我了。”

只是因为父皇没有打你,他就很好吗?

顾宁第一次认真翻阅起儿子的资料。

只是半年,沈昭只是与她分开半年;

一个满身肉乎乎,还有些任性的婴童,就被迫长大,被折磨的半死不活。

好个皇帝和丽妃,真是她的好夫君和好妹妹呀。

顾宁原本不想掺和太多,按照原身要求,把儿子安安稳稳养大,结婚生子,她就功成身退。

是这两个畜牲逼她。

他们不仁,她便置他们于死地!

顾宁忽的起身往外走,想去屠尽天下负心狗。

“娘娘,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

一只小手扯住顾宁的袖子,被带的摔在地上。

小团子孺慕的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像只小兽。

顾宁赶忙把小团子捞回怀里,冷硬起来的心软成云朵。

算了,再让渣男渣女活几天,他们的命还比不上儿子一笑。

“沈昭,”顾宁正色道,“我不是什么娘娘,我是你的娘亲。”

“以前有人把你从娘身边抢走,娘到处找不到你,现在你回来,娘一定会拼了命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委屈!”

“娘…..娘亲?”

沈昭只是觉得这个娘娘很亲切,他好喜欢,竟然是他的娘亲!

“娘亲!”

“我在。”

“娘亲,娘亲,娘亲…..”

沈昭黑亮的眼中全是顾宁。

“昭儿不是没有娘的野孩子,弟弟妹妹笑话昭儿,用石头扔昭儿。”

顾宁心中狂风凛冽,皇帝除了沈昭还有几个低位美人,昭仪生的孩子;

原身觉得他们母亲低位可怜,平日里不仅多加照拂,还请了夫子允许他们一起与当日还是太子的沈昭一同启蒙。

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顾宁翻着原身回忆中,那些孩子一口一个母后喊的甜蜜;

待原身被冷落后不但不念旧情照拂沈昭,反而个个落井下石。

有其子必有其母,不急,她会把他们一个个带回来,好好教导一番的。

怀里的沈昭一直兴奋的叽叽喳喳:

“昭儿有娘亲,我的娘亲最好看,比他们得娘亲都好看,比白云好看,比彩虹好看,比花花还要好看!”

“娘亲,你找我是不是好辛苦,以后昭儿一定站在最显眼的地方,让娘亲一眼就能看到。”

顾宁老脸一红,为以前的不走心羞愧,又为有这样懂事的孩子感动。

“昭儿不用娘亲保护,昭儿是男孩子,要保护娘亲。”

“好,那昭儿要成为很厉害的人呀。”

沈昭皱着小脸,“什么是很厉害的人?”

顾宁想了想,有些不确定,

“大概是当皇帝吧,皇帝能管很多人。”

“好,那昭儿就当皇帝,保护娘亲。”

三言两语,未来皇帝在这个荒废的宫殿中被定好了。

后来真当上皇帝的沈昭,只想回到过去抽自己两巴掌。

顾宁亲亲怀里熟睡的孩子,抽调出体内灵气为他调养身体。

余生,她会加倍疼爱这个小团子,让那两个畜牲付出代价。

百里之外的护国寺,云止静坐在佛前,感觉心中一阵悲痛。

震惊,后悔,痛惜…..

最后如同万剑穿心,疼的他喘不过气。

远在皇宫的她遇到什么事情,如此难过?

那狗皇帝去伤害她了?!

云止倏然站起,抓起挂在门边的黑色披风,挂好腰间佩剑,冲出门外;

可我又用什么身份去保护她?

护国寺的云止大师夜闯废后寝宫?

荒唐,真是荒唐。

于她而言,我们只是合作伙伴。

云止踉跄几下,停住脚步。

她没事就好。

云止抓住胸口佛衣,遥遥望向皇宫的方向。

他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心密密麻麻的痛起来,云止闭眼念起清心咒,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住凤眼,颤个不停。

一箱顶级珠宝已经准备好,只要云止想,随时可以带上东西去见顾宁。

他不敢,不敢去见顾宁。

合着泥水随手画符的顾宁;

被金光包裹的顾宁;

抚摸他头顶的顾宁;

女子的一颦一笑,或霸气,或精明,走马灯一样在云止眼前一一闪过。

清心咒早已经念的没有章法,前后颠倒。

熟记于心的佛经一句也想不起来,脑中都是顾宁,各种神态的顾宁。

木鱼声响成一片,用来敲击的犍稚快到看不清踪影。

云止心乱了,顾宁不是恶鬼,更不是她所说的人。

她是勾人心魂的女妖,只见一次就再也忘不掉。

高挑的凤眼猛然睁开,木鱼声停,犍稚断成两截;

左手108颗念珠,毫无缘由的断开,蹦跳着撒落一地。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即使他对顾宁的爱是飞蛾扑火,也甘之如饴。

云止着摸摸自己的光头,想象不出上边长满头发,摸起来是什么手感。

大概和他收养过的小狗一样吧,软乎乎,毛茸茸。

云止终于看清楚自己的内心——

他爱顾宁。

身为佛家子弟,师傅最为骄傲的弟子,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爱上的还是废后。

真乃大逆不道!

坦然面对自己内心后,云止心中不再有痛苦,只有一波又一波释然后的甜蜜。

原创文章,作者:小可爱呀呀呀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